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1日

时殷弘:“习特会”下的中美关系,“旧酒”还需有“新瓶”

作者:时殷弘



专家简介

时殷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学术委员会专家,国务院参事。




作者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2017年4月9日举办的“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上的发言:



  我们通过对比“习特会”之前全世界包括中国人的普遍猜测甚至是预期,来探讨中美关系。


“习特会”是一个好开端

  


  首先“习特会”气氛之好,明显地超出先前国内外广泛的猜想和估计。甚至特朗普发动对叙利亚的空袭这么一个违背中国对外政策基本原则和伤害中国的朋友俄罗斯的利益的行动,也丝毫没有干扰会谈气氛。考虑到特朗普从竞选开始的所有言行和前一段时间对中国的威胁,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同样对比会谈之前全世界和中国人普遍的猜测和预料,应该说能够取得较为具体的或者略为具体的协议,至少也是超出预料的。


  我把这个归结为“两有四无”。“两有”首先最重要的是中美双方同意在今后100天内进行谈判,以此来看能不能有效、显著地缓解中美之间的经贸活动。当然中国可能需要做一点让步,因为这个100天谈判的方向被规定为增加美国对华出口和减少中美贸易的平衡。第二是关于中美磋商机制的建设,今天《环球时报》把这个讲成“新瓶装旧酒”,旧酒就是大意上要构建的沟通渠道和框架,涉及的内容跟过去的中美战略性对话差不多。但是我认为,旧酒有,新瓶还需要做出来,新瓶能不能做出来,多长时间做出来,这对于中美两国来说还是一个挑战。




  尽管特朗普百般威胁和施压,目前看来中国领导人没有按照特朗普的意愿,归结为“四无”。可能有的说解决朝鲜核问题和导弹发展项目,我的理解是,中国政府没有同意中国要在已有多方对朝鲜非常严厉的制裁措施之外再采取重大的行动;特朗普在高峰论坛中没有提及,更不要说认可习主席多年来提倡的一个中美关系的核心概念--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没有像很多人事先猜测预期的那样,表示美国将继续考验加入亚投行和认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习主席没有像国内外广泛认为的,甚至在“习特会”开幕前几天提议的那样,给美国无数大量钱财投资来帮助特朗普建设美国基础设施。


  我对具体的气氛以及成果的理解就是如此。我想高峰会谈很重要,特别是考虑到特朗普参加竞选以来对中美关系的威胁,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我们仍旧任重道远,中美两国国内的政治基础我们不要过高估计。我想中美关系要真正阻止进一步走低,还是要做大量的工作,我们要争取。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凡是我们争取的,并不是最终都能争取到。


  目前决定世界形势最重要因素之一:特朗普国内政治地位脆弱。特朗普总统进入白宫以来仅仅只有三个月,至少是当代美国政史上最少的。他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同时处在美国党争、社会分裂最严重的时候,理解特朗普目前以及短期内行为的最重要的点就是他的国内政治基础非常薄弱。民主党恨他,共和党的主流派,特别是在国会和参议院,几乎很少能争取过来。同时,有些东西还在发酵,也许他的政敌在关于他的团队准备材料,甚至现在扩大到他的女婿跟俄罗斯普京的非法关系的迁移,以及特别是最近美国媒体上反弹得很厉害的裙带关系。《华盛顿邮报》甚至很尖刻地说,为什么他要任命他的女儿,这个权利影响大的不得了。


  另外,他的第一个最大的立法行动,关于要推翻奥巴马的付给得起的医改法案的彻底失败。如果现在他的减税计划同样遭到驳回,那对于他的政治地位,甚至他本人的恶劣影响现在还难以想像。他的弱点很多,他为什么要打叙利亚?原因非常清楚,就是为了对付他国内的政敌,没有别的理由,不是因为中国,不是因为朝鲜。因为美国的那些主流的战略舆论早就已经在严重地批评他,说特朗普把中东叙利亚让给了普京,让给了阿萨德。他根本没有时间,不想进行调查,马上就发动打击,他是政治脆弱的,他就是为了这个。所以要观察特朗普。




冷静观察,任重道远

  


  现在全世界所有的政府,如果今天跟他做了一个小交易,就赶快放在口袋里,千万不要一定预料说明天或下一周的情况还会如此。当然,他最近采取了一系列试图来加强国内政治地位的措施,也许必要,但是也许做得太急。我觉得有一点他是很聪明的,习总也很聪明。假如他不管为了什么目的,把这次习特会的氛围搞得过好,马上国内就会说你对中国太好。他如果把“习特会”办砸了,马上国内也会说,你很烂,把跟最重要的国家的关系搞砸了,他现在非常痛苦。我想在这个时候,中国要观察这个形势,这是目前决定世界的形势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他的国内地位很弱,在这个时候顶一顶他没有什么了不起,他没有能力。我想我们既要送点小礼给他,但也不要送太多。


  关于朝核问题,中国现在就是把油管切断,朝鲜也不会交出核武器。我觉得在任何情况下,中国应该有底线,绝不允许美韩军事同盟在军事上控制朝鲜半岛。


  现在全世界的形势非常不确定,我想认识清楚非常艰难,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中国人的中国经验还比较多,所以一定要把注意力和努力压倒性地放在中国国内,稳增长、调结构、深化改革,这是根本。我想我们把中国的事情做得更好,无论什么人来,我们都能很好地对付。倘若我们中国的事情做得不够的话,甚至笨蛋来,都是很费劲,也许甚至对付不了。




  (本文根据作者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2017年4月9日举办的“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