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24日

崔凡:疫情如何影响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执行?

来源:CCG



2020年3月19日,全球化智库(CCG)以“中美‘战疫’合作与全球经济影响”为主题举办线上研讨会,邀请了相关专家学者就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的中美合作展开讨论,为促进中美共同抗击疫情,抵御疫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贡献智慧。会上,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执行情况,以及新冠疫情对协议中部分内容的执行的影响等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中美应加强政策对话和协调,通过经贸方面的对话和对现有协议的履行等方面的合作,遏制中美经贸关系形势恶化的苗头。


以下为崔凡发言全文:


谢谢各位老师,目前疫情仍在进一步发展。有很多专家讲,可能最艰难的时间会在几周以后,中国的疫情目前是得到了控制,但是在其他的地方可能还在进一步的发展中。

经济出现衰退,甚至是大萧条的这种可能性苗头也出现了。对于可能出现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应该说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即使是在疫情没有发生之前,我们也听到有很多专家学者都有所讨论。虽然对具体形式、具体的时间点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也听到有不少人曾指出危机来临的可能性。刘鹤副总理撰写的《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在学术界也是流传得非常广泛。

即使在中国国内经济比较困难的时期,也有很多人指出之后可能出现的最大的经济风险可能是来自于外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家的政策,货币政策虽然是灵活适度,但是一直是保持稳健;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执行的同时,我们也保持政府是过“紧日子”;“三大攻坚战”,尤其是防范系统性风险这方面的工作也一直在进行;这都使得我们在面临这样的大风险情况下,还能有一些较大的政策灵活空间。这几年我们通过持续推进对外开放,2014年以后中国对外资的限制程度逐年迅速下降,再加上国内的一些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措施,可以说是给我们应对目前的困难局面提供了一些基础。

那么我在这里主要是想讨论一下,在今后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执行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我认为这个应该是目前中美经贸关系中,尤其是在疫情导致的困境下,非常值得重视的一个方面。

实际上在第一阶段协议中,已经有一些条款的设定来应对可能出现的一些不可预料的情况,比如说第7.6条的第2款里面就讲到,如果因为自然灾害或者其他双方不可控的、不可预料的情况,导致一方延误,无法及时履行本协议的义务,双方应该进行磋商。那么从中美经贸协议的内容来看,前面几章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涉及到一些改革措施以及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提高等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的履行,我认为受疫情的影响不大,尤其是中方这一方面的改革措施的推进,仍然会按照预定的议程持续地往前推进。 

主要是贸易扩大这一个方面,中方在今后扩大2000亿美元的采购金额,这个问题目前已经出现了在协议中提到的不可预料的情况,双方应该对此要加强磋商在协议的第6.3条中间的第4款、第5款和第7款,也都涉及到这些问题。比如说第4款中讲到,美国应该确保采取适当举措,以便有足够的美国商品和服务供中国采购和进口。第5款中双方承认要基于市场价格和商业考虑开展采购活动,而且在特定年份市场状况可能会影响采购的时点,尤其在农产品采购方面。

第6.3条第7款,若中国认为其落实本章节义务的能力,受到美国采取或未采取行动,或者美国国内其他情况的影响,中国有权提出来与美国进行磋商。那么这些条款都是提供了一些灵活的机制。

一般来说,在某些国际经贸协定中,有所谓垂直融通(carry over/forward)条款和水平融通(swing)的条款。垂直融通就是,不同年份、不同时间段的融通,今年如果买少了,明年是不是可以多买一点来弥补。水平融通就是,这个项目买少了,那个项目是不是可以买多一点来弥补。但是在这个协议中间,这种比较清晰的融条款是缺失的,只有前面提到的几个比较含糊的灵活性条款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就更应该加强磋商和对话,使协议的履行能够尽量少受到影响。

我认为协议的履行,中方采购能力这方面由于经济上遇到的一些困难,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最大的问题可能会出现在美方的供给能力这一块上。由于目前的新冠疫情对全球的农产品生产可能产生不利影响,甚至在某个时期不排除出现农产品供应出现短缺的情况。到今年夏天和秋天以后,市场情况很难预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美方是不是能够保证足够的供应呢?

再有一个就是协议中间规定了能源进口的金额。最近一段时间,美方在石油方面正从出口转向进口,进行储备采购。目前国际石油能源价格大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能不能保证持续的供应能力?

再有就是美国现在的股市正在出现危机,存在进一步扩散的可能性,公司债市场也可能出现问题,这对它的经济运行情况会产生影响,实体经济生产能力受到疫情和金融市场的双重影响这些都可能影响协议的执行。 

目前由于疫情的发展,整个全球价值链受到影响,出现不确定性,尤其是目前有一些企业,它的中间产品零部件还有一些库存,可以持续那么一段时间。但是再过几个月,有些零部件厂商无法开工,中下游的企业需要的零部件难以供应,这个时候全球价值链可能出现一些混乱。这些都是履行协议中间可能出现的困难。

但是我认为中方在这个时间还是要尽量地去履行采购承诺。我们目前积极进行采购,甚至不排除在后面的一段时间更加积极地进行对外投资,采购更多的资产,这对于中方来说也是有好处的,也可能能够促进其他国家的经济,避免更大的萧条,这是双赢的。再有一个方面,我认为中国的包括一带一路”建设和新基建的这些措施是应对危机的很好的措施。货币的大放水可能能够对流动性的危机产生一些救急的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通过包括在新基建的合作这方面补齐发展短板,可能是一种更好的应对方式。

总的来讲,我认为中美之间应该加强政策对话和协调,美方应该避免出现在疫情中出现的种族主义言论双方通过经贸方面的对话和对现有协议的履行方面的合作,遏制中美经贸关系形势继续恶化的苗头。 

 

(本文根据崔凡先生在全球化智库(CCG)于2020年3月19日以“中美‘战疫’合作与全球经济影响”为主题举办的线上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