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gf49gjkf0d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即将举行,美国国会也将换届。中美建交37年来,两国在诸多重要领域及重大国际问题上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协调与合作,有力促进了世界和平、稳定、繁荣。今天的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日趋复杂,美国作为当今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举足轻重,今后中美关系的走向将影响着中美两国和世界的政治、经济发展趋向。因此,在这个关键时期的美国此次选举引起了世界和中国的高度关注。


  10月26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与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特邀美国原白宫法律顾问、现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John Bellinger、美国原国务院贸易办公室资深人士、现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兼职高级研究员Claire Reade和中国国际问题专家、CCG学者、研究员在CCG北京总部对以上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John Bellinger先生在分析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表示,此次总统选举是确实不同往常,因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不仅在美国选民中不是那么受欢迎,在各自党内的支持率也很低,此次大选将给美国人,尤其是那些受过教育的美国人带来消极负面影响。但相比特朗普,希拉里更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原因有以下几点:特朗普没有在政府担任过任何职务,也没有参与美国国家政策的制定,而希拉里的国务卿生涯是她赢得竞选的重要筹码;作为女性候选人,希拉里将得到越来越多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支持。尽管“邮件门”事件给她带来不利影响,但特朗普的丑闻事件更加突出。


  在与50位美国官员起草的“特朗普不适合做美国下任总统”信中, Bellinger先生指出,特朗普的政策方针存在很多偏见和歧视。在公共场合,针对女性做出很多粗俗言论、对新闻观点进行猛烈攻击、反对墨西哥边境移民、称赞一直被西方政客视作敌人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拒绝公开纳税记录等行为都证明特朗普不应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


  在谈到希拉里或特朗普当选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时,Bellinge先生表示,很多人认为特朗普当选对中国来说是有利的,因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更加懂得维护中美贸易关系的重要性,但其实不然,因为实际上特朗普会引起政策很多不确定性。尽管希拉里对中国的态度较特朗普更强硬,但她更了解中国。经济方面,希拉里会继续在经贸合作方面同中国开展对话合作,中国目前是美国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国,中美经贸往来不会因为希拉里上台而中断。




  Claire Reade女士表示,目前国际贸易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消极的话题,主要是由于特朗普及其特定思维,把中国推到了风口浪尖。事实上,大部分人对国际贸易仍持积极态度。在TPP方面,Reade女士说,尽管奥巴马一直积极推行TPP,两位总统候选人则持反对意见,在年底前虽然还有点时间通过TPP,但是因为今年美国政府预算在九月初就已超支,国会需要在年底之前解决预算问题,这就意味着处理TPP问题的时间大大减少。希拉里将更专注美国本土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来提高中产阶级在美国的地位。在中美关系方面,Claire认为,特朗普对中国态度消极,而希拉里很务实,希拉里认为中美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战略性管理。尽管目前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信任问题、南海问题以及经济问题等。美国需要对制造业发展和增加就业做更多调整,保障工人权益;而目前中国正在努力实现经济平衡。中美双方要努力建立共同经济和安全机制,加大彼此投资,共同促进经济发展。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副主任,前驻纽约、旧金山商务参赞何伟文从三方面对此话题发表了观点。第一,无论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当总统,他们实行何种贸易政策,要看上任以后。竞选主张不等于未来的实际政策,这已被几十年来美国总统大选的历史所证实。克林顿当初竞选总统时曾表示反对北美自贸协定,上任后则领导完成了这一协定。希拉里反对TPP,是因为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如果当选总统后,经过若干附加规定,可能不再反对。特朗普如当总统,采取什么贸易政策则更要看他上任以后;第二,特朗普即使竞选失败,他反对自由贸易的主张也有很大的民意基础,如认为自由贸易影响了美国人就业、中产阶级收入比重降低等等。但事实上,美国并不是WTO、北美自贸协定和对华贸易的输家。因为从2000年到2015年,美国无论对全球、加拿大、墨西哥还是中国,都是出口增长快于进口增速。即便贸易顺差扩大也可能导致失业减少。美国航空航天业过去三年来贸易顺差增长了10%,产值增长13.1%,但就业减少1.6%。这是因为技术进步和生产率提高。WTO总干事阿泽维多10月7日在一次会议上说,研究表明,发达国家就业减少80%的原因不是贸易,而是技术进步。正因为贸易实际上并没有带来特朗普所说的那么大负面影响,最后无论谁当总统,贸易政策都不会有根本变化。但因为民意基础存在,所以不会很支持自由贸易,更多转为保守,对中国的压力也会增加;第三,TPP在奥巴马任内完成国会批准程序困难极大。但不能完全排除批准的可能性。一个因素是奥巴马政府仍在尽最大努力。另一个因素是希拉里不愿碰TPP。权衡之下宁可奥巴马任期内完成,没她的事。所以民主党不会阻碍国会批准TPP。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表示,美国大选在中国引起热议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特朗普的参与并且中美关系目前处于特殊的时期。随后,与会嘉宾就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之间的关系、共和党候选人的相似观点、如何评价核心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在美国大选前夕,中美智库就两国外交和经贸进行的深入研讨,也是CCG近期就此话题邀请国际著名学者进行的第三次讨论。这对于加深两国了解,把握大选后的两国关系和经贸方向,发挥智库二轨外交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Globalization,简称CCG)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北京,在广州、青岛、深圳/东莞设有三个研究院,在上海设有办事机构,在香港、华盛顿、纽约、伦敦、法兰克福、巴黎和悉尼设有海外代表。CCG拥有全职研究员、专业人员近百人,还有相当一批特聘和兼职研究员共同致力于中国的全球化战略、人才国际化和企业国际化等领域的研究。CCG拥有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资质,与国内外学术领域建立了广泛合作。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全球智库报告2015》,CCG位列全球智库综合排名第110位,入选全球最值得关注智库百强,中国顶级智库排行榜中名列第七,社会智库第一位。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汇集来自中国、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资深专家和实践者开展对话与研究。借助清华大学的平台,中心旨在就全球性挑战寻求建设性的解决方案。清华-卡内基中心同时也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围绕亚太地区复杂的经济、安全及政治发展议题,为政策制定者提供清晰准确的时政分析。



美国大选激战犹酣,中美去向何方 | CCG圆桌会


美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蓝普顿在CCG演讲—— 中美关系的挑战、机遇与大选预测



“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系列谈:


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研讨会

WTO与全球治理发展新趋势研讨会


中美外交及经贸关系座谈会

《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6)》发布会

“新型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的博弈和出路”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