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5月26日

魏加宁:产业转型升级首要的是制度转型升级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2016年5月15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巡视员、研究员魏加宁出席并发表演讲。以下是他的发言:

  制度安排需要转型升级

  产业转型升级首先需要制度的转型升级,制度安排要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这里首先要考虑企业的破产制度安排,因为转型升级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企业转型失败。转型失败怎么办?现在的企业破产法有很大的问题,一方面它解决不了民营企业家的破产保护问题,造成民营企业家一旦破产,有时因资产甚至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只好跑路;另一方面,它也解决不了国有企业僵尸企业退出的问题。

  再有一个制度安排是资源的配置,现在资源配置是仍然把大量的资源,金融资源、信贷资源配置到创新很少,效率很低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凭借着国家信用,不用做任何努力,从一些金融机构拿到大量的信贷资源,然后转手。他拿到的是优惠低息的贷款,然后再加钱给到别人,这算不算剥削?大量的资源配置到国有企业以后,民营企业效率高的,创新能力强的拿不到贷款。所以我想转型升级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什么?现在很多人都在讲换挡,说是中高速到低速,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质的档,从国有企业换到民营企业,从政府换到民间。尤其是信贷资源的配置,必须转型升级,必须转向民营企业,来支撑民营企业的转型升级,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就是产业转型升级首先需要制度的转型升级。

  制度转型必须依靠理论的转型升级

  制度的转型升级又要靠什么?必须依靠理论的转型升级,首先是经济学理论的转型升级,也就是说要思想解放。改革开放37年经历了三个大的周期,也可以说是三次大的转型升级。贯穿其中的一个基本规律是什么?那就是每当我们遇到了困难或危机时,都一定是先有思想解放,通过思想解放带动理论创新,通过理论的创新带动改革开放,再通过改革开放带动产业的转型升级,然后带动经济的增长。今天我们正处在第四个周期的起点,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经济下行,传统发展模式难以维系,转型升级迫在眉睫。形势需要新的理论创新,需要理论上的转型升级。首先就是要重新审视民营资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定位。我们不能再用过去实用主义的态度对待民营资本了。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字,去年四季度,特别是今年以来,中国民间投资增速明显放缓,占全部投资比重也出现下降。1-4月份,民间投资82393亿元(人民币,下同),增长 5.2%,增速比一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比全部投资低5.3个百分点;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2.1%,比去年同期下降3.2个百分点。民间资本投资下降非常快,它提醒我们必须要给民间资本在理论上准确的定位、法律上可靠的保障。

  劳动价值论必须转型升级

  我们常说劳动创造价值,但西方经济学看来,产品卖出去后劳动价值才能实现,产品没有卖出去,劳动价值就没有得到实现,价值就是零。例如僵尸企业,劳动再多、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就是零价值的劳动。另外还有一种劳动,这边盖楼、那边拆楼,实际上它是个负价值的劳动,两个是对冲的,但是我们在统计GDP增长中都把它计算进去了。其次是关于知识分子的脑力劳动尊重不够的问题,一个现实的政策表现就是规定专家学者参加课题不能拿劳务费和专家费。结果是什么?就是有关经济形势的各种会议上,投行专家越来越多,而专家学者已经请不到了。这就是政策误导的结果。第三种是必须充分承认企业管理者的劳动是创造价值的,而且可能是更加重要的劳动形式,没有企业家把各种生产要素组合、运营起来,再多的工人也无法创造出价值。可见,劳动价值论不创新,不转型升级的话,产业升级是不可能的。

(本文根据嘉宾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的发言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论坛简介
  中国与全球化论坛,是国内少有的由智库举办的全面汇聚官、产、学各界高层精英于一体的圆桌论坛。圆桌论坛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旨在深入观察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大趋势、机遇与挑战,为中国全球化发展提供前沿性理论支持和鲜活案例,并以“建言献策”的形式助力中国的全球化战略。2016年第二届圆桌论坛由一场开幕式、四场分论坛、午餐会、青年领袖圆桌晚宴组成,近两百位官、产、学界精英出席论坛。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