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5月26日

马骏:解决社会资本进入绿色产业的四大瓶颈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2016年5月15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京举行,就新形势下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遇到的机遇与挑战进行深入研讨,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出席论坛并发表以下观点:

  绿色发展、绿色金融是“十三五”五大理念中的重要议题。很多人在考虑政策的时候往往会抱怨很多政策选项都面临两难,但有些对调结构是有利的。我认为有些选项既能帮助调结构也能稳增长,其中一项就是用绿色金融的手段支持绿色发展。但从国内、国际几方面研究都发现社会资本进入绿色产业遇到很多瓶颈,至少有这四方面问题。

  瓶颈一:外部性制约

  第一个所谓外部性比较难。最典型的在环境领域当中,比如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它就能减排放,减排放以后空气也比较清洁,使周边地区很多老百姓受益。但是这些老百姓没有付钱给新能源汽车企业,因此这个企业的回报率就不够高,所以这样的项目成长就受限。各个国家有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的国家用碳交易的办法,把一部分的利益从排放高的企业转移到排放低的企业,还有一些国家用比较强有力的环境政策,来惩罚那些污染型的企业,同时把资源挤压到绿色企业当中去。但是所有这些政策,至少在某些国家来看还不足以动员充分的民间资金进入到绿色的产业,因此绿色产业的投资还面临着很大的缺口。

  我们的想法,就是几乎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用起来,包括在金融领域中各种各样的工具。如果一个国家财政能力有限,环境执法能力有限,你就必须要考虑如何更多的在金融领域当中采取放心的措施。我们已经看到了,比如说德国他们已经用的绿色贷款贴息的政策,一块钱撬动几十块钱的民间服务。也有国家和国际组织,包括在中国做的一些项目,给绿色项目的担保,降低绿色项目融资的成本,效果也非常好,这都是我们未来可以借鉴的,用于克服或者是部分的对冲外部性的一些手段。

  瓶颈二:期限错配

  第二个瓶颈是所谓的期限社会的问题,大量的绿色产业,其实是中长期的项目,包括固废处理,新能源项目,还款周期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但是大量的项目不可以,因为银行能提供的平均贷款是两年,所以必须从内部来解决问题。一个方法就是再融资,让银行直接发中长期债券,来解决期限错配的问题。

  瓶颈三:信息不对称

  第三个瓶颈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因为绿色行业很多是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技术,你如何定义这些产业,这些产品的技术是绿色的?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有点像医学医药品,如果你不对这些绿色产业,绿色项目进行界定的话,可能会出现问题。就是有些企业说把资金用到绿色,来套取资金,实际上并没有用在这上面。我们要减少投资者的识别成本,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要做,要求企业,特别是上市企业要披露环境信息,只有充分披露环境信息,这样资本市场才有能力去识别哪些企业是绿色的,哪些企业是棕色的。

  瓶颈四:风险判断分析能力缺失

  第四个瓶颈是对环境风险的判断能力或者分析能力的缺失,为什么这样讲呢?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英格兰央行做了一个对保险公司环境风险评估,他得出的结论,保险公司持有的资产都是在传统石油行业中的话,中长期来看,这些行业的资产是他们所持有的石油股票很可能会大幅度减持,因为我们已经签订了《巴黎协议》,目标就是把气侯变暖的幅度控制在2度之内,这就意味着未来全球可以排放的二氧化碳是有限的,因此全球可以燃烧的石油也是有限的,相当部分在地下的石油储备可能都是无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有了这么一个压力测试和风险的分析,就可以提前让机构投资者,包括我们刚才讲的保险公司重新配置资源,把更少的资源配置到污染性高排放的产业,而更多的把资源配置到绿色、低碳的行业。

  这个大的概念已经在我们的决策层形成了,要推动绿色发展的共识,总体方案也提出了建设我国绿色金融体系,也有相关的内容。未来我们要从好几个方面来推动我国自己的绿色金融体系的建设,包括继续发展绿色信贷,要做大普惠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绿色基金,建立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体制等等,通过这些努力来构建能够动员更多民间资金进入绿色金融体系。

(本文根据嘉宾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二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的发言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论坛简介
  中国与全球化论坛,是国内少有的由智库举办的全面汇聚官、产、学各界高层精英于一体的圆桌论坛。圆桌论坛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旨在深入观察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大趋势、机遇与挑战,为中国全球化发展提供前沿性理论支持和鲜活案例,并以“建言献策”的形式助力中国的全球化战略。2016年第二届圆桌论坛由一场开幕式、四场分论坛、午餐会、青年领袖圆桌晚宴组成,近两百位官、产、学界精英出席论坛。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