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和8日,全球20个主要经济体的领导人将齐聚德国汉堡召开G20峰会。此次活动看点颇多:东道主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就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德贸易赤字、北约共同防御以及巴黎气候协定的态度表示不满,是否会在峰会上进一步疏美亲中?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将于海湖庄园后进行第二次会晤,汉堡会晤将如何推进朝核危机解决方案和中美百日计划?“通俄门”尚未平息,特朗普和普京将首次在汉堡聚首,两位性格鲜明的元首会有怎样的互动?年轻的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和刚失掉对议会多数席位控制的英国首相特丽莎·梅会在峰会上发出何种信号?


  




  2017年7月4日,全球化智库(CCG)邀请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Philippe Le Corre以“展望G20峰会:中美欧大国关系的选项”为主题开展讲座,旨在就G20峰会对于全球化的影响、中美欧大国外交的未来趋势和中国对于欧洲事务的影响等热点话题进行解读。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致辞,CCG副主任王欣主持讲座。




  CCG主任王辉耀在致辞中表示,CCG一直致力于研究全球化,推动全球化,并为全球的思想家开放着一个交流最新思想和见地的平台,欢迎和感谢布鲁金斯学会Philippe Le Corre研究员的到来。如今“逆全球化”思潮不断反复,全球化面临何去何从的问题。特朗普一个月前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时“开倒车”。法国总统竞选时欧洲全球化充满悬念,马克龙的当选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全球化在欧洲获得胜利,而默克尔对移民和难民的支持使其选票流失,全球化在欧洲也是一场博弈。


  王辉耀先生指出,当前很多议题形成了不同观点和诉求,这使G20峰会将有很多变数和看点。与此同时,习近平主席近日在德国进行国事访问,G20峰会前后两届主办国在会议前会晤,这在历史上非同寻常,说明两国之间关系密切,而中国对俄罗斯访问时达成的一些共识也是对这次峰会的支持。对于智库来说,各国能否在自由贸易、气候变化以及朝核问题等方面达成一致并提出解决方案都非常关注,智库也在弥合分歧、促进合作方面发挥着力量。他表示,期待二十国集团继续落实杭州峰会及历届峰会共识,以汉堡峰会为契机,共同应对全球化面临的挑战,促进全球治理和世界经济持续发展。




G20峰会当即,Philippe Le Corre在讲座中主要回顾了


中美欧三边关系

    

  


G20成为一个汇聚全世界不同观点的新平台


  2016年杭州G20峰会之后,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快速的改变,即将到来的G20峰会上亦将有很多新的国家领导人首次亮相。与G7不同的是,G20正发展成为一个汇聚全世界不同观点的新平台。他认为,特朗普在前段时间G7峰会中已与其它国家会面,但并不能就此来推断特朗普在G20峰会的表现。因为对于一个擅长双边关系,几个月前还忽视欧盟而去和单个领导人对谈的人来说,与一个包括欧盟在内的20国集团打交道是非常不易的。这也让今年G20峰会看点颇多。现在特朗普对欧盟的立场已有所改变,包括对欧盟在贸易方面的重要角色,以及在全球治理中日益关键的作用表示认同。法国总统马克龙已走马上任,默克尔在9月德国议会选举也有胜选的可能性。他表示,特朗普是继续他的孤立主义还是拥抱他的跨国伙伴尚未可知,在中期选举前一年半的时间里值得关注。


  中欧关系:没有大国博弈或安全上的较量


  Le Corre先生表示,中国近四十年来经济持续发展,并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成为了全球化新的参与者和推动者,这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在中欧关系方面,从贸易来看,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国,而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从投资来看,中国在欧盟的投资过去十年取得了巨大增长,特别是2016年中国对欧盟对外直接投资达350亿美元,同比增长77%。他指出,这是由于中国正在把“一带一路”倡议与欧盟的基础设建设计划相结合。欧盟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终点站”,有5亿消费者的市场,中国的经济转型与欧洲的互联互通关系紧密。他表示,中国和欧盟同为多极化国际体系中的一部分,双方各有所需,但彼此并没有大国博弈或安全上的较量。但欧盟近些年对中国的对外直投所有下降,中国也开始对资本外流和政策协调更加关注。此外,中国如何与欧盟的规范、实践以及对国际秩序的承诺进一步适应也有待观察。


  中美关系:谁都愿意与中国做交易


  提及中美关系,Le Corre先生认为,美国过去十年一直视中国为亚太地区的长期主导大国,这也是为什么奥巴马发起“亚太再平衡”战略。现在特朗普上任,有不同的世界观,但或许他也会扩大或保持和亚洲国家的紧密关系,而中国是其中的关键部分。考虑到特朗普对中国“操纵汇率”和“夺走美国工作”的指责,他认为竞选是一回事,但现实或是另外一回事。中美两国在很多方面都有发展,比如,中美双边贸易近十年间从25亿美元突飞猛进至5296亿美元,单是2015年双边的贸易和投资就为美国创造了260万就业岗位。他同时也指出,与中国做交易的想法是一个“可移动靶”。他进一步以特朗普打台湾牌为例,指出谁都愿意做交易,但首先需要了解国际关系。


  Le Corre先生总结到,中美欧三国既有会同也有分歧。中国和欧盟都遵守法律规范和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机制,在气候变化方面也有共同立场。中国发起了亚投行(AIIB)和金砖国家银行(BRICS Bank)等新的金融机构,这些机构正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和欧洲投资银行合作,这为中欧关系的发展带来新前景。同时多边主义正在发生改变。美国正在退出世界舞台,或者至少对担任世界警察的意愿减少。特朗普奉行的“美国第一”的概念表明,世界各国正面临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an open game)。当中国的全球影响力越来越大,北京-华盛顿的重要性可能被北京-布鲁塞尔的重要性弥补或者超越吗?答案尚不得知,但进程正在发生。特朗普已决定退出巴黎协定,而中国已加入承诺,欧洲国家也很早前做出承诺。如果特朗普退出,中欧之间更好的合作无疑会有新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