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欧洲几个主要国家均面临大选,在此过程中,我们难免疑惑:为何如今有如此之多的国家遭遇民粹主义的强烈反弹?不断高涨的民粹主义真是由“全球化进程中的失败者们”揭竿而起所引发的吗?如此下去,欧洲将何去何从?脱欧之后英国又走向何方?

  5月23日,全球化智库(CCG)与经济学人智库联合举办“民粹主义、欧洲的未来与全球化--2017年的关键之争”研讨会,经济学人智库董事总经理毕若彬(Robin Bew)先生发表主题演讲。活动由CCG副主任王欣主持,经济学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刘倩女士对演讲嘉宾进行了介绍。

  CCG顾问傅成玉,CCG秘书长苗绿,CCG副秘书长刘宇、CCG副秘书长唐蓓洁,CCG高级研究员谢沛鸿,CCG理事张亚哲、郝作成、刘洪川、陈治等以及来自英国东亚委员会秘书长麦启安、中国英国商会执行委员会委员朱国伦等多位嘉宾参与了活动。

  民粹主义是已经一股不断发展壮大的政治力量,它对各国国内经济所具有的影响还难以预测。无论如何,全球化的确令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发达或者发展中国家都深受其影响:发达国家将低技能要求的就业机会输送到了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因此出现实体经济空心化和就业困难,社会福利大幅度增加的新问题。这也是欧洲民粹主义者们不厌其烦、屡屡提出的一个重要话题。




  毕若彬先生从近150年的三次逆全球化趋势谈起,指出了当今世界对全球化看法泾渭分明的现象,并分析了这种现象的主要成因。其中,经济因素是主要驱动力,由于近年来全球化发展迅速,导致很多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几乎停滞、生活水平未提高、甚至工作岗位的流逝,因此反对声音多来自于发达国家;相反,发展中国家因此受益,是全球化的热衷支持者。毕若彬先生指出,这种现象的政治影响甚至比经济影响更为严重。此外还有人口因素、移民因素、文化因素等,都对当今的逆全球化现象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毕若彬先生接着以《经济学人》杂志近几年的文章标题为例,展现当今世界民主受到的威胁不断加大、但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民主与专制中间找到平衡点的事实。他认为,民粹主义随着党派竞争也愈加明显,反主流的倾向将持续加强。

  在演讲的最后部分,毕若彬先生以全球经济整体环境为大背景,指出未来国际经济与贸易竞争将会愈加复杂与激烈。他从人口红利、经济总量、移民等多重角度出发,一一分析了未来几年美国、欧洲、中国和印度等其他亚洲国家的经济发展趋势。互动交流环节,毕若彬先生对民粹主义的根源、中美关系中的敏感和脆弱领域、中国经济的增长与可持续发展等多个问题进行了回答,并对未来国家的发展趋势进行了解读。

  毕若彬先生于1995年加入经济学人智库,现为IE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经济学人智库董事总经理(CEO)。此前他是英国财政部的宏观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