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gf49gjkf0d




  2016年4月6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一带一路研究所在CCG北京总部举行“‘一带一路’沿线企业员工安全与海外安保风险研讨会”,探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过程中企业员工安全与海外安保的所面临的问题和应对之策。

  近年来,我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出,意味着这一趋势将加速形成。初步统计,至少有84.7万名劳工、1.6万家企业分散在海外,且大多位于政治不稳、战乱频发、恐怖主义猖獗的高风险国家和地区。中国经济与人员加速“走出去”的空前规模和广度,使得由此而面临的海外利益安全与政治风险倍增,中国在海外利益安全保障上一直存在的“短板”也就变得更加突出,安保能力与需求之间仍有很大落差。海外安保是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的延伸和补充,助力中国企业“走出去”,建立和完善我国海外公民人身和财产安保体系,组建中国自身的安保机制刻不容缓。



黄日涵,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执行所长、研究员


李世昌,CCG副主任


  研讨会由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执行所长、研究员黄日涵主持。CCG副主任李世昌代表CCG致欢迎辞。



刘新平,中国海外安全与防卫研究中心副主任

  
  中国海外安全与防卫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新平指出,海外安全越来越重要,“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和公民面临的安全威胁日益严峻,需要从海外安全形势的严重程度、中国人或中国企业面临的威胁程度以及防范的脆弱度这三个方面评判、分析和研究中国企业在海外面临的风险等级,并给出相对应的系统化的安全方案。他强调海外安全有“三不要”和“三要”。“三不要”是不要以国内保安的观念和传统的做法来做海外安全,不要将国内恶性竞争的手法带到国外,不要简单地认为有枪就能够解决中国人在海外的安全问题。“三要”是“走出去”的中国安保企业要有行业标准,中资机构要有专门机构、部门、人员来保证海外安全,政府要有专门机构监督海外安全政策的落实。


黎江,中安保公司国际部总监


  中安保公司国际部总监黎江表示,中国安保企业“走出去”要找准自身定位,不能简单照搬西方安保企业经验,需要加强自身建设,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他介绍目前国内安保企业业务主要有出国人员安保培训、安全情报/风险评估、驻地安防三大模块。


周晓飞,海外安全专家


  海外安全专家周晓飞分享了他在中国企业海外安保一线工作的经历。他指出目前中国企业和员工在海外主要面临六种风险:地缘政治、恐怖袭击、绑架、战争、治安犯罪、重军火等,此外健康风险威胁也不容忽视。他介绍了海外安保中“人防”、“物防”、“技防”等方面的具体实践。他表示目前很少中国企业有专门的安保部门,海外安保的“人防”力量主要包括中方安保、当地安保、当地军警武装、西方安保等,安保人员同样也需要全面培训;“物防”要求根据项目风险等级建设营地;“技防”要求配备各种报警设施、通讯设备、门禁、监控等以满足安保需求,并综合考虑安保投入和面临的风险;而不管哪种防范,最关键的还是要具备安保意识。


倪建平,上海美国问题研究所主任、研究员


  上海美国问题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倪建平表示,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规模扩大,海外安全风险问题日趋严峻,而所在国政治风险问题尤其重要。这对中国的学者和专业安保公司提出两个问题:一是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国内的安保公司如何强化“走出去”的意识,真正实现国际化;二是从预防海外安全风险的角度来说,海外企业如何做好与NGO等当地相关机构的协调工作。


郑刚,东方锐眼风险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东方锐眼风险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郑刚指出,中国安保企业首先应该向欧美学习进入某一具体国家前对该国情况的整体把握,全面掌握利益相关方的情况,进行系统的顶层设计。对于海外安保行业已经出现的恶性竞争苗头和同质化问题,他表示,中国安保企业要形成全产业链布局和专业分工,企业需找准自身核心优势,差异化发展,最终形成完整的产业体系。中国公民个人的海外安保需求,为中国安保企业商业模式的创新提供了可能。


储殷,CCG一带一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CCG一带一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储殷从人力资源方面谈了对海外安保的看法。他指出海外安保的长线布局需要当地人脉的长期经营,国内相关的资源分散在各个机构、地区,有待收集、沉淀、整合。参考欧美的“旋转门”机制,放宽相关政策,促进部分科研机构、外交单位和军事单位的人才旋转到安保行业中来,有助于提升行业整体质量。国家应加强全球人才培养和人脉运用,提升与各国人才的粘性,建立信任。他建议设立海外安保信息的交流平台,鼓励海外企业、公民分享相关信息;建议国家对处于起步阶段的海外安保企业提供一定政策扶持,包括信息服务和情报分析。

  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执行所长、研究员黄日涵强调四点:一是海外安保需要顶层设计,不仅要有企业的元素,更需要政府的元素参与其中,帮助企业解决更多不需要由企业来承担的问题。二是海外安保应该做出中国特色,因为不同国家、不同地区面临的安保风险不一样,同时中国有6200万华侨华人,有大量的华人社团、侨帮组织和当地的人脉关系可以争取。三是要充分发挥媒体的作用。四是情报方面,基础情报的动态研究需要跟上。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成立于2015年5月,该研究所在“一带一路”战略命题下,开展一系列研究、出版,举办系列研讨会。此前曾举办“一带一路、亚投行人才战略”、“东南亚投资风险与挑战”、“南亚投资风险与挑战”“一带一路与TPP”、“‘一带一路’投资挑战与机遇系列研讨会之非洲”等圆桌会,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等热点问题进行研讨,为企业等走出去主体提供具有现实意义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