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8日

平行论坛六:中国在美投资——战胜政治和监管挑战、迈向新高峰 | 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2016年12月2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三亚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在海南三亚开幕。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何宁,上海美商会会长、原美国驻上海总领事Kenneth Jarrett,美国史迪威基金会执行董事、美国史迪威国际创新集团总裁李曦,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会长Jacob Parker,北京职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Jeffrey Bernstein,美国科文顿律师事务所公共政策与政府事务总负责人、合伙人Timothy P. Stratford,法政集团董事长王广发,参与全体大会六“中国在美投资:战胜政治和监管挑战、迈向新高峰”的研讨,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主持讨论。




  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表示,近年来中国企业对美国投资大幅度增加,中国企业怎样更好地在美国投资,这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他认为,虽然特朗普先生担任美国总统以后,将会产生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是,对于中美投资的影响,积极因素将大于消极因素。比如,特朗普先生特别注重发展美国的制造业,而制造业正是中国的强项,中国的很多制造业企业也希望能够在美投资,所以,这在某种意义上也符合特朗普先生的一些重要的政策主张。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中美之间的投资关系总的来说不会受到大的影响,中美投资关系将会保持其连续性。对于中国企业赴美投资,他建议,一定要抱着双赢的态度,而不能从企业自身单方面的利益出发,如果这样,投资将会更容易取得成功;同时,一定要依法办事,对美国的相关法律规定研究清楚后再进行投资。




  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何宁认为,对美投资不仅仅是中国的投资者感兴趣,实际上世界上的投资者都把美国作为一个投资首选目的地。这其中的原因很清楚,因为美国有较大的消费市场;另外,它的社会基本稳定,多年没有战乱,安全程度较高,在美投资的回报较为可观。而相较于美国,世界上一些地方的区域性战乱,欧洲的难民压力,都影响着投资者的决策。他表示,我们在分析中美经贸关系或进行投资决策时,应该认清一点,那就是中国和美国都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中美之间不仅仅是单纯的经贸关系,而且还是受多边框架制约的关系,正因为有了世界贸易组织多边规则的制约,中美经贸关系才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他还特别提到了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对外国投资的审查,CFIUS会对一些可能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外商投资交易进行审查,对此,中国企业不要因为其审查的不确定性而去规避他,而是要面对这种不确定性,要在投资的最初阶段把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如果在早期阶段通过了CFIUS的审查,那么在投资过程中在安全问题上就不会遇到大的障碍。




  上海美商会会长、原美国驻上海总领事Kenneth Jarrett认为,美国经济对于中国投资者整体而言是开放的,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也越来越高,今年头10个月已经达到了170%多的增长速度。同时中美是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经济的互相依赖程度会不断增加,这是对未来态度乐观的来源。他指出,特朗普上台之后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其实并不真的是大选之后才出现的,在以前其他人当总统的时候也有,比如中美在贸易领域的一些摩擦。关于中美双边投资协议,他认为对美国公司而言他们仍会大力推动,因为它能够解决美国在中国市场的准入问题。对于中国而言,他建议应当主动提供优惠条件,鼓励美国把负面清单减少一下,从而把市场的担忧取消掉,以吸引美国来谈双边的投资协议。另外,在市场准入方面中国的姿态可以更开放一点,比如减少对投资资本管制,这样会对谈判有好处。




  美国史迪威基金会执行董事、美国史迪威国际创新集团总裁李曦根据自身经验,从实际操作的角度对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提出几点注意事项。他认为,第一,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由于自身对美国的法律政策、市场环境、社会环境等方面,往往不可能有非常到位的了解,因而有必要购买专业机构提供的在商务、法务、财务、金融等方面的专业服务。在这些服务上的花费是非常有必要的,将会省去之后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时间和成本。第二是必须要遵守当地行业的游戏规则,在此基础上来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和经营方式。每个投资目的地的具体情况不同,因而不能以一种模式遍行天下。第三,对于私人投资者、中小企业家来说,一定要有一个平等的心态,尊重被收购方,与对方平等协商。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会长Jacob Parker指出,美国新一任政府上台后会对投资产生什么影响比较难做预测,但可以看看现在已知的事实。第一,特朗普两周前和美国全民签订了一个协议,他就任100天内会有一些新政策,但他想执行的法令对于中国的影响其实不如外界想的那么高,主要因为它是美国的一个例行工作。第二,特朗普竞选期间说过会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这也是美国的一些法律21条和23条里的规定,特朗普希望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他认为考虑到中国市场,特朗普不一定马上就会采取这样的措施。另外他还指出,未来双边的互惠互利开放是众所期待的。如果中国的企业要进入美国一路畅通的话,他们也期待着美国公司进入中国一些市场时能够得到同样的开放对待。他表示,一些州的公司和政府都非常欢迎在美国进行绿地投资,特别是制造业,因为会给美国带来工作机会,而并购方面可能在未来有较多争议。




  北京职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Jeffrey Bernstein对特朗普上台后中国在美投资的前景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特朗普的利益很清楚,以美国经济发展来看问题。他觉得不确定性更多的是国会。比如,最近有议员写信给白宫,建议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在审查过程中考虑企业背景,如果投资背景是一个国有企业,美国也要进行考虑。这可能也是我们要考虑的一个新概念,美国不仅仅是看所有中国的投资者是一个类型,他们要归类不同的投资者。这将给我们要投资国外的企业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情况,但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可能有好处。另外他指出,根据他们的调查,所有中国企业在美国要面临的问题排在前面的是人才问题,而不是政策。因为如果要做一个全球性的企业,需要在每个国家招合适的人才,不仅要求他们接地气,也要了解企业文化,在国际层面很顺利的接触。这个问题目前没有很好的解决,需要一些新的方案。




  美国科文顿律师事务所公共政策与政府事务总负责人、合伙人Timothy P. Stratford表示,到2030年之前,美国将会花8万亿美元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相信中国将会在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他指出,目前美国有一种不公平的感觉,如果知道这些声音的原因,就可以理解怎么消除这些批评的办法。他认为原因之一是中国公司在美国很多行业可以进行投资,而美国投资者却不允许在中国进行相同行业的投资。二是中国最大的投资领域是IT领域,但是美国公司要想在中国进行IT投资非常困难。另外,美国人担忧两国对国家安全的定义不同会影响到国外的投资。他认为谈到这些问题并不是因为很悲观,而是希望从困难出发谈到怎样去改善。他分享了帮助一些中企通过CFIUS审查的经验。一是千万不要低估他们会给你冠以国家安全问题的可能,二是可以在收购之前加入CFIUS的尽调,这之后就不用再受到审查的问题,就可以进行接下来财务方面的尽调了。




  法政集团董事长王广发在谈到美国的投资环境时表示,不管美国总统如何换届,中美友好的前程是光明的,因为,中美双方在投资、交流、人文、教育、科技等方面已经互为认同、互为包容。他认为,特朗普如果以美国的利益作为导向来发展经济,那么他离不开中美间的贸易合作,互利互赢将拉动中美关系。他还认为,美国有良好的投资环境和法律体制,这是吸引投资者的主要因素之一。在具体投资事项上,他建议,在投资之前要进行项目调查,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在进行收购的时候,要对收购对象的债权债务、经营范围、经营性质等进行全面调查,一旦企业在收购后改变了原有企业的经营性质,必须要报政府批准,从而避免违反当地规定的情况发生,尽最大努力避免收购风险。他提醒投资者,一定要以法律的思维,按照法律的规定去投资、合作、收购、兼并、调查、研究,不调查充分不决策,不研究彻底不行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