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03日

2020及更远的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在CCG这样说

来源:CCG


2019年,国际合作放缓,WTO改革亟需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和全球化面临新的挑战;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全球科技快速发展,5G、AI等高新技术的发展在互联网、教育等领域产生了深刻影响,国家间的竞争日益转变为国际化人才间的竞争; 中美贸易关系跌宕起伏,区域经贸合作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 同时,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构建对外开放经济新格局,推动国际人才创新发展,在国际舞台上的国际话语权日益提升,深度参与全球治理与全球化进程…… 

我们正站在迈向2020年的新起点, 国际格局、多边及双边关系、全球化发展等将会呈现怎样的新趋势? 更远的未来又将会发生什么? 在这里听一听来自不同国家的他们在CCG为你展开的未来图景。




中国对国际贸易体系的参与极为重要,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增长,各国都从中获益良多。正因如此,澳大利亚将继续坚定支持中国的经济增长。随着两国人民关系越来越紧密,经济互补性带来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多,澳大利亚一定会同中国以建设性的方式合作。在全球层面上,澳中将在一个稳定、强大、现代的国际贸易体系中促进两国的共同利益,推动WTO的改革。

——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部长西蒙·伯明翰(Hon Simon Birmingham)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中国未来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地位更加重要。中国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也需要认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发展中经济体的代言人,这可能给中国在参与贸易安排制定的过程中带来更多抉择。事实上,中国的利益诉求也将可能会在新的全球化贸易体系中得到最大化的满足。中国未来应该更多地发挥作用。”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劳伦斯在CCG发表“中国与全球贸易”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如何解决中美贸易争端?从中方角度分析,首先可以加快要素市场改革,加强社会保障网的建设。其次,减少利用市场力量获得技术的行为,并加快提升研究发展能力的提升;削减缩减贸易补贴,降低企业软预算约束能力。最后,设立相应的类似CFIUS的审查机构,并保证执行运行方面的透明度。”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CCG学术委员会专家胡永泰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基于双方存在的共同利益,中美两方应该加强联系,尽可能消除双方的误解以及由此产生的问题,并寻求一个新的方式来稳定双边关系。尽管中美贸易关系发展前景并不明确,但两国全面脱钩还是可以通过合作以及各界人士更多的交流与沟通来避免,民间智库的良好交流也应该保持下去。”

——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enneth R. Weinstein到访CCG

了解更多



“像所有战争一样,开始容易结束难。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还需要一段时间去协商解决。但是从结构层面上分析,中美两国都需要达成贸易协定。在未来的中美贸易谈判中,中国可以在坚持自己的三点原则的基础上,与特朗普政府就购买商品额度进一步协商,以此作为贸易谈判的突破口。”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PI)主席、澳大利亚前总理、前外交部长陆克文(Hon. Kevin Rudd)到访CCG

了解更多



“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将在全球未来发展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发展不仅仅在于发展的目标和方式,也意味着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和实现全面协调发展。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更是为全球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极大地促进了地区融合和发展并为全球发展提供了一个新机制。”

——联合国驻华协调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罗世礼先生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未来的国际局势有三种可能性:国际体系的碎片化;全球治理体系停滞不前;全球治理可能经历变革。谈及中美两国应对贸易战,在全球治理层面,中美两国需要寻找一种合理解释使国内民众能够恰当地理解国家正发生的变化。两国可以尝试建构一种新的能够相互认可的国际理论来一道加强推进全球治理。”

——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美国大学国际事务系杰出教授Miles Kahler 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2020年全球化进程将会继续推进。在更多不确定因素和全球化挑战的影响下,世界秩序可能会重新盘点和重新洗牌,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将会上升,获得更大的发展自主权。与此同时,经济全球化、人才全球化和技术全球化等发展趋势将继续延续,其中可能会出现曲折,但整体势头不会改变。在新的全球化进程中,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中国的发展道路和经验也将会得到更多国家的认可。”

——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

了解更多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以及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北京很有潜力成为下一个极具世界影响力的“全球政治城市”。中国将成为或者说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未来中国将不得不依赖进口。基于对这种情况的考虑,中国应以自身的长远利益为考量基础,去应对中美贸易问题以及中美日三国的未来合作。”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等国际研究院(SAIS)副院长、Edwin O. Reischauer东亚研究中心主任Kent Calder教授在CCG发表“‘中美日三国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对国际战略而言,观察大战略必须要有多维视角,不能只看国际关系。把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相结合,才能形成完整的大战略。中国并不是想要脱离发展中国家,客观事实是,中国同时具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共性,可以变成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桥梁。”

——著名国际问题专家、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专家、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所有贸易国都表示高度重视多边贸易体制机制,并致力于维护和改革多边贸易体系,现在的关键是如何用实际行动来实现这些承诺。中国有很多利害关系,但也为全球贸易体系的改革和完善做出了很大贡献。如果要取得多边进展,中国必须充分参与国际议题。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帮助制定和实施《WTO 2025》议程。”

——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Alan Wolff 到访CCG发表 “促进改善多边贸易体制机制“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当前WTO改革面临挑战,各成员国留在WTO机制内是必要的,应让WTO发挥更多作用,而不是削弱它。欧盟将会和各成员国一起加速改革进程,这符合各国的共同利益。中国已在国际贸易领域作出很多贡献,在WTO从1.0过渡到2.0的过程中,中国可以有更多新的在机制或规则方面的贡献,与欧盟一起推动多边贸易体系的完善。“

——欧盟委员会贸易总司世贸组织、法律事务与货物贸易司司长丹尼斯•雷东内(Denis Redonnet)到访CCG

了解更多



“未来中国应以长远的发展眼光去开放市场,以考虑自身和人民利益为基础采取措施。同时,中美未来也可考虑在气候变化等环境问题上展开更多合作。此外,中国可以成为推动WTO改革的主要力量,在全球治理中担任更为重要的角色。”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Steve Orlins访问CCG

了解更多



“目前全球日益增长的动荡局势对WTO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WTO改革已经刻不容缓,但还需要逐步实现。在改革过程中,中国应尽可能多地提供有关“竞争中立”的内容,这将影响中国国内的企业发展,并对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有重要意义。此外,WTO系统中将国家分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这一做法已不再适用于如今的情况。”

——WTO原总干事、巴黎和平论坛主席Pascal Lamy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维护一个多边、开放、法制的贸易体制是新加坡、中国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共同利益。像WTO这样的多边贸易组织以及国际规则对不论大国还是小国都十分重要,应该继续深化经济的融合。未来,“一带一路”以及RCEP还会持续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动力。ASEAN将会在2030年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这又是全球经济的一大推动力。”

——新加坡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Chee Hong Tat)在CCG发表“亚太地区自由贸易的未来”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改革开放几十年,变化最大的就是做中国人的尊严大大提高,这背后是中国的强。英国的脱欧公投和川普的当选,开启了不稳定、不确定的时代,这也可能会继续演变为更大的国际政治革命。但还可以在不确定性当中看到一些确定性。中国现在迎来了新的挑战,我们要有信心、有定力,既要以变应变,又要变中有不变。”

——CCG顾问、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傅成玉到访CCG

了解更多



“从较长趋势分析研判,今天的世界经济仍然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新经济形势下出现了大量的无形资产,在价值链中飘泊不定,在未来商业模式创新中将极其重要。同时,也希望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通过计算机对既有全球价值链环境条件和价值链接进行再学习,以探索未来更好的公共政策和价值链模式。”

——CCG名誉主席中国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在CCG发表“中国与全球贸易”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中国通过对外谈判解放了国内的生产力,解决了很多改革的问题。尽管如此,中国的贸易政策确实要进行大力调整。当然,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中国过去注重出口创汇,现在还要继续扩大出口。但是,中国以后要有更大的力量来增加进口。”

——CCG主席,国家外经贸部原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出席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并发言

了解更多



“下一个改革开放40年,中国不仅需要确定目标,还要预测国际规则的发展趋势。目前国际贸易体系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对其调整是完全必要的。在完善治理结构的过程中,应该坚持WTO基本原则;正确理解“不破不立”;坚持“一带一路”精神,推进全球化发展进程;妥善处理既有规则和新的实践中间的矛盾。”

——商务部原副部长、CCG顾问陈健出席CCG主办的“第五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并发言

了解更多



“ ‘三重合力’(The Triple Package)是一个正在演变中的概念。一是全球化的积极推动力,二是“一带一路”的潜力,三是中国改革开放精神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度融合。这三种力量给世界带来不可估量的互利机遇。当中国企业“走出去”与“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中国的全球化将会获得新的发展势能。”

——英国董事学会主席芭芭拉•贾琦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古巴已经加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之中,但是如何充分利用该倡议加强外方企业在古巴的投资,是接下来需要进一步讨论的重中之中。”

——古巴驻华大使米格尔•安赫尔•拉米雷斯•拉莫斯先生(Miguel Ángel Ramírez Ramos)到访CCG

了解更多



“随着市场环境的复杂化,中非的关系更类似于制造业的重新配置。与简单的贸易关系相比,这是一种更深层的关系。从长远来看,中非在工业制造业联系与合作的扩展将促进投资企业与被投资国之间的相互了解,进一步消除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壁垒与限制以及推动投资企业与被投资国共同发展。”

——非洲开发银行前行长唐纳德·卡贝鲁卡(Donald Kaberuka)访问CCG并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亚投行(AIIB)在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缓减贫困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某种程度上说,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很快将民众带出贫困的泥潭,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走了一条十分正确的道路。中亚五国在许多方面和世界经济相互联系、相互依赖,希望中亚国家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通道早日建立起来。”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萝扎·奥通巴耶娃(Roza Otunbayeva)在CCG发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国、中亚与大欧亚关系”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如何将公共事业与商业结合,让公共政策与经济政策协调发展是ICRC的一个发展目标,也会对企业的投资产生重要影响。面对世界各地的复杂形势以及商业活动能够带来的广泛的社会政治经济影响,发展“人道主义‘一带一路’”至关重要,ICRC愿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对国家提供沟通对话的渠道。”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主席彼得•毛雷尔(Peter Maurer)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亚投行的投资依然有许多增长的空间,成立至今的成就仅仅是个开始。它的成功在于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高标准以及良好治理的原则,并且积极同符合亚投行政策的其他多边组织展开合作。亚投行的经验证明,一个中国发起并得到全世界支持的亚洲组织,在世界各国的积极参与下能够对全球经济的合作和一体化起到促进作用。”

——亚投行(AIIB)副行长兼秘书长艾德明爵士(Sir Danny Alexander)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近年来中埃人文交流不断扩大,未来应持续深化教育、旅游等领域的合作,推动共赢共同发展,同时埃及也会向中国等国家借鉴学习经验。除了政府间的对话,中埃还应多开展非官方的对话,加强沟通与交流,从而促进对“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等的理解。”

——埃及前副总理、埃及金融监事局前主席、埃及投资总局前主席齐亚德•巴哈-埃尔丁(Ziad Bahaa-Eldin)在CCG发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国-阿拉伯国家经贸合作”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在这样一个体制结构变化多样的时代,教育者的工作目标是成为变革的领导者,而不是变革的接受者。全球化并非一种新现象,而是一种新的规划和活力。世界上一些古老的高等学府之所以能够保持长久生命力, 是因为其一直处于全球化动态发展之中。一所追求创新和知识融合的大学对于具有国际视野的学生而言,无疑具有强大吸引力。”

——美国杜克大学校长(Duke University)文森特•普莱斯(Vincent Price)在CCG发表“超越国界的高等教育模式及全球化背景下的大学创新”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 ‘人口,创新和城市规划’这个话题一直非常紧迫。人口和创新决定了未来中国经济的活力。聚集效应与创新的关系也牵扯到城市化的问题。目前,城市规划有一个误区,即认为大城市太大。大城市如果控制甚至减少人口,将会带来负面效应,导致人才离开,最终影响创新。”

——CCG资深副主席,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 用‘加速’来形容今天世界的状况恐怕再合适不过。市场,自然界,摩尔定律三大力量正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度影响世界。科技进步几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人的力量、机器的力量、思想的力量,作为整体的人类成了自然界中最大的力量,可以去改变许多力量。它们不仅正在改变世界,更是在重塑它,尤其是政治、伦理和工作三方面。”

——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CCG发表“科技创新重塑的全球化世界”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现在我们面临从单极到多极的世界,但是多极的世界一般是最不稳定的。所以,未来的世界充满机会,但也是一个VUCA(动荡,不明确,复杂,模糊)的世界。依托独特优势,香港经济未来的发展会实现“聚才”和“聚财”,而这是香港这样一个小的、全球最开放的经济所倚赖的两点。吸引全球人才也是香港可以为国家担负起的一部分责任。”

——CCG资深副主席,香港财政司前司长、香港南丰集团董事长梁锦松在CCG发表“香港新‘聚才’、‘聚财’之道”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经济增长在今后会与创新紧密相关,创新能够带来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会带来很多新公司的创建。创业是教育的一部分吗?你不仅可以教授创业,而且应该教授创业。在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孩子们坚持学习,同时也要创新,也要知道一些知识,也要知道一些事实。中美的教育体系应该互相学习,更多美国的学生也应该来中国。”

——美国前国务卿、斯坦福大学原教务长、斯坦福大学教授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出席CCG和劳瑞德国际教育集团举办的中国创业教育研讨会

了解更多



“中美两国都要有远见,要立足自身发展必须帮助较为贫穷的国家。“一带一路”绝对是很好的表现。未来,“一带一路”不只是在经济的发展以及政治的带动方面有所影响,最重要的是东西方文明的接触与交汇。文明的接触是“一带一路”将会给世界留下的真正的,也是最大的影响。”

——CCG联席主席、香港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到访CCG

了解更多



“社会创新、公开创新可能会弥补或者是减弱一部分现代技术的冲击。社会创新确实证明了市场经济的威力。现在有了互联网这种高科技平台,就可以更大范围地去利用社会创新的力量。中国更需要的是硬件创新,才可以支撑庞大的制造业。“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专家黄亚生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要从文明的角度来探讨未来,与其他因素相比,文明是最恒定不变的。中国真正面临的大挑战,应该是文明转型。解决的办法就是根据现在实事求是的情况来转型, 而不是回避或空想。发掘社会已有价值并找回传统的价值和文明,比推行一个完全不存在的新东西要好得多。”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主任郑永年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谈及儒家文化与企业管理之道,方太文化的基本法则之一是“德法管理”。西方管理并非就是制度管理。西方管理的基础也是建立宗教信仰和制度条约两者之上的阴阳平衡,而中国企业若是照搬西方的管理方法,将无法取得成效。中国人应该结合传统文化信仰,并结合部分西方理念,方能取得成效。”

——CCG资深副主席、方太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茅忠群在CCG发表“方太文化:儒家思想与现代企业管理之道”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如何改善中美关系?首先要努力建立共同的经济和安全机制。需要思考的是哪些经济和安全机构能够将中美捆绑到一起,而非分离。另外一点是民间社会。可以通过立法,让非政府组织所处的环境更加灵活。除了两国政府,两国民间社会也应该紧密合作,需要更加关注非政府组织。”

——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系主任戴维•蓝普顿((David Lampton))在CCG发表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关于中美关系非常重要的是各方都需要冷静下来,这是短期来讲最有必要的。中美关系有很多摩擦,但双方关系很成熟,中美应建立一个共同的管理机制共同管控危机。”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在CCG 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美国的权力已不像以前那样占主导地位,美国的联盟在减弱,而中国的支持者在增加。随着权力的转移,两国都在调整他们的大战略。中美两国都在调整国外的活动和两国关系,这个实践过程相信会发生很多问题。中国有繁荣的经济、强有力的领导者和一个精明的大战略。所以,关于中美关系,中国还是占优势。”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院教授韦爱德(Edwin Winckler)在CCG 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中美关系间的摩擦实际上大多来自于‘误解’,导致双方间的交流往往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近期的贸易战代表的不仅是中美间的摩擦,还象征了美国国内的政策变化。因此,这场贸易战只是症状,而非症结所在,只是更大问题的一小部分。CCG和百人会也将尽全力搭建双边友好关系的桥梁。在寻求解决方法的过程中,发展与机遇也将随之到来。”

——美国百人会会长吴华扬(Frank Wu)在CCG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尽管我对目前中美关系的态度并不乐观,但是我的确能看到两国关系恢复的希望。中国市场越开放,区域越开放,越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追求全球化的中国会更成功。现在的时代需要的不是自力更生,而是合作共赢。因此不管是在当下的处境中还是在未来我们共同努力重建友好关系时,中国的全球化发展也应该传递出这样的信息。”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兼中国商务与政治经济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CCG发表 “中美正面对改善关系的重要机会”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美国在对华政策的制定上要小心谨慎,中国也要非常谨慎地思考它到底想要什么。现在人类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时机,信息技术解放了劳动力,生命科学的进步延长了人类的寿命,物质的进步使人类的痛苦大幅减少, 这是属于人类的一个世纪。因此中国应该找到自己的方式,以友谊与合作去尊重共存。”

——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CCG 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西方和中国之间的积极力量对于中美满足各自的雄心壮志来说都很重要,这种合作有效平衡了可能发展为冲突的议题。气候合作对所有各方都至关重要,是合作的关键领域。中美双方应形成合力来解决这一问题,这是一项重要的共同利益。”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创始院长、“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CCG发表 “中美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主题演讲

了解更多



“各国的智库都面临着一些挑战和竞争。智库的政策制定者获取信息的渠道不同于以往,智库也要相应的做出改变,要更聪明、更好、更快。需要通过创新打造更有价值的研究内容和有效传播手段。智库可以改变社会,让社会更加现代化,可以促进改革,它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非常重要。”

——宾夕法尼亚智库研究项目主任詹姆斯•麦甘(James G. McGann)出席CCG联合举办的“2016中国智库创新峰会”并发表演讲

了解更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