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全球化智库(CCG)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北京国贸中心联合举办“中美双边投资的政策性影响”圆桌会。荣鼎咨询跨境投资部总监Thilo Hanemann,CCG学术委员会专家、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CCG高级研究员、原商务部美大司司长、中国驻美使馆公使衔参赞何宁,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上海美商会会长Kenneth Jarrett以及中国国际贸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唐炜等嘉宾出席了研讨会,共同探讨中美两大经济体双边贸易投资的发展趋势和挑战。CCG副主任王欣、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文斯(Stephen Orlins)先生代表会议主办方致开幕辞,中国国际贸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唐炜先生致闭幕辞。




  王欣先生在开幕致辞中指出,中美经贸关系一直是双边关系的压舱石,近年来中美双向投资急剧增长,为双边关系带来的新的有利因素。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摩擦是正常的,而相对于为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做出的贡献而言,更是次要的。这也给学者和研究者们、官员们在观察中美关系的时候多了一个新角度,也会带来新的议题,如对双边投资贸易政策等等。所以,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从深度和广度上促进中美两国投资关系发展,推动中美经贸合作,非常需要智库首先探讨。




  Stephan Orlins先生分析了中美关系的两个新趋势。他表示,在美的中国留学生数量与日俱增,这促进了中美两国的文化理解;另一方面,中美双边投资额快速增长,2016年达到历史最高值。中美两国经济的体量、互补性、人文交流决定了双边投资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而直接投资又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紧密关系。中美双方应在充分认识两国国情的基础上,妥善处理双方关系,充分发挥双边投资的巨大潜力。




  Thilo Hanemann先生剖析了中美双边投资的趋势:2016年中美两国间的双边直接投资额高达600亿美元,其中中国对美投资达到创记录的460亿美元,这对两国相关政策都将产生影响。2016年底中国政府加强了对对外直接投资的监管, 2017上半年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热有所下降,但中国企业在今年的5月和6月共进行了20余起企业并购交易。Hanemann先生预测,中国政府在2017年会继续实施宏观管控,建议中国政府进一步增强市场透明化,根据宏观经济走向对对外投资做出管理。




  王缉思先生表示,随着民粹主义势头上升,上升的一个原因就是大家感到“不公平、不合理、不平等,而民粹主义就是讲平等。跟这个趋势相一致的政治现象就是“认同政治”,实际上这次美国大选就反映了这种“认同政治”,因此社会出现了分歧。中美经贸关系是双边关系的压舱石,总体上来看合作大于摩擦。近年来,中国外需减弱,内需提高,且对外来高附加值产品的需求上升,这看起来对中美关系应该是好事情。总体来看,中美经贸合作空间大,整体趋势乐观,但双方需要交流协调,诸多问题有待解决。




  霍建国先生认为,中美双方投资统计口径不同,但大趋势是一样的,都反映出近年来双向投资,尤其是中国对美投资的迅速增长。中国扩大对美投资对平衡中美贸易顺差很有好处,也可缓解双方贸易关系。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应该仔细研究中国国家政策和美国的法律法规,而美国政府也要增加对外资企业投资安全等方面审查制度的透明度,让企业投资前就明确知道应该完成哪些程序。同时,双方也应该交流统计思路和统计方法,使得我们研究者有一个比较清楚的概念。




  何宁先生称,贸易和投资之间关系密切,贸易本身又与世界经济趋势紧密相关,对于投资趋势的分析离不开对于世界经济现状和今后发展方向的判断。就目前来看,经济复苏或需要一段时间,贸易增长也会需要相应时间,而贸易活动不太旺盛,投资也会受影响。投资固然会促进贸易活动的增加,但是逆向的影响也不可忽视。为促进中美双边投资,中方在开放思路、政策创新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特朗普政府也要进一步明确美方的政策。




  Kenneth Jarrett先生在发言中呼吁双方加强合作,在市场准入和经营环境方面为投资企业创造更加方便的条件。




  唐炜先生在总结发言中表示,宽松、法治、符合市场规律的投资环境有利于双方投资的进一步提升;中国的改革开放要进一步深入,美方也应具备更加开放的全球化思维,使其投资机制的操作程序透明化。中美双方应共同努力,推进世界上最具建设性的双边投资机制,使得各方获益。






  全球化智库(CCG)长期致力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研究,为新一轮全球化下中国的角色定位以及发展战略和路径贡献智库的思想支持。迄今为止,CCG召开了关于中美关系和全球治理等专题的30余次系列圆桌会和研讨会,包括近期与美国企业研究所(AEI)联合举办的“中美智库中美经贸发展研讨会”。为更好发挥政策影响力,CCG将研究结果凝结为“全球化与逆全球化”、“中美经贸关系现状与预判”系列报告,其中《特朗普时代的挑战、机遇与中国应对》、《中美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前景广阔,为中美关系提供新机遇》等报告引起广泛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