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5日

马丁·雅克:中国拥有一种对全球化本质的洞见

来源:观察者网




文 |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教授马丁·雅克



  从1800年左右开始,在两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世界起初被欧洲所统治。中国或多或少是隐形的,被分裂、被侵略,经济疲软。它并不属于大多数人认知中的全球地图的一部分,被忽视了。中国其实不需要被人们注意到,因为它发出的声音太微弱。西方设定了现代世界的参数,最早由欧洲引领,然后是美国。现代性是西方的同义词。但随后发生了变化。


  伟大的转折点是1949年的中国革命复兴,中国稳步地重新团结起来,取得了显著的成功。特别是1978年之后,中国经济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每年增长超过10%,并持续了35年。终于,世界其他地区开始认识到这一新的现象。中国的发展是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经济变化。如今,西方或世界各地对这种情况的反应各不相同。从美国和特朗普总统那里,我们看到一种反应,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寻求削弱中国,阻止它的崛起,最好还能颠覆这一进程。但其他的反应则更为复杂,有时是积极的,有时是消极的。为什么会消极?我认为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人们对这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所知甚少。这是一个原因。


  但另一方面,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中国非凡的经济转型和中国主动伸出的援助和友谊之手,赢得了这些国家的支持。非洲和其他区域的民意调查和传唱的歌曲表明,中国赢得了发展中国家中很多人的支持和赞同。此时此刻,我们展望未来,试图以一种现代世界中从未有过的方式去想象,因为未来曾一度只属于西方。但未来不是这样。接下来,我要提出七个观点,关于我认为中国将如何深刻影响世界。


  首先,1945年以来最重要的变化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崛起。然而在1945年,大多数国家还是处于被殖民状态。即使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它们也只占全球GDP的三分之一,尽管它们可能代表世界85%以上人口。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因为发展中国家现在大约占全球GDP的60%。从历史维度来看,这么短的时间内竟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革。


  我们正在研究一种可能性,即我所说的由世界大多数人口组成的全球秩序。我想提醒大家,西方现在只占世界的不到15%。在现代社会,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一种全球秩序的概念,它不再由世界上极少数人发明和创造。我认为,这将是过去200年中出现的最重要的民主化行动。


  第二点,战争。中国不是没有发生过战争。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元前221年华夏统一之后,很少有战争发生。例如,在整个亚洲地区内,中国与包括日本、朝鲜、越南等国家发生战争的情况实际上非常罕见。这段历史与欧洲历史完全不同,欧洲一直处于战争漩涡中。直到20世纪中叶,欧洲才真正休战。自中国经济崛起以来,特别是自1978年以来,中国崛起的其中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就在于鲜有战争发生。与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的历史相比较,这些国家的崛起都是以扩张和侵略战争为特征的。事实上,我唯一能想到的中国卷入的战争本质上是边境之战,这是完全不同性质的战争。我认为与西方时代的普遍情况相比,中国的崛起将给世界带来一种新的意识,即和平的重要性和可能性。




  第三点,治国之道、治理之法。通常在西方,当我们谈论政府时,人们只讨论政府的选举方式,而不考虑政府的效能。它能做什么?它能促进人口增长、经济增长吗?它能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吗?它能在社会上维持一定程度的和谐吗?在我看来,在治理能力方面,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标准截然不同。我给大家举个例子,说实话,中国是世界基础设施建设的领导者。西方或多或少已经放弃了这一点,它现在几乎不进行任何基础设施建设。如果你近期内去过美国,就会看到那里的基础设施状况。我来自英国,那里也是同样的情形。基础设施的重要之处在于它是面向未来的,要思考社会将走向何方。其次,它不仅仅是关照个人发展,而是关乎整个社会。是把社会看作一个整体,而不是简单地只关注各个利益集团。


  第四点,关于血统和民族。中国人认为自己是90%以上的汉人血统。当然,从历史上看,中华民族是许多不同民族聚居的产物。考虑到国家的幅员辽阔,无论从地理上还是从人口统计学上而言,它都蕴含着不可思议的民族多样性。而中国,由于其历史悠久,经历了一个长期的融合过程。不同血统的人融合在一起,直至今日,大多数人都认同自己是汉族。我想不出世界上(无论是大国或小国)还有其他类似的例子,中国的情况实属特殊。中国人认为自己是汉人的原因可能根本不是出于种族范畴,而是出于文化范畴。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


  中国封建王朝最后三个朝代中有两个不是汉族统治,一个是蒙古人,最后一个是满洲人。所以我认为这与西方的历史和民族国家的历史有着极大的不同,它们的创造主要围绕某一占统治地位的种族的排他性展开。中国则树立了一个新的榜样,我认为人们都可以从中学习。我不是说中国在这方面是完美的,但它为世界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历史榜样。


  第五点是中国的历史。中国的崛起在重新定义人们对历史的看法。西方世界认为历史始于西方的崛起,换句话说,大约出现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对中国而言,历史并非始于这段时期。


  回溯过去,中国人会向你讲述5000年的文明,或者只是从公元前221年秦朝的历史讲起,讲述延续2000年的文明。所以中国人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所有此类问题(例如南海问题),这与西方看待历史的方式不同。中国发展的特点之一当然也包括朝代的兴衰。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历史的连续性,非凡的连续性。


  今日,人们仍然认为孔子、孟子等伟大的圣人及其思想与中国正在发生的变革、前路何往、如何实践、如何治理国家等问题的思辨息息相关,这代表了一种新的智慧。这是对过去所学的重塑,不仅仅局限于近代的,而是追溯到很久以前的那些智慧。


  第六点是全球化。中国是全球化的坚定信仰者。中国也从全球化中受益。中国对待全球化的态度本质上是包容的。在中国,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是谁?我认为是超过总人口半数的脱贫人口。这与全球化在美国的运作方式截然不同,大概有多达30%或40%的人口,基本上被排除在全球化的益处之外。


  从本质上讲,这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兴起了保护主义浪潮。中国拥有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这不仅关乎一个国家,甚至不只局限于一个大洲,管理中国就是要管理很大一部分人类,管理很大一部分的全球体系。因此,中国拥有一种理解力和直觉,一种对全球化本质的洞见。某种程度上,这种洞见与西方盛行的体量小得多的民族国家是截然不同的。


  展望未来,我认为中国人很有理由相信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大势所趋。



文章选自观察者网,2019年10月13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