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31日

从人口大国到人才强国,中国还需哪些硬核?

来源:CCG



2018年CCG推动的国家移民管理局成立,标志着中国建立健全移民管理机制、吸引国际人才迈进了一大步。经历七十年发展征程与四十余年改革开放,中国在借鉴国际移民治理经验的基础上,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广纳英才,在华侨华人政策、外国人在华的社会融入等方面都有了长足发展。如何看待中国与国际的人才交流?未来中国的人才机制该如何建设?其中社会机构应该扮演什么作用?这些问题在全球化4.0的今天引起了广泛关注。







2019年7月13日,由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三届全球人才流动和国际移民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学者嘉宾就“中国人才发展与移民治理机制的回望、现状与发展”展开讨论。




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社会机构应积极建立全球人才对话协调合作机制


全球仅3.4%的移民就创造了世界10%的GDP,再加上大数据、人工智能不断涌现,我们对国际上的人才需求会越来越旺盛。这个意义来讲,人才和智力的短缺在国际上成为了显著现象,人才争夺战也非常得紧张,以及由此引发的人才流失也成为了亟需关注的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在想如何加强全球人才治理。比如,能不能从社会机构角度做出一些新尝试。我们计划建立的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就相当于达成了国际人才交流互利共赢的共识。这个项目在北京市政府支持下已经开过论证会,去年首届巴黎和平论坛上,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作为来自中国的三个项目之一获得众选,成为巴黎和平发展论坛上介绍的项目。建立全球人才对话协调合作机制,互联互通,形成数据共享的信息中心,这都是我们参与全球人才流动治理的方式。




南洋理工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教授、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长、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刘宏:中国应该重视如何把政策、全球化的影响以及国际人才自身特点有机结合


20世纪末新加坡实现了第三世界国家到第一世界经济体的转变。造成这种转变有很多原因,其中非常重要的是人才的作用。在人力资源、人才培养上新加坡政府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办法,一是充分地开发本国的人力资本,二是开放门户,引进国际人才。人才战略作为国家战略或人才战略制度化的分工,应该和经济发展战略相一致。另外,政府发挥的是指导作用,不能包办一切,而是要和市场相结合。同时,人才战略不仅仅只关注工作领域,还应该考虑怎么样把国际人才引入整个社会发展过程里。国际人才发展有个大的政治经济环境,人才战略是国家内部经济政治发展的组成部分,必须要考虑到相关的国情。因此,怎么样把政策的因素、全球化的影响以及国际人才自身特点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来制定和实施相关政策措施,这是目前中国应该考虑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中国人事科学院原院长吴江:构建中国人才引领发展的韧性治理体系


在全球范围内科技革命和人才争夺日益白热化的今天,我们该确立一个中国特色的人才引领发展模式。所谓“韧性治理”的核心就是不断调试和不断转型。在过去70年,我们是个人口大国、人力大国,但并不是人才的强国。在区域人才发展上,城市竞争力上我们依然面临着不充分不平衡的矛盾。因此,要解决这些矛盾,就需要不断学习过去和国际上的先进经验,不断调整。这里我们强调五点基本经验:(1)不停调整人才的供需关系;(2)尊重人才成长规律;(3)强调全球流动过程当中政府的公共服务;(4)建立社会、高校人才协同培养机制;(5)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




中国华侨华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秀明:中国移民威胁论是占不住脚的


我认为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移民迁移历史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1949年至1977年,1978年至1999年,2000年至今。中国是全球国际移民第四大来源国,但从上述三个阶段的统计资料来看,中国的国际移民都不占重要地位。经常有国外媒体和政客炒作中国移民威胁论,这是站不住脚的。我们14亿人口大国,国内有着庞大人口,新时期我们的移民群体仅为1000万,和联合国经社部发布的2017年国际移民报告里指出的2.58亿国际移民总量比,我们的移民真的构不上威胁。中国成为移民目的国,还远远不是移民净输出国,在民粹主义、保守主义盛行的时候,今天我们要以更加开放、包容、平等、共赢的姿态来对待双向移民,来拥抱世界。




外联出国顾问集团董事长何梅:从语言、移民政策和中国留学生就业的角度推动海外人才引进


我想从三个方面论述人才引进。一、语言。我们在哥伦比亚大学成立了“中文老师培训中心”,也在布达佩斯和华师大成立了两个中心。这些中文培训中心运营的很好,第一次到布达佩斯的时候,我接触的人都可以说中文,他们也非常愿意到中国来留学。俄罗斯1997年学中文人数为5000人,2007年有1.7万人,到了2017年就有5.6万人。大力发展中文教学是人才引进非常好的方法。二、政策。怎么样能提供教育和就业的机会,方便海外人才来华学习生活,然后怎么能够留下来定居,这些都期待着我们移民局进一步颁布移民相关法令。三、中国留学生归国。我希望邀请专业人士能为这些留学生做一些对未来的指导,找到更加适合于他们的未来发展方向。同时我们也致力于让留学生多了解一些归国的政策,建立人才和岗位匹配机制,方便其归国发展。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经济社会体制比较》杂志丁开杰:面对全球的人才流动和移民,最重要的是处理好四种关系


对于全球的人才流动和移民来讲,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处理好四种关系。第一,要处理好人口和人才的关系。人口的流动和人才的流动是不一样的。怎么样处理好人口和人才的关系,就是要处理好什么是推动发展的主体力量。第二,中国和全球的关系。中国在全世界如何做好贡献、做出更多贡献,这是今天在新一轮全球化时代中国的角色。在这个关系里,要处理好的核心问题就是开放。 第三,从流动到融入,只有从移民流动发展到移民融入才是最有价值的。核心的问题在于给予这个群体合理合法的权利。权益的维护是从流动到融入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 第四,从失衡到平衡的关系。我们对人才流动和移民的管理就是要处理好从失衡到均衡,要形成一个合理、安全、公正的人才流动格局。




英国雷丁大学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刘毅鹏:理解人才流动需要至少考虑四个层次


理解我们的人才流动比较复杂,要从多层次角度来考虑,我认为至少有四个层次。第一,个人层面。人才流动是个人的决策,但个人层面的决策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第二,组织层面。有很多组织在个人做决策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CCG、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等,这都在组织层面能够发挥作用。另外,大学,企业家作为组织也可以影响个人决策。第三,区域层面。我们到底构建什么样的区域,吸引什么样的人才?这需要和当地的产业结构、经济发展战略相结合。第四,制度层面。我们需要多视角、多层面角度来分享探讨究竟以什么样的政策更好地吸引人才。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人华侨研究院院长张振江:人才环流是对全球的贡献


虽然新加坡国土面积很小,但在世界上却扮演着重要角色。我记得以前印尼前首相问什么是新加坡,别人就说地图上那个小红点。现在很多人讲到加坡的时候,觉得这个小红点起的作用太大了。在谈论国际人才流动时,刘宏教授讲了一个概念“环流”,我们不光是人才竞争,人才也可以合作,人才可以流动,人才可以环流。刘宏教授受中国大陆教育,后来到新加坡工作,南洋理工大学为中国培养了很多官员学者,在座的各位也有的在南洋理工大学学习过。所以,人才流动不仅是对一个国家的贡献,也是对全球的贡献。


CCG举办的“第三届全球人才流动和国际移民学术研讨会”是国家移民管理局成立后,国内举办的关于人才流动和移民研究的高规格学术会议。本届大会以“世界的中国:迁徙与交往70年”为主题,就中国的人才流动现状、出入境政策、移民管理与服务机制、国际移民治理理论与实践等重大议题进行学术探讨和政策建议。研讨会的举办旨在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紧扣改革开放成就,不仅聚焦如何通过迁徙与交往加深世界对中国的了解,也更好促进中国对世界的融入,以期为世界与中国的学界、政策制定者与实践者的研究带来思考,启迪共同努力的方向。CCG也将继续充分发挥国际化社会智库的优势,设置前瞻性议题,邀请海内外移民专家共聚思想智慧,为进一步促进全球化发展和全球化治理相关研究积极建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