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6日

平行论坛二:如何在一个波动市场中正确评估公司价值 | 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2016年12月2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三亚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在海南三亚开幕。德勤中国华北区财务咨询领导合伙人陈尚礼(Jimmy Chan),奥迈企业顾问(上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师迪特,Apostle投资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tthew Mouw,普华永道中国/香港高级合伙人陈少瑜,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参与平行论坛二“如何在一个波动市场中正确评估公司价值”的研讨,CCG副秘书长李卫峰主持讨论。




  CCG常务副秘书长李卫锋认为,关于如何正确地评估资产价值,尤其是在一个波动的市场中,在海外市场中正确地评估资产价值,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虽然在理论上,可以运用各种数学模型来评估资产价值,好像很简单,但是在实际市场中,各种政策上、文化上、甚至宗教上的因素都会影响到评估。他认为,在国际市场中进行并购所要面对的局面,远比一些“走出去”的企业家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它还牵涉到文化、语言方面的因素,风险往往会很高。对此,他建议,企业在对外投资时,要牢牢咬住价值投资这个基本的点,聘请专业的服务机构对目标对象进行深入全面的尽职调查,以期最大限度地避免风险。




  德勤中国华北区财务咨询领导合伙人陈尚礼(Jimmy Chan)表示,在进行并购时对公司价值的评估与一般情况下的评估有很大的区别。在并购时,企业对被并购企业的评估,不仅要评估其当下的性价比,更要考虑该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否有持续经营的优势,同时还要考虑在并购回来以后,怎样将它的业务做得更好,也会考虑怎么样把它现有的产品、现有的技术、现有的市场与我们现在的业务结合起来,产生协同效应,这都是企业在并购时的评估与对一般投资评估的差异之处。Jimmy Chan强调,充分了解并购标的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风险非常重要,企业在进行并购前,要对目标企业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风险进行非常全面的尽职调查,这就需要请专业的顾问来做专业的事情。所以,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只有将前期的尽职调查工作做好了,就可以避免后续的一些损失。




  安迈企业顾问(上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师迪特指出,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应该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税务上。首先要做好税务尽职调查,因为税制是建立在一个国家的法律基础之上,而国与国之间的法律体系不一样,税制也有很大的差别,如果不做好尽职调查,不把投资对象国的税制搞清楚,往往会对投资结果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会导致投资失败。其次要做好税务架构安排,比如投资人的上游架构是什么样的,融资架构是什么样的,要不要设立中间控股公司等,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国外企业对这一点非常重视,国内企业通常都会忽略这些。再次,要做到税务合规,遵守相关税收法律规定,不要将自己置于法律风险中。最后,一定要有专职人员从架构、运营、供应链等角度统筹考虑税务问题,也就是如何把税负降到最低。




  Apostle投资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tthew Mouw从管理的角度分享了对公司资产价值评估的经验。第一,不同的目标公司对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价值,没有可以统一的标准。所以如果要定价,第一步得有一个怎么用这个企业的三到五年的计划。第二,估值没有确定的价格,而是一个最低和最高的范围,因为不同部门对目标企业优缺点的看法不尽相同。好比有半杯水,销售部和市场部觉得再加满水就可以解决,而会计部和生产部说没那么多水,得裁杯子。作为管理人员,两种看法都需要,给乐观的减一点,给保守的加一点,最后会有一个合适的范围。第三,收购是一个短跑,因为钱很容易管,可是收购后还得执行和管理,短跑就变成了马拉松,因为人的管理非常难。他以联想收购IBM以及达能收购乐百氏和娃哈哈在企业融合方面的实例,提醒企业家如果管不过来就最好别买。




  普华永道中国/香港高级合伙人陈少瑜从三方面谈论了对估值的思考。首先是看什么?从财务报表看到的固定资产、存货和金融资产等有形资产还不是企业的全貌,更多的是无形资产在起作用,包括跟供货商和客户等上下游的关系,以及跟政府、银行和社区等社会的关系。要看清楚每个业务、每个资产在每个地方的运营模式,以此来确定其创造价值的本质。其次是怎么看?现在的世界瞬息万变,从评估技术角度来讲,什么都去考虑是不可取的,要花时间弄清楚到底这些不确定因素对收购对象本身的要素有什么影响,然后再一个个分析,其中一个参考思路是采用期权定价。再次是从哪个角度去看?第一是社会、市场和公众等所有市场参与者都认可的市场价值;第二是对于两个特定投资者所认同的价值;第三是对单个投资企业的价值,叫投资价值。他特别指出,要想帮助企业赢得海外并购需要考虑这些价值的协同效应。




  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指出,传统的财务估值模型大部分是线性外推,过去怎么样以后还会怎么样。现在的问题在于过去和以后可能完全不一样。他把波动的市场比作黑天鹅湖,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一个个黑天鹅事件就是波动的来源。他认为估值不光是战术的问题,更多的是战略上的考量。比如认为投资某个公司好,因为它有α能融到整个产业链,最后发现买到的是全球产业链波动的β。他表示,未来市场的风险释放已经转向了欧洲。现在大部分人认为意大利公投过不了,这种情况下就有大幅折价的资产交易机会。他建议大家不管是境外交易结构,融资提供方,还是财务顾问方面的安排都要做好充分准备。特别是铁矿、油等资源类的整个操作基本都是顺周期的,我们很多传统交易也都是买到价格的最高点,现在要有一种逆周期的思维去准备好相应的交易。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