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于美国东部时间1月30日晚(北京时间1月31日上午)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这是特朗普就任后的首次国情咨文,演说内容涵盖特朗普任期第一年的政绩回顾及未来美国经济和政治工作重点,并就重大的政策议题,如基础设施、移民、社会改革等方面都有所阐述。




  1月31日下午,全球化智库(CCG)举办“从特朗普国情咨文看中美政治经济走向”研讨会,不仅对最新的国情咨文进行深度剖析,还结合不久前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日益升温的美中贸易摩擦、特朗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展示的美国愿景等方面交流分析,并就2018年美国政治和中美关系走向、此举对动荡中的全球化产生影响、中国应对之策等热点问题进行评估和预判。




  CCG高级研究员、原中国驻美公使何宁,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CCG特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美中贸易委员会(USCBC)副会长Jacob Parker(彭捷宁),KPM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康勇博士、CCG研究部人才研究组副总监杨靖旼出席研讨。研讨会由CCG副秘书长唐蓓洁博士主持,CCG执行秘书长李卫锋博士致辞。


美国优先是核心  对华措辞出现重要变化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表示,特朗普的首次国情咨文确实可圈可点,首先可以看到的是,特朗普的执政风格在回归建制派。而这个演讲可以用六个一来形容,即美国第一、总统第一、中国(作为竞争对手)第一、少数族裔第一、中产阶级第一和企业第一。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国第一这一部分,把中国作为战略对手意味着美国正在进行冷战以后最大一次的战略重心转移。


  此外,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指出,朝鲜可能很快就有能力对美国领土构成威胁。针对这个问题,滕建群表示,可以看出,美国对朝鲜核能力的判断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是因为朝鲜现在已经初步具备了能够危及美国本土的能力,这个是对美国最大的威胁。但是,美国最直接的竞争对手还是中国和俄罗斯,因为中俄才具备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的能力,朝鲜和伊朗必然是做不到的。





  “特朗普的第一个国情咨文符合传统国情咨文本身的特点,即宣传过去一年的成绩,但是政策上不会有实质性东西”,CCG特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分析。他认为,其中与以往不同的是特朗普表述的美国梦,特朗普的美国梦强调的是自豪感,他的自豪感不是是来自于美国人民的富强和自由,而是强调的是美国人作为整体的自豪感。这体现了如今美国社会的文化理念发生变化,从个人主义偏向国家导向的价值观。自由和民主这些过去主要支撑美国的核心概念已然被放弃,这反映出世界秩序背后的美国力量正在消退。





  KPM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康勇从经济方面分析了此次国情咨文,他表示,特朗普在演讲中把经济上的改善归功于自己。其实美国经济在2010年开始复苏,美国经济的复苏和世界经济的复苏是相关的。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字来看, 2010年以来全球经济同步复苏,120个国家2017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比2016年快,这是七年来第一次出现。世界经济的复苏不仅是对美国,对中国的经济也是有好处的。




  CCG高级研究员、原中国驻美公使何宁表示,特朗普总统的国情咨文当然基于美国国内政治的考虑。特朗普一年来得到的评价反差较大,有高有低,很矛盾。特朗普第一年主要是解决国内政治的问题,特别是其2019年能否连任、年底中期选举等问题,所以其国情咨文更多笔墨是讲国内的事,更多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关于移民、税改讲了很多,但这主要是他赶上了经济增长的好时候。在贸易方面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也不能作为成绩,所以只简要提了几句。





  移民问题是特朗普上任以后的关键政策议题之一,在此次演讲中也被重点提及。CCG研究部人才研究组副总监杨靖旼分析道,特朗普严苛政策确实降低了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但是也产生了消极的影响:拖累了经济增长,如果没有接受低端移民,短期内低端产业工人让美国人就业,如果工资提高的话肯定会增加企业的工资成本,导致企业又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降低整体社会的福利。同时,营造出的不友好移民氛围,还会导致美国对创新人才吸引力的下降。虽然他说非法移民不增加国家的财政福利负担,但执法成本和行政成本反而是上升的。



多边贸易体制仍是重要规则 中美难启贸易战



  多边体制的规则是中美关系保持稳定的基础。何宁认为,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提出重返TPP,但重返TPP无论是一对一进行谈判,还是与TPP十一国集体谈判,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将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而且美国重回后的TPP已经不再是原来的TPP。尽管特朗普不愿意在多边贸易系统,更关注双边,但其想完全抛开多边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美国法律体系上在多边体制有国际义务来约束。多边贸易体制规则下尽管会出现问题和争端,但大家都没有“出圈”,并且是保持使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稳定的基础。现在,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依然打不起来,因为有多边贸易机制的规则在保护。而且贸易战并非简单的反倾销、反补贴、增加惩罚性关税等。


  寿慧生用两个词概括了中美经贸关系的总体形势:一方面,“行稳难求”,另一方面,“致远可期”。从积极方面看,以传统关税为主的大规模贸易冲突发生的可能性不大。更多的会是以非关税壁垒为形式的贸易冲突。但此类冲突相比而言较为灵活,妥协空间较大。而且此类冲突是当前国际贸易摩擦的常态,因此难以超越WTO的治理范围,破坏现有的贸易秩序。从消极方面看,基于过去一年多的事态发展,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走向已经非常明显:两国经贸关系会摩擦不断,突发性事件频发,而且呈常态化趋势。为此中国需要有足够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不能被表面的友好外交蒙蔽。2017年7月第一次中美经贸会谈之前中国国内媒体渲染的所谓“蜜月期”,以及特朗普访华之后到国安报告出台之间国内媒体的欢欣鼓舞,都是教训。每一次歌舞升平都是冲突紧随其后,但国内媒体总是措手不及,显示出对特朗普的决策缺乏根本了解。




  美中贸易委员会(USCBC)副会长彭捷宁就目前社会上比较关注的公共、互惠(对等)的贸易和投资方面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说,确定性对商业来说至关重要。目前,跨国公司面临明确的罚金相关政策的缺失情况,此时若再宣布新政策的变动,其担心的不确定性将被进一步加深。综上所述,从商业界的角度来看,希望新政策的推出能充分平衡中美贸易的互惠关系。




  实际上,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不仅仅是在贸易领域,还涉及“一带一路”、国际治理体系、国际金融市场、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崛起等方面,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强调。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绝对不会允许美元的地位受到任何挑战。不过,未来中美关系的主战场仍然是贸易领域。其实,中美两国摩擦加剧的同时双方合作的依赖性也在加强。现在不是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问题,建制派当前关心是要维护美国现在社会和当今世界的影响力和主导权的问题。所以说美国不会退出当今全球经济治理,反而会适当加强或以不同的形式来维护这一切。中美核心还是要管控,在不冲突不对抗情况下实行有效的合作,不同层面的合作,不同层面的沟通都可能会发挥作用。




  “国情咨文”是美国总统向国会发表的阐述时政方针的年度报告。CCG副秘书长唐蓓洁博士认为此次国情咨文 “四平八稳、中规中矩”,其主要目的是对总统上任以来政绩的回顾与评价、对未来重要议程的展望。其中一个非常鲜明的主题是 America first(美国第一),充斥了整个演讲,符合特朗普的纲举和主张。其中最突出的一点是,演讲从头到尾只提到了一句关于中国的话语,就是把提到把中国作为Rival(对手)。





  CCG长期致力于中美关系、中美经贸的研究,曾发布《CCG赴美调研报告:寻求稳定、均衡和共赢的中美关系》《特朗普时代的挑战、机遇与中国应对》、《中美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前景广阔,为中美关系提供新机遇》等报告,提出特朗普时代未来中美关系将面临的机遇、挑战和可行性政策建议,并在特朗普上任前后举办二十余次研讨会,就百日计划、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美国发起贸易调查、中美人文外交新机制等议题进行研讨,为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下中国继续推动经济全球化,进一步完善对外开放战略布局发挥智库的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