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5月23日

龙永图:让别人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一个伪命题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2016年5月15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京举行。CCG主席、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出席论坛,他强调了全球化进程对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意义,并指出,让其他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一个伪命题。



以下是他的发言实录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举办这次圆桌论坛主要是希望讨论两件事情:一是推动全世界的全球化进程,二是推动中国企业参与全球化。


  推动全世界的全球化进程这个任务很重,而且整个世界对全球化的认识很不一致,有些人认为全球化还在发展,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全球化正在倒退。特别是随着区域经济的发展,有些人甚至认为全球化已经“死”了。


  要讨论怎么看待全球化在世界的发展,怎么推动全球化的问题,首先就要明确中国的智库为什么要推动全球化?这是因为只有全球化的进程继续下去,中国的对外开放才可能有一个良好的大环境。如果全球化已经“死”了,中国的对外开放也很难,外部环境会非常恶劣。所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继续推动全球化在世界上的发展。

  

一、世界全球化的进程可能受到重大创伤


  最近的美国大选很热闹,形成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对峙。美国媒体最近有一篇文章提到现在美国的大选实际上是民族主义和全球主义的对抗。特朗普代表民族主义,而希拉里在某种意义上还是代表着美国长期以来的主流,就是推动全球化。开始大家并不把特朗普当回事,但现在看来他已经成气候了。这就说明全球化在美国这样的大国里面倒退了,世界全球化的进程可能受到重大创伤,可能会出现倒退。


  在战略层面上,我们对特朗普的观点还是可以发表一些意见。比如特朗普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观点是认为美国管的事情太多,要退回美国国内,以美国本土利益为重。国内有些人认为这样也不错,美国在我国南海的干预也会减轻。现在中国很多网民对特朗普很有好感,认为如果他上台,中国在亚洲的事就好办得多,美国就不会过多干预。从国内的具体问题来看可能是这样,但是从总体上来讲,特朗普的民族主义观点,特别是美国走向单边主义,会使全球体制受到重创。不能说美国起决定性的作用,但美国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美国的走向对全球化发展具有重要影响。更不要说特朗普在贸易上的极端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发展将是一场灾难。大家要关注这个问题,要推动全球化的发展。

  

二、中国搞市场经济为什么要让人家承认?


  我们的领导一直在强调现在是和平发展的时代,只有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和平发展才能实现。这是符合我们利益的,也符合全世界国家的利益。最近大家感到比较震惊的是欧盟议会突然提出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也是反全球化的一个行为,他们完全是从欧洲的国家利益出发做出这个决议。但是,他们找到的是一个错误的题目和错误的目标,他们可以在欧洲内部推行保护主义,但不能把中国当成一个靶子。从中国进行入世谈判的那一天开始,不是人家承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是从美国到欧洲的每一个代表,逼着中国人承认搞市场经济。


  自小平同志提出“市场和计划”的问题以后,一直到中央全会决定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到1992年才解决中国搞不搞市场经济的问题。中国从1986年开始进行谈判,一直到1992年,欧美国家逼着我们承认搞市场经济。当时的矛盾焦点是我们不承认搞市场经济,是人家逼着我们搞市场经济。最后我们说“好,我们搞市场经济”,但是要加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人家说“管你搞什么市场经济,只要搞市场经济就行”,这才解决了中国入世最大的问题,不是他们承不承认,而是中国想不想搞市场经济的问题。


  后来我们在入世协议中专门加入了市场经济地位的条款。这个条款是在反倾销的特定范畴里提出“要承认中国企业的市场经济地位”,注意是“企业的市场经济地位”。如果中国企业能够证明自己搞市场经济、取得了市场经济地位,中国企业在反倾销的调查中就可以适用WTO的一般条款,否则要适用替代国条款。


  当时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是非常基础性的条款,不涉及到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是讲企业的市场经济地位。之所以接受了这个条款,主要是当时中国的很多外贸企业相互杀价,你说这个杯子5块钱,他说4块5、3块5。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接受了让企业接受市场经济的规则,不要互相杀价,不要搞内斗。因为杀价使得中国企业不但没有得到好处,还反而遭到反倾销。所以我们才跟世界贸易组织提出了市场经济地位的条款,企业在反倾销的具体范畴里取得市场经济地位。


  好像国内也没搞清楚,加入WTO十五年以后让大家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我们反过来看一下,谁承认美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美国人、欧洲人补贴农业那么多年,那是市场经济吗?每一个国家都有不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的时候。不管是联合国,还是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贸发会议,没有一个国家组织拿出8条、10条来判断一个国家是否是市场经济国家。


  我们中国搞市场经济为什么要让人家承认?让美国人来承认我们搞市场经济,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我们每天找人家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让人家拿着一根棍子来敲我们,跟人家交换一点东西。跟澳大利亚交换的就是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这其实不合理。现在又搞到了欧盟议会来说不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而且是针对WTO十五年所有中国企业自动取得市场经济地位。我们不要再去证明了,他们现在认为中国企业还得继续用自己的行动来说明你是搞市场经济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这是一个伪命题。


  现在欧盟搞出这个东西是借着一个伪命题来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逆全球化之潮流。这个问题要说清楚,再不说清楚,中国老百姓也会失去信心。中国搞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从1992年起承认市场经济,到现在搞了20多年的市场经济,人家还不承认,我们老百姓怎么想?现在还有那么多人不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做了那么多年的努力不是白做了吗?这是很大的问题,一定要想清楚。我们从来没让他们承认,为什么要让欧洲来做一个决议呢?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全球化的进程还是很曲折的,包括欧盟做的决议,贸易保护主义在欧洲势力强大,反全球化的力量很大。


  我们这样的全球化智库就要大声疾呼,为经济全球化、为全球化发展做出贡献。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全世界推动全球化的发展,第二个任务就是推动中国企业参与全球化,推动中国的人才更加国际化。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任重而道远,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希望大家积极参与、建言献策,把全球化的进程继续进行下去。中国现在总是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悖论,中国国内也要推动全球化的进程,否则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没有好的外部环境,就没有理论基础。假如全世界都在搞民族主义,全球化和改革开放就难以继续。

  

三、遵守全球的规则,才有可能参与全球治理

  

  今天讲全球治理,我认为讨论全球治理有三个前提条件:一是要认可全球化的理念,全球化的理念都不认可,就没办法搞全球治理;二是尊重现有的全球体制。以联合国为代表的世界银行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等一系列全球体制,要尊重这个体制,不能颠覆这个体制;三是遵守全球的规则,才有可能参与全球治理。中国在这三个方面都是合格的,我们认同全球化的理念,进行了改革开放,尊重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球体制,并且承诺遵守全球的规则。


  当然,这是在非常理想化的情况下。我们要以一种包容的、开放的、灵活的态度来对待全球治理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比如全球化理念存在不同的意见,我们可以进行争论,包括对特朗普的看法,我们可以争论,不能一棍子打死。对国内民族主义的说法也是要做好引导工作。比如全球体制现在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可以发展。


  根据亚洲基础设施发展的需要,根据“一带一路”建设的需要,我们提出了亚投行,得到了全球几十国家的支持。我们建立亚投行也不是为了取代世界银行,也不是为了取代亚洲开发银行,而是一种补充。是要以包容的心态来对待。规则也是这样,WTO不太作为,TPP制定了一些新的规则,这些规则代表了世界贸易前瞻性的问题,我们就要包容,甚至采取支持的态度。在推动全球治理的过程中,要提出创新、活力、包容。美国人要包容亚投行,中国人要包容TPP。这样才能体现中国的创新和活力,同时我们也一样尊重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创新能力。如果采取这样的做法,全球治理就可以做好。对只有全球化理念出现的新观点采取包容的态度,对全球体制中出现的新机制采取包容的态度,对全球规则体系中出现的新的规则体系采取包容态度,才对中国企业的发展有好处。否则在新体制没有建立之前就把现有的体制搞乱了,对中国企业也没有好处。

 

四、不鼓励中小企业冒然“走出去”


  我们通过实践证明,中国加入全球化是明智的选择,但是问题总是会不断出现的,例如现在我们面临的就是欧盟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其实这是我们自己找出来的问题。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用不着任何国家承认,况且我们还是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不是为人所难吗?他们永远不会承认。


  除了国家层面,我们国家企业走出去参与全球化也面临着困难。中国改革开放30年,开始主要是依靠国有大企业的数量扩张,交给几个大企业,GDP提升的很快,这也是符合规律的。“一带一路”开始都是做一些基础设施项目,特别是用亚投行私募基金的项目,比如亚投行第一个项目就是“中巴经济走廊”,这是带有国家战略外交的考虑。在这种情况下,国有企业作为“走出去”的先锋还是合乎逻辑的。开始“走出去”亏损和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就让国有企业先顶一顶,反正国有企业的后面也有国家支撑。


  大的格局形式了,主要基础设施、产业园区的构架已经建立起来了,民营企业再“走出去”就比较合乎逻辑。像新希望这样的民营企业自己可以单打独斗,自己有本事“走出去”。一般来讲,我是不鼓励中小企业冒然“走出去”,因为突然进入国外市场就是两眼一抹黑。所以先让大企业“走出去”,先让国家资金支持的企业“走出去”,这样比较稳妥。


  至于国外对我们企业的歧视,我们要严格要求自己,还要了解当地的规则。要高标准、严要求比较好。不要动不动就说人家歧视我们,不要求自己就永远无法进步。

  

五、辩证地看待中国与TPP的未来


  全球化伴随着不同国家和不同组织之间的博弈,TPP和中美之间的博弈,对中国绝对是坏处吗?现在有两个不同的声音,改革开放将近40年来经常是被倒逼着走出来的,外汇的巨额储备就是始于加入WTO以后低附加值的、环境污染的工业化的崛起。我认为应该辩证地去看TPP对于中国的未来。


  首先,对TPP要采取开放的态度。在TPP还没有达成协议的时候,国内的主流媒体就在反对。但是很多媒体都还没有搞清楚,就开始反对。好像美国人干什么他们就要反对什么,这样还参与什么全球化?没有是非、没有原则,没有原则在国际上站不住脚的。我们首先要搞清楚TPP讲的是什么东西、TPP主要的内容是什么。


  在多哈会议以后,因为WTO长期没有作为,不能制定新的贸易规则。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借用自己强大的政治、经济、贸易的影响力,参与了原来几个小国发起的名不见经传的贸易协定。加入了新的环保标准、劳工标准、保护知识产权的要求,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规范。这些问题在WTO长期争论不下,在TPP的推动下达成了协议。在我来看这是好事,是推动全球贸易规则往前走的重要一步。


  (本文根据嘉宾在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的发言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论坛简介
  中国与全球化论坛,是国内少有的由智库举办的全面汇聚官、产、学各界高层精英于一体的圆桌论坛,深入观察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大趋势、机遇与挑战,为中国全球化发展提供前沿性理论支持和鲜活案例,并以“建言献策”的形式助力中国的全球化战略。2016年第二届圆桌论坛由一场开幕式、四场分论坛、午餐会、青年领袖圆桌晚宴组成。龙永图、陈启宗、吴建民、王辉耀、崔明谟、郑永年、迟福林、伍淑清、刘永好、唐修国、徐小平、王广发、陈爽、戴志康、方方、高红冰、郭盛、刘文波、马骏、秦洪涛、阮小明、王小川、王阳、魏加宁、夏华、张燕生、向松祚、关新、杨锐、易珉、王伯庆等近两百位官、产、学界精英出席论坛。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