2020年03月19日

何亚非:新冠肺炎疫情危及世界经济和全球治理体系

作者:何亚非




何亚非

全球化智库(CCG)联席主席、外交部原副部长、国务院侨办原副主任。



  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非传统安全威胁层出不穷,地缘政治矛盾凸显。进入新世纪第三个10年,许多国家更觉得世界变化太快,现有全球治理体系漏洞百出,力不从心。


  2020年各种非传统安全挑战和危机接踵而来,惊心动魄: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后在意大利、伊朗、美国、韩国、日本等国迅速蔓延,酿成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国际原油价格断崖式下跌,能源安全风险席卷世界;资本市场剧烈波动,股市债市双双下跌,金融风险空前。


  这些非传统安全挑战叠加形成覆盖全球的“飓风”,冲击世界经济,打乱了相对完整的全球供应链,并对全球治理体系,特别是公共卫生治理体系构成严峻挑战。


  一、中国经济开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后,旅游和服务业受挫,制造业紧急刹车,经理人采购指数大跌,短期损失很大。但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国紧急动员起来,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一手抗疫情,一手促生产。政府根据形势变化出台各项恢复经济发展的有效政策,稳住了经济基本面,增长势头中长期依然看好。


  今年世界经济面临重大挑战: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造成制造业下滑、旅游服务业大幅收缩、实体经济供需两端受损、资本市场剧烈波动。3月13日,道琼指数遭遇“超级黑色星期一”,狂泻2352点,至少12国股市熔断,美欧等国股指一月内下跌超20%,纷纷跌入技术性熊市。美国国债、黄金、加密数字货币、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同时跳水,避险资产功能丧失,市场流动性十分紧张,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高盛公司预测:如果疫情得不到遏制,六到八周内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将触发世界经济崩盘;全球经济增长2020年将低于2%,为30年来最低。沙特与俄罗斯开打原油价格大战,导致石油价格断崖式下跌。


  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能源危机四大危机叠加爆发,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无一能够幸免,世界经济前景堪忧。


  二、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和石油价格暴跌是对本已支离破碎的全球治理体系,特别是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能源安全体系的严峻考验,导致全球治理体系出现部分“塌方”。


  现在,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效、有序、有力的全球治理体系,但是由于近年来美国对全球治理体系的不屑和摒弃,接二连三地退出各种国际合作机制和平台,已经使得全球治理体系千疮百孔。


  病毒无国界,合作是关键。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同样没有国界,合作依然是克服危机的基础。要修补全球治理体系、避免世界经济翻船,亟需各国特别是主要大国采取各种措施全力以赴抗击疫情,力争早日控制疫情蔓延势头,增强各国战胜疫情的信心。疫情不能失控,特别是美欧主要大国不能“沦陷”,否则将给世界经济社会带来极大冲击,后果难以逆料。


  主要经济体需要激活2008年“同舟共济”应对金融危机的精诚合作精神,抛弃民粹主义、保护主义、以邻为壑的狭隘经济政策和相互为敌的地缘政治偏见,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坚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力避世界经济崩盘和金融危机再次爆发。


  三、要警惕并防止全球供应链的断裂和错位,以免给世界经济造成长期的、不可逆转的损害。


  这几十年来,全球化驱动资本、资源、人员、信息全球有效配置,各经济体凭借比较优势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全球供应链、生产链、价值链,并占据不同位置。一些国家凭借自然资源、核心科技、体系垄断、市场规模等优势掌控全球供应链和各类网络的“节点”(Hubs),获利高于其他国家。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把各国逼到经济金融崩溃的边缘,中国与其他主要经济体携手阻击金融海啸,在G20平台上崭露头角,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理体系的独特优势。这次面对新冠病毒来袭,中国再次充分展示了中国特色治理体系“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为其他国家抗击疫情提供了有用的经验。


  从现实情况看,各方就新冠肺炎疫情采取的短中期防控措施确实部分限制了商品和人员的自由流动,凸显在“灰犀牛”、“黑天鹅”来袭时,全球供应链特别是重要“节点”的脆弱性。而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据着关键的位置。


  据统计,《财富》1000强企业中,163家企业在中国有一级供货商,938家企业使用中国二级供应商作为其第一供应。上海美国商会对长三角109家美国制造业企业所做的调查显示,1/3的企业认为,如果工厂无法恢复生产,他们有可能把业务迁出中国。


  实际上,自美国执意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推行与中国的科技“脱钩”以来,一些与中美经济关系密切的国家已经开始担忧全球供应链的可靠性。


  美国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定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积极推行“美国优先”,对中国进行科技封锁。如今更是有人利用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短暂冲击,鼓噪供应链重构。国务卿蓬佩奥和商务部长罗斯等官员,开始是借疫情鼓动美国企业离开中国,再是以供应链临时断供为藉口,推进“脱钩”战略,敦促美企业“寻找替代供应商”。这明显是在全球供应链中掺杂了霸权国家对新兴大国进行打压、遏制的地缘政治考量。美国寻求与中国“脱钩”政策在全球化框架内难以完全实现,但若以地缘政治“毒害”全球供应链,全球化就会被扭曲,全球供应链也会脱离正常轨道。


  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需要各国齐心协力,这是对全球治理体系和能力的重大考验,任何短视的利己主义做法都会害人害己。



文章选自中国网,2020年3月17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