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8日

平行论坛七:中国与东亚及东南亚区域合作发展 | 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

来源:CCG
fiogf49gjkf0d




  2016年12月2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三亚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在海南三亚开幕。Smadja & Smadja战略咨询董事长Claude Smadja,苏宁集团LAOX执行董事傅禄永,印度D.H.律师事务所合伙人Santosh Pai,佶帝集团创始人、主席、马来西亚拿督斯里、世界华人经济峰会联合主席叶绍全,塔塔集团中国区总裁詹宏钰,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总经理郑斌,贵州海上丝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张钊,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亚非研究所所长周晓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参与平行论坛七“中国与东亚及东南亚区域合作发展的研讨”,Smadja & Smadja战略咨询董事长Claude Smadja主持讨论。




  Smadja & Smadja战略咨询董事长Claude Smadja表示,中国公司和南亚及东南亚公司之间合作的前景越来越明朗,一方面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国家对于中国的投资更加感兴趣,欢迎中国的企业进行投资;另一方面中国的企业也热衷于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拓展特点市场,原因是中国经济的增速放缓,一些企业需要更多的内生增长。但是获得机遇的同时也蕴藏着许多的困难和挑战,比如欧洲、美国新的情况会对中国公司在亚洲投资和发展带来一些影响。他认为应利用机遇来克服挑战,这个需要领导者和管理者支持这种合作发展和投资,才能确保投资可以获得回报。




  苏宁集团LAOX执行董事傅禄永用三组数据描述了目前中国消费者和日本的关系。第一,平均每年中国到日本的游客人数是500万人,其中150万人是通过游轮的方式到达日本,另有150万人是通过自由行到达。保守估计2016年日本接待约650万中国游客。第二,2015年中国人在日本消费总额为400亿人民币,通过跨境购模式采购日本商品总金额也是400亿人民币。第三,日本每天为中国发放的签证总数占发放给全世界签证总数的三分之一,此外日本对中国的游轮游客免签。傅禄永认为,收购日本企业后,中国游客到日本大量采购时最大的一块蛋糕是被中国企业获得的。中国企业走向日本,利用日本制造的基础来提升中国品牌的质量,把以前的国外品牌中国制造反向推进,将对中国品牌的提升和产业的转型带来很大机遇。同时他指出,在收购日本企业过程中,无论是文化差异、技术壁垒还是法律冲突,中国企业将面临非常多的困难,但是他表示中国企业走出去这条扎实和务实的道路,无论是从战略的高度,还是从继续操作的层面都能看到希望并最终获得成功。




  印度D.H.律师事务所合伙人Santosh Pai指出,现在印度的GDP增长已超过了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基础设施的这种需求也很大,同时面临许多挑战。首先,中国的企业走出去已经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主要目的是寻求资本、技术、自然资源,但印度缺乏这三方面,只有市场,而进入市场的成本相对较高,风险较大。第二,缺乏正确的策略。一些中国企业想进入印度市场开发却缺乏对印度了解,采取的策略有对有错,是挑战的来源。第三,印度与中国政治方面存在遗留问题,比如边界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政治上的分歧始终存在。第四,印度是英美法系国家,中国是大陆法系国家,两个国家在司法方面存在差异,因此在规则跟管制上易产生分歧。最后,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即“软挑战”。Santosh Pai表示,新的商业机遇每天涌现,挑战也不断产生,对于印度这个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国企业需要更多的了解印度。此外,他认为中国和印度在互联网、电子商务方面双方可以合作探索。




  佶帝集团创始人叶绍全认为,中国走出去对东亚跟东南亚来说都是一个新兴崛起的局面,面临全面的商机。以马来西亚为例,目前中国正在跟马来西亚积极合作,在全球战略上进行密切部署,签署1400个亿的合作项目。他认为马来西亚是一个国际化城市,作为中国走向东盟和东南亚的第一站将是中国最大的保障,由此加深对东南亚、印度、佛教,甚至世界人才的了解。此外他认为,达成走出国际的目标要快但不能急,应该把当地的文化、法律全面掌握,不能复制中国成功的模式到海外,否则将会面对非常大的代价。




  塔塔集团中国区总裁詹宏钰表示,中国与南亚以及东南亚的区域合作发展过程实际上就是不断摸索、不断撞到新机会、不断解决面临的问题的过程。他表示集团的最高层要真正关注这个市场,不能为一些小事情而改变方向,要愿意花一些时间,花一些资源来研究这个市场,来实验各种各样的机会。他指出现在中印两国彼此间的了解还不足,贸易不平衡的问题非常严重,这种情况下贸易摩擦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所以在印度设厂是一个在印度生产或者投资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了。詹宏钰指出,印度法律系统在英国法律系统框架下,非常完善。另外,在印度开展业务,还是要做好本地化,一定要尽量招印度员工,他们会提供想象不到的一些信息资源和做事方法。




  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总经理郑斌表示,中国工商银行进入印度市场根本原因在于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跟随中国企业走出去。他还指出随着人民币大额度变化,可能对东南亚、南亚地区经济体造成一定程度影响,对外投资难度加大了。这是因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很多都是用美元做融资,但是很多企业没有做好风险管理措施,包括很多发展中国家都会出现这一问题。他提到人民币汇率变动必然影响中国企业走出去,建议要学会应对,银行和其他中介机构可以做很多工作,一方面要有预判,另一方面要有相应的保护政策。中国资本在全世界范围内流动不可阻挡,中国对外发展、对外开放脚步不会停下,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脚步也不会停下。但我们仍需要做更多准备,从过去学到更多教训,也为未来留下更多空间。




  贵州海上丝路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张钊认为,中国“走出去”对于每个企业来说,就是这个社会的哲学思想的一个远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表示,中国企业不断地“走出去”是一个不可低估的事实或者不可阻挡的事实。如果早期国有企业先行一步,那么接下来一定是民营企业扬帆启航的时候。我们要不断地去融入当地的文化,这并不是一种竞争形势,我们也可以帮助印度企业诠释中国文化,我们要合理的看待“走出去”的机遇与挑战 。他还强调当你想融入它并喜欢它的时候,这就一定是机遇,当你不去接触、不去理解其文化根源的时候,他对你来说就是挑战。




  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亚非研究所所长周晓晶指出中国对东南亚和南亚投资从区域性和全球化来看,是非常好机遇。第一,美国特朗普总统,上任废止TPP,对于中国与东南亚和南亚的经济体合作提供了一个战略机遇。第二,南海问题矛盾的化解,不再成为中国和东南亚合作的主要干扰因素。第三,政府的战略考量和政策的调整是非常重要的,首先通过双边多边的协议保证贸易投资的自由化,另外加大南亚国家方面的谈判力度,强化地区的政治关系,营造良好的政治环境。另外现在反全球化的浪潮,或多或少都会抑制西方国家跟东南亚南亚的投资经济合作,也给中国和东南亚还有南亚国家提供了一个合作的机遇。谈到人民币贬值的问题,周晓晶认为本轮的人民币贬值,实质上是美元所导致的被动贬值。可能对中国对外投资产生冲击。所有的新兴市场国家跟发展中国家都受到了影响,不过总体上不会影响到中国对东南亚还有南亚国家的投资。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指出如今中国对外投资的重点地区是南亚跟东南亚地区。因此,我们同马来西亚、印度和东北亚地区的联系都将是未来35年的重中之重。张燕生认为地区合作可以概括成三个主题词,一是“平等”,合作首先是平等;二是“包容”,和而不同,中国尊重不同地方的不同的宗教、文化、政治制度和发展阶段。三是“共享”,就是包容性发展,不仅是跨国公司,还要给当地的年轻人、小企业和普通民众带来福利。张燕生强调我们的地区合作,要推进高水平的双向开放,引进来也要“走出去”,中国未来会更加重视进口。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重箱出轻箱回,重车出轻车回,我们需要建立起一个完善的采购网络和采购体系。总的来说我们同东南亚、东北亚区域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在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的基本原则下,未来的规模会更大。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