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gf49gjkf0d


  2015年8月26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在北京总部举办“一带一路投资挑战与机遇系列研讨会之南亚篇”,本次研讨会聚焦南亚,旨在对企业等走出去主体在南亚区域投资风险和机会进行探讨。


  CCG主任、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王辉耀教授,外交学院副教授林民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政学院副教授王天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员副研究员王世达,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国防大学国防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刘群,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执行所长黄日涵,CCG一带一路研究所副所长储殷等学者,与来自发改委、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国家信息中心、天津市政府的相关领导与企业代表、媒体记者出席会议。研讨会由CCG执行秘书长苗绿博士主持。




苗绿,CCG执行秘书长


南亚因各方面因素,或有可能创造中国周边战略的新范式。作为我国“一带一路”推进的重要区域,对于南亚地区的研究也愈发重要。







王辉耀,CCG主任


一带一路作为中国构想的提出,智库要先行。国际智库之间要建立研讨渠道和平台,智库也要为国内学者搭建平台。CCG与印尼智库,孟加拉智库,新加坡智库都有广泛合作。此外,人才特别重要,拿印度来说,印度人在世界500强任CEO的很多,500强里大量的高管是印度人。




储殷,CCG一带一路研究所副所长


印度基础设施欠缺较大,但中印之间存在很强的竞争关系,其个人不主张在印度进行大规模的基建投资。重心应倾斜在两点上,第一,应该利用印度的环境锻炼中国的涉外NGO。第二,由于制度环境和国内不同,在印度投资实业困难重重。投资旅游业则成本较低、见效较快,中国的小企业应着重进入印度当地的旅游业。




黄日涵,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执行所长


南亚地区存在着投资的可能性,人口基数超过16亿。印度、孟加拉国等国的发展势头又相对较差。要推进“一带一路”,首先,南亚地区的宗教派别多样且复杂,多了解他们的宗教传统、风俗习惯可以有效降低风险。其次,国内语言人才譬如会讲普什图语的就十分匮乏,掌握当地的语言很重要。



林民旺,外交学院副教授、外交部前驻印度外交官


中国在南亚的投资比较热,但企业家在印度往往待不长,像一些大企业如海尔、华为销量很好但利润率却非常薄。中印之间的经贸数据也并不理想,贸易逆差自12年以来一直在下降。此外,中国工程承包赚钱很少,尾款难以收回,在领事保护、工商保险等多方面也存在风险。在“一带一路”的问题上。印度实际上是在反制“一带一路”,不同意也并不反对。



刘群,国防大学国防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影响南亚地区投资包括四方面问题:第一是安全问题,中巴经济走廊是旗舰项目。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完全控制塔利班还需要一定时间,存在恐怖主义的风险。第二是政治问题,斯里兰卡总统更迭使投资过程受阻。第三是加强文化交流的问题,目前中巴经济走廊中文人才匮。第四是中介服务问题,企业在当地投资,风险评估、保险机制等都需要民间组织、民间企业参与。



孙力舟,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


中巴友谊比海深、比蜜甜。目前巴基斯坦受到印度的威胁,与西面的伊朗有教派矛盾,北面的阿富汗则亲印度,只能依靠中国。而巴基斯坦是伊斯兰世界唯一的核武国家,经济增速在穆斯林国家排名第一,未来会产生大量中产阶级,市场空间非常广阔。同时,巴基斯坦在新疆问题上尊重我们的立场,并且能教会我们如何跟穆斯林国家打交道。



王天星,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政学院副教授


中国企业走出去存在法律风险。首先,法律风险,第一是立法风险,蒙古、巴基斯坦这些国家频繁立法,繁琐程序,随意处罚。而像巴基斯坦作为前英国殖民地,颁布新法前会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企业有较长的缓冲期来游说议员影响立法。第二是执法风险,目前巴基斯坦的执法比较刚性,不加区别。企业在巴基斯坦投资,要改变国内找人勾兑缓冲的模式。行为合规合法就能化解风险。第三,遇到问题,伊斯兰文化也倾向和解,和解的前提是准备好充足的证据以应对诉讼仲裁。



王世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西南亚主任  


中巴经济走廊存在三点挑战:第一,卡拉奇当地犯罪是最主要威胁,普什图人结成帮派扰乱当地治安。第二,内部分歧。中巴经济走廊原先绕过了巴基斯坦西部地区,造成各地区之间利益的冲突。改建以后穿过俾路支省,受到巴塔等当地武装的直接威胁。第三,域外势力威胁,如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当地NGO的经济资助,渲染经济走廊对生态的破坏。而斯里兰卡的港口邻近主航道位置极佳。




闫立金,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联席主席  


政府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搭建了一个共建共赢的平台,这是我们国家外交的重大转变,从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的转变。从全球视野来看,这一决策无比正确。在可预见的未来,譬如九月习主席访问美国后,美国也有可能表示支持。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考察,有包括巴基斯坦政府、当地部落等多方势力在内提供的安全保护,也表明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是被当地各方所认可。




陈可,发改委处长  


投资旅游产业在有些国家可能会冒犯其宗教神明,招来当地人的抵触。在倡议具体实施的过程中一定要领会最高层的意图,具体地分析所在国情况。“一带一路”实施的过程当中,是不存在对立方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而我们的经济要想继续繁荣,必须与整个地区的发展结合在一起,必须让全球各个国家都贡献出力量,团结协作。保持这样的认识,“一带一路”才有长足的发展空间。




王柏年,柏年基金会主席、CCG咨询委员会常务理事  


印度人喜欢思辨,讲宗教文化哲学,印度人很重视贵族精神的培养,从小培养文化历史观念,注重输出软实力。这些培养对印度人做CEO较多是有帮助的。当前印度高管在跨国企业中具有广泛的影响力,这也显现了人才培养的重要性,人才培养当中软实力提升的重要性。而多看宗教哲学相关的书籍对和印度人打交道非常有帮助。印度高管还往往注重新的想法,注重信仰,这对我们也是很好的借鉴。




  与会嘉宾随后就企业等走出去主体在南亚区域的机遇与挑战,以及风险进行了研讨,并回答了记者提问,现场讨论气氛热烈。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是国内领先的国际化智库,致力于企业国际化和人才国际化研究。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一带一路研究所自今年5月成立以来,开展了一系列一带一路沿线国别研究。此次研讨会为CCG“一带一路投资挑战与机遇系列研讨会”的第五场,该系列研讨会分别从一带一路各区域投资角度,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等热点问题进行研讨,为企业等走出去主体提供具有现实意义的指导。研讨结果还将以建言献策形式上报国家相关部门,并出版系列丛书。此前CCG曾举办“一带一路、亚投行及人才战略”、“东南亚投资挑战与机遇”等研讨会,并发布首个“一带一路”研究国别地图。


“一带一路”系列研讨会


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成立 发布首个“一带一路”研究国别地图

CCG举办“一带一路投资挑战与机遇系列研讨会”之东南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