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0日,国务院参事室《国是咨询》编辑部在CCG北京总部举办“国内之强与国际之强”为主题的圆桌研讨会。研讨会由《国是咨询》总编辑郗杰英主持,国务院参事,CCG理事长王辉耀,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特聘教授,CCG高级研究员贾文山,中国对外经贸大学教授、CCG高级研究员卢进勇,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CCG高级研究员徐洪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徐秀军以及CCG副主任兼秘书长苗绿等和有关专家学者与会发言。 研讨会集中在新中国成立70年和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并就中国全球化发展、中国竞争优势、如何平衡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未来中美关系将如何演变等问题进行了研讨,就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建言献策。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是咨询》总编辑郗杰英阐明了举办此次圆桌会议的目的并发表了观点。他指出,本次讨论出的建议和意见会由《国是咨询》进行很好的整理和总结,上报有关部门。此外,本次会议的所汇集的优秀观点也会由《国是咨询》出版刊印。同时,他指出建国7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以来中国的发展有很多方面可以回顾与展望,总结和归纳。《国是咨询》希望聆听各位专家的真知灼见,期望大家踊跃建言献策。






  CCG主任、国务院参事王辉耀首先欢迎《国是咨询》来CCG举办智库专家研讨会并欢迎大家的光临。王辉耀表示,在建国70周年和全球化发展面临新格局和新挑战的大背景下,我们既取得了一些宝贵的经验和成果,也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回顾建国70周年和改革开放40周年发展过程与未来挑战,他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第一,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中国完成初步工业体系打下了中国70年间建设和发展的基础。第二,新中国成立以来发展的中国的协商民主是中国的一大创举,吸引各界精英参与,且具有很大凝聚力。这套民主与集中体系建立是中国民主发展的重要经验,可以向国际上多介绍多宣传中国协商民主体制的成功从而减少国际社会的误解。第三,中国的改革开放赶上了世界全球化的大趋势大红利。第四,中国需要进一步以扩大开放来促进改革,并进一步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国际关系来形成国际上更大的朋友圈。第五,中国需要进一步挖掘政策红利,如开放农村宅基地使城市及农村人口有尊严的流动起来加强和刺激内需。第六,要化解贸易战的挑战,扩大中国市场化的进程,第七,“一带一路”需要建立一个多边机制,亚投行的成功经验对于完善“一带一路”的多边全球治理机制有着极大的借鉴意义。第八,在中美贸易战方面,应更多争取各国跨国公司到中国投资与发展,以更大的开放程度应对贸易战带来的挑战。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徐洪才表示,全球发展到达了WTO被抛弃和边缘化、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大、产业价值链的分工体系的技术裹足不前的瓶颈期,对此的突破伴随着高投入和高风险。他指出,技术变革是产业变革和经济变革的核心驱动力,未来中国应该由单纯的学习模仿转变为加大研发投入和自主创新,充分挖掘资源、市场、人才的竞争潜力。此外,他还指出,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城乡之间生产要素的双向自由流动和融合发展也是未来的红利之一。他建议,中国应该始终高举经济全球化的大旗帜,践行与国力相匹配的国际责任并努力建设新的全球治理体系,做好自己的事情。他还建议在处理国际事务中,中国应该把握积极作为与量力而行之间的度、平衡牺牲短期利益和换取长期利益和发展机遇,发挥政策稳定性与战略长远性的优势,在当下全球乱局中保持战略定力。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特聘教授、CCG特邀高级研究员贾文山表示,非常赞同以开放推改革,并且更大地对外开放这一观点。对此,他指出,中国有一些国际层面、教育层面的精细化管理需要进一步进行,以适应更广泛的改革开放。同时,要创造更多的机会在国际上辩论和博弈,在这个过程中学习,不仅仅是应战,而是更加主动。此外他注意到,中美两国谈判的风格不对称,美国的谈判是西部牛仔式的风格,是商人的谈判,直来直去,说得很具体;而中国是儒家的风格,大多中规中矩,把谈判当成政治任务而有诸多束缚,因此在谈判方式上也要改革,采取更职业化的谈判。对此贾文山还建议,需要在外宣、外交、外贸、公共外交等各方面培养辩论和谈判人才,尤其是对中外都通的人要充分地发挥作用。中国过去70的成功为自己赢得机会同时也有担当,要充分利用人才来讲好中国故事等。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卢进勇认为,面对中美贸易战,中国应当做到三个“不受影响”。第一,不能因为打中美贸易战而影响改革开放,无论中美贸易战结局如何、持续的时间多长,中国的改革开放要更快、更全面、更深入、更有效地推进。第二,不能影响中国的发展,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发展速度会有一些影响,但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们的发展现在面临两点问题,一是落实不是很到位、不够精细,二是可持续性不强,坚固性存在问题,这需要引起我们注意。第三,不能影响我们向西方和世界学习的态度,中国现在强了,更应该要虚心地学,要更大胆地学,更脚踏实地学。此外他还指出,在贸易战中,中国要预防脱离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危险,这就要求我们加快构建由中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徐秀军认为,中国在改革开放四十年间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从经济学来说,是因为分别在科技进步、人力资本的积累、制度的创新以及扩大贸易,促进分工的专业化上做足了文章。谈及未来的发展,他认为中国还应该继续发挥这四个方面的力量,但同时也要面对国际和国内环境上的变量。这些变量主要分为三个维度:国际维度、国家维度和个人维度,这三个维度都发生了巨大调整。对此,他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在国际问题上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充分发挥“一带一路”的作用,赢得良好的国际环境。第二,国家层面应该建立制度的体系,不断发展,建立一个适宜中国国情、符合需求以及彰显公平正义的制度。第三,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指人口结构的深刻调整,要增值保量,把人口的质量、受教育的年限提上来,这样能够继续推动人口红利的增长。





  中央金融机构高级研修院前院长,CCG理事王博之表示,中国要做到持续的强劲,必须得先让我们的思维方式强起来,也就是通过振兴教育和科研的方式,并大力加强农村的基础教育,确保教育资源的合理分配。 此外,他表示,推进政策的方式也要强起来,不仅在谈判桌,舆论场上要争取做事的主动权,也要整合相应的机制来配合,支持中国媒体走出国门,在海外讲好中国故事。与此同时,我们在处理舆论上既要强调服从、自信,也需要鼓励不同的声音,这样才能够全方位应对当下的挑战。





  CCG副主任兼秘书长苗绿就对内治理方面层面指出,如何让我国少数群体融入多数群体是值得关注的难题。此外她还指出,三四线的乡镇青年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如何将他们的精力得到释放,避免群体事件的发生是值得高度重视的。她还认为,在中国走向国际化的道路上不可避免会吸收外籍人员,在高端外籍人才,外籍劳务工和外籍新娘逐渐走入中国的背景之下,对这个新兴群体的调研以及政策的制定也是至关重要的。她表示,中国过去70年对女性生产力的解放是一大成就,但保证女性能够接受良好教育,又在老龄化来临时可以保持高生育率,并在职场上有所发展仍然是一大难关。最后,她针对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影响提出了看法,表示中美人文交流的阻断会负面影响我国开放的心态以及向他人虚心学习的态度。





  最后,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是咨询》总编辑郗杰英对闭门研讨会进行了总结。《国是咨询》编辑部副主任曹雪,《国是咨询》特约记者李豌,VIPKID CEO办公室首席研究员李志健,普天国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理魏国强,《国是咨询》责任编辑张卉出席了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