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1日,“文明对话研究所”(Dialogue of Civilizations Research Institute,DOC) 监事会主席弗拉基米尔·雅库宁(Vladimir Yakunin)博士到访全球化智库(CCG),就国际秩序的文明维度、“一带一路”下的亚欧大陆发展机遇、未来国家地区的发展挑战以及新世界秩序中的核稳定等话题发表演讲,并同与会嘉宾、媒体深度交流。















【在线视频】


  中国、俄罗斯以及美国对于构建国际秩序以及维护世界稳定有着重要作用。自冷战结束以来,中俄同美国的关系在曲折中发展。近期中美贸易摩擦为世界经济发展前景蒙上了阴影,同时中俄频繁的合作则巩固了两国的伙伴关系。面对当今世界的局势复杂多变,亚库宁博士向与会人员分享了自己对国际形势的见解以及解决方案。CCG主任王辉耀博士主持本次研讨会。




  王辉耀博士首先对亚库宁博士一行人的到来表示欢迎。他指出,“文明对话研究所”为推动世界了解文明多样性有着重要贡献。目前我们面对着充满变化和挑战的世界,中国、俄罗斯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在应对世界危机方面有着重要作用。亚库宁博士是学者也是企业家,曾经多年担任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总裁,拥有更广阔的视野。这次交流将加深大家对文明以及世界局势的理解。






  亚库宁博士首先感谢CCG组织此次会议。他表示,“人类社会是一个整体”是坚持文明对话的理念的基石。DOC研究并不是仅仅局限于地缘政治,欧洲经济,或者社会中某个方面的进程,而是把社会看作是一个整体,同时世界也被认为是一体化的联合体。



“文明对话”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



  随后,亚库宁博士向大家简要介绍了DOC的成立历史。在2002年的世界文明对话公共论坛上,与会的领袖和专家建议建立“文明对话研究所”来构建以对话为基础的解决人类社会难题的机制。在更早的时候,“文明对话”的理念也被伊朗领导人Mohammad Khatami于联合国会议上所提出,该提议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





  亚库宁博士指出,“文明对话”是解决当前许多重大问题的有效途径,然而在70年前,哪怕是现在,在俄罗斯,在其他国家,也会有学者对该理念提出质疑。他们认为应当讨论全球文明,而不是文明的多样性。但事实上在西方世界如今已经出现了关于“文明国家”和“民族国家”概念的讨论,多样的文明正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同时,亚库宁博士表示30年前,柏林墙的倒塌被认为是冷战结束的标志,当时为了寻找新的发展道路,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得到发展。国际社会应该遵循这样的发展道路,但是实际上它运行的并不完美。有些专家甚至提出现行全球治理体系给世界带来了更多挑战。


新的国际政治体系正在崛起


  亚库宁博士认为,二战后的世界格局的演变则是伴随着崛起和陷落。陷落则是以苏联解体为代表,而崛起则可以从欧盟以及亚洲经济的发展体现。如今世界正在从“单级世界”向多极化趋势发展。现在人们也看到世界的重心已经从西方世界逐渐转移至以APEC为代表的亚太地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





  在这个转变过程中,许多挑战和紧张也随之显现。这些紧张关系在政治、外交和经济领域上有所体现。冷战期间,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这些领域中有着诸多形式的对抗,包括军备竞赛。现在主要不同点就是两个超级大国的对垒不复存在了。许多新兴的政治力量正在向超级大国的统治地位发动挑战。新的政治系统正在出现。



世界经济格局正在巨变




  亚库宁博士指出,现在世界经济有着许多增长点,欧洲-大西洋地区以及亚洲-太平洋地区是两大主要增长点,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还有其他具有增长迅速的国家比如印度、伊朗、以色列、朝鲜以及土耳其等,他们都企图在全球或地区事务中增加自己的影响力。


  所有这些情况都使得当今世界异常地复杂。如今美国寻求在北美以及欧洲-大西洋地区的统治力,中国则是寻求自己在亚太地区经济的影响力,其中包括“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同时人们也不能忽略文明也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着和经济同样重要的角色。亚欧地区将成为世界经济的新增长点。只有消除文明的误解,才能提供更多合作的机遇。


中俄关系高度互补

世界依然处于“核威胁”下



  在中国同俄罗斯的关系上,亚库宁博士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高度互补的,两国有着诸多关键的利益关系。中俄将不会产生恶性竞争,而是更多的合作。中俄的合作也将成为带动亚欧地区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亚库宁博士谈及核武器问题时,他认为在冷战结束后,世界的“核恐慌”并没有完全结束,这是非常不幸的。相反,核武器成了超级大国在处理国际问题上的重要筹码,这是非常危险的举措。目前世界上的核弹头数量惊人,美国约拥有6415枚,俄罗斯约有6850枚,英国有约215枚,法国约有300枚,中国约有280,印度大概有100到140枚等等,这些核弹头足以毁灭世界。而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更是加剧了危险。


  最后,亚库宁博士总结道总体来说当今世界是复杂且危险的。为此他认为,应该接受和理解世界的复杂性,接受和理解多样性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一事实,且要视每一种文明都是平等的。但同时,他也提出,让所有人遵循同一套价值体系是不可能的,所以接受民族的,历史的,传统的以及价值的差异至关重要。保持和尊重文明的多样性,让更多有差异的声音被听到,将有助于对世界产生更好的影响。





  随后,在问答环节,亚库宁博士还就如何促进文明对话、中俄关系、“一带一路”、全球治理、中美关系等话题和在场嘉宾和媒体朋友们展开了充分的交流。


  亚库宁博士表示,在当前国际战略环境下,国与国之间的对话面临着一些挑战,但保持对话和促进包括留学在内等的人文交流十分重要,智库和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在其中就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应该充分展现向政府建言献策的责任与担当。


  对于中俄关系,亚库宁博士认为比起竞争关系,中俄应开展更多合作关系。例如,正如此前举办的“俄罗斯—非洲”峰会上传达的信息一样,俄罗斯和中国在非洲将成为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这符合两国和非洲国家的利益。


  关于“一带一路”,亚库宁博士表示“一带一路”的提出成功促进了其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包括给俄罗斯的铁路建设带来十分积极的成效。但同时,他提出当前俄罗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发展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如何在当地发展以及如何加深年轻一代人对“一带一路”的理解等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被解决。


  谈及全球治理,亚库宁博士对现行的全球治理体系表示担忧。他认为,像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的国际组织比较偏向全球金融治理领域。但一涉及到政治领域,就是完全不同的情况。因为现如今不只是政党,包括像互联网、假新闻等不同因素都在深刻影响着全球治理体系。


  对于中美贸易争端,亚库宁博士指出,美国试图退出WTO,破坏全球贸易体系。俄罗斯是中国友好的近邻,中俄经济贸易联系紧密。随着5G技术的发展,中俄在该方面有很大的市场和空间展开合作。俄罗斯并不会从中美贸易争端中受益,也不希望情形恶化。


  出席本次活动的嘉宾还有,DOC莫斯科办事处执行主任Andrey Filippov,DOC主席传播顾问Artem Minaev,以色列大使馆首席分析师Tal Henig Hadar,俄罗斯联邦大使馆一秘Vlasov Ivan,德国驻华大使馆二秘Annegret K?nig,CCG秘书长苗绿、CCG副秘书长刘宇等。



关于主讲人



  弗拉基米尔·雅库宁博士是俄罗斯商界领袖和慈善家,俄罗斯铁路公司前总裁,,莫斯科国立大学罗蒙诺索夫政治科学系国家治理系主任。同时,作为“文明对话”世界公众论坛创始主席,弗拉基米尔·亚库宁博士从”文明对话“的角度,对当下国际秩序、国际关系、多边合作及区域性经济发展趋势等问题进行深入分析,为应对现有的国际秩序下国际合作与区域经济发展新挑战提供了独特视角与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