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1日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现状 | CCG研究

来源:CCG



 编者语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留学生接收国,2016年来华留学生数量已经达到44万人,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中国重要的留学生来源地,也是来华留学发展最迅速的地区。本文将从背景条件、发展特点和政策环境三个方面入手,系统地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的现状和未来趋势;与此同时,本文将针对来华留学发展中仍然存在的问题:如质量不高,吸引力不强等,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人数接近总数的一半且增长迅速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来华留学的重要生源国,其来华留学生人数近年来也在不断增长。2016年,来华留学生总数为442773人,而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来华留学生有207746人,占来华留学生总数的46.92%。来华留学的人数最多的十个国家依次为:韩国、美国、泰国、巴基斯坦、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日本和越南,除了美日韩三国外,均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20152016年来华留学人数最多的15
(“一带一路”沿线国用加粗字体表示)


单位:人,
%



数据来源:教育部官网、《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2015)》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来华留学生增长的主要动力。2016年,来华留学生总数较上年增长了11.35%,而“一带一路”沿线国的来华留学生增长了13.6%。从2004年到2016年,来华留学生总数从110844人增长到442773人,增长了3倍,而同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从24896人增长到207746人,增长了7.3倍多。从表3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传统的来华留学大国,如韩美日等国,来华留学生增长已经放缓,甚至略有减少,这表明受到人口总量限制和国际关系的影响,这些国家对来华留学的需求在当前阶段已经趋于稳定。“一带一路”沿线诸国则与传统的来华留学大国形成鲜明对照,这些国家来华留学生的增长率大多能够超过10%,说明其来华留学的需求远未饱和并且有着较大的增长潜力。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学历结构更优


  一国留学生的学历结构是衡量该国留学吸引力和留学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学历教育(本科教育、硕博研究生教育)比非学历教育(短期访问,语言进修等)更受留学生的重视,因为选择在一国攻读学位,往往代表了对该国教育的认可与信赖。所以,高等教育比较发达的国家留学生中学历生的数量和占比普遍较高,比如美国2014-15学年的留学生中有超过七十六万人攻读本科或硕博学位,攻读非学位项目的留学生人数不到十万。


  然而,尽管中国在2014年就成为了世界第三大留学生接收国,但是学历教育的吸引力仍然不强,学历结构有待提高。从数量上看,中国接收的学历生数量落后于英、美、法、澳等国。在更高级别的硕博教育方面,中国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与传统留学强国的差距更加明显。从占比上看,学历生占来华留学生的比例仍然不足一半,相当多的留学生来华是接受汉语言专业进修,而非攻读学位。


中国与部分国家2014年接收学历生数量对比

单位:人




数据来源:OECD 统计数据库


  不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的学历教育有一定的吸引力。2014年的来华留学生中,非学历生占56.4%,学历生占43.6%。“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留学生中非学历生占43.8%,学历生占57.2%,其中本科生38.7%,硕士生12.0%,博士生4.2%,专科生1.2%。非“一带一路”国家来华留学生中则有三分之二是非学历生。在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学历生占比甚至能够超过90%,如巴林(96.1%)、巴基斯坦(92.6%)、印度(92.1%)等。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学历生增长率也高于非学历生。2015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学历生增长了13.1%,而非学历生增长了1.2%。学历教育已经成为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增长的主力,留学生学历结构在不断改善。



   “一带一路”国家与非“一带一路”国家来华留学生学历结构对比

数据来源:教育部《2014年来华留学简明统计》


  (三)“一带一路”沿线区域间来华留学情况差异较大


  “一带一路”囊括了亚洲几乎所有国家以及欧洲近半数的国家,跨越东亚、中东、东欧多个区域,因此,“一带一路”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并不具有很鲜明的统一特性,内部呈现出较大的异质性。反映在来华留学这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不同区域国家在来华学生结构、留学生数量、留学生增长率等方面呈现出巨大的差异。“一带一路”国家可以粗略地按区域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状态分为7类: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东、东欧、中亚以及欧洲独联体国家。


   一带一路各区域来华留学生概况(2014年和2015年)

单位:人,%




资料来源:《2014年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2015年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






 “一带一路”沿线各区域来华留学人数增长率(2014~2015年)(%


资料来源:《2014年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2015年来华留学生简明统计》


  东南亚地区与中国毗邻,在历史上就同中国有着紧密的联系,双方在经济、文化、安全等领域有着相当多的合作。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与东盟便建立了“亚太大学联盟”“中国-东盟教育合作委员会”等合作机制。因此,东盟国家的来华留学发展较早,起步较快,现在已经进入了稳步发展阶段。目前,东南亚国家是中国最重要的留学生来源地之一,中国也是东南亚国家学生留学的一个重要目的地。2014年东南亚国家出国留学生共计22.7万人,其中7.12万(近三分之一)到中国留学。


  南亚国家的来华留学事业近年来发展迅猛,2015年来华留学生达4.3万人,较2014年增长了21.19%,是带动来华留学人数增长的主力,其中印度在2015年来华留学人数增加了3116人,巴基斯坦增加了2291人。由于南亚国家经济和教育水平相对薄弱,所以在华进行学历教育对于南亚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此,南亚留学生中学历生占比高达90%,远高于其它区域。


  与中国西部毗邻的中亚地区也是留学中国的重要生源地。2015年中亚地区来华留学生增长了10%,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区域排第二位。除了塔吉克斯坦之外,该地区所有国家都与中国签署了学位互认协议。由于地理上该地区与新疆相邻,经济文化关系紧密,所以中亚与中国的教育合作项目集中在新疆地区。


  中东地区处于欧亚大陆的腹地,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区域,然而,该地区的来华留学事业发展较慢。目前,除了埃及以外,中国尚未与任何一个中东国家在学位互认、合作办学等方面签订协议。中东地区与中国在地理上的距离与文化上的差异是双方在教育合作上的一大阻碍。2014年,中东国家共有41.7万多人出国留学,来华留学生只有12278人,占比仅为百分之三。015年中东国家来华留学生较上年增长率仅为5%,低于“一带一路”来华留学生增长的平均水平。无论从来华留学生的现有数量上还是从增长趋势来看,中东地区的来华留学事业有待加强。


  东欧地区同中国距离较远,经济发展水平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相对发达,本身教育资源较为丰富且毗邻英法等传统教育强国,因此来华留学需求不大,来华留学生数量很少且以学习汉语言的非学历学生为主。2015年,来自东欧的留学生人数仅有4684人,中国对东欧学生的吸引力有待提高。


  欧洲独联体国家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四国,这四国的经济和教育发展水平同波兰、捷克等东欧国家有一定差异,所以在此单列。这些国家同中国在教育方面的合作起步早,程度高,来华留学生数量较多,但留学生增长已经趋于饱和,与2014年相比,2015年来自欧洲独联体国家的留学生人数出现了下降的趋势。不过这些地区来华留学生中学历生占比较低,中国学历教育对该地区学生的吸引力有所提高,学历生比例从2014年的33%提升到了2015年的38%。


  东亚地区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仅有中国和蒙古。蒙古国2015年共有七千四百余人,较上年有一定减少,但是由于其与中国毗邻,经济文化等方面与中国联系紧密,因此留学生的绝对数量仍然可观。


  总体来看,在同中国毗邻的东南亚、南亚、中亚等地区,中国是重要的留学目的地,中国与当地政府有着广泛的教育合作;而在距中国较远的中东、东欧地区,来华留学的吸引力仍然不足。


  (四)中国高等教育的吸引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来华留学近几年的快速发展更多是中国经济发展与文化影响力增强的结果,因此,国外学生留学中国更多是因为看到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机遇,或者是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中国的高等教育质量对留学生的吸引力仍然不足。海外网站、论坛上列举的留学中国的诸多理由中,比较重要的有: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中国有古老璀璨的文明、在华留学能够更好学习中文,而中国的教育质量则被视为较不重要的因素。具体到留学生的学科分布,中国的优势学科主要集中在汉语言、中医等有中国背景的学科,以及像核能、工程、电子这种中国具有产业或科技优势的工科;在理科、商科、文科方面,中国高等教育的吸引力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高等教育吸引力不足的一个重要体现是中国难以吸引发达国家留学生,尤其是学历留学生。我们以2015年每年来华留学人数在人口中占比(R15)作为因变量 ,而将人均GDP、是否是“一带一路”国家、是否是中国邻国作为自变量建立了OLS回归模型。人均GDP对来华留学人数比例的影响并不是单调线性的,所以我们进行了分段回归,以6000元(样本中各国人均GDP的中位数)作为分界点。回归结果显示:当人均GDP小于6000元时,人均GDP与来华留学人数呈显著正相关(t = 3.19,p < 0.01);而当人均GDP高于6000元时,人均GDP与来华留学人数呈显著负相关(t = -2.08,p < 0.05)。在经济较落后的国家,能够承担出国留学并被国外院校接受的学生较少,所以在人均GDP6000元以下的区间内,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国家来华留学人数越多;而在人均GDP高于6000的区间内,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国家来华留学的人数越少,即便是在控制了其是否是“一带一路”国家、是否是中国邻国等变量之后,结果仍然显著。这表明在拥有足够良好的经济条件后,经济越发达国家的学生越不倾向于来华留学,反映出中国高等教育的吸引力还无法与欧美国家相比且尚未得到国际上足够的认可。


  如果考察学历结构的话,这种特征更加明显。我们以各国留学生中学历生的占比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结果学历结构与该国的人均GDP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t < -3.65,p < 0.01)。这表明经济越发达的国家来华攻读学历学位的学生越少。2014年人均GDP达到40000美元的国家中,2015年的来华留学生一共八万三千余人,而学历生仅有14466人,占比17.3%。


  (五)语言是阻碍一带一路来华留学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


  作为非英语国家,中国在吸引留学生时与英美等国相比有着天然的劣势,因为对于留学生来说,汉语是其来华留学的主要障碍之一。2012年前,有超过一半的留学生来华是为了学习汉语,到2016年,仍约有38%的在华留学生主修汉语。这一方面显示了来华留学生的结构有待改善,另一方面也表明汉语的国际化程度有限,大批留学生仍需要赴华学习汉语。从留学欧美国家的经验来看,留学生一般在母国完成对留学目的国语言的学习,而海外的汉语教学工作,尤其是依托孔子学院等官方机构的教学工作仍无法满足各国对汉语学习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一方面体现在师资力量的匮乏上:目前,拥有《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书》的教师只占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工作教师的1/5,对外汉语教学的师生比达1:1000;另一方面,海外汉语教学也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和标准,缺乏权威的教材。这令很多留学生无法在本国有效地学习汉语,来华之后更是由于语言障碍在课业上难以参与课堂,在生活中难以融入中国社会。



文章出处:全球化智库(CCG)编写、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人才国际化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