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2日

平行论坛十:中国企业是否需要担心反全球化 | 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

来源:CCG




  2016年12月2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三亚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第三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在海南三亚开幕。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CCG主库主席龙永图,CCG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FDI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CCG副主任何伟文,修远基金会理事长、《文华纵横》杂志社社长杨平,原美国国务院职业外交官、原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美国高级官员王晓岷,参与平行论坛十“中国企业是否需要担心反全球化”,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FDI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主持讨论。




  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CCG主库主席龙永图指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地位在过去15年当中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了巨大变化,总的来讲是正面的。我们不能不承认全球化是一个好事情,但是确实也会带来一些弊端,不解决弊端而一味指责是不行的。 总的来讲,全球化大的趋势还是不会逆转,WTO世界贸易组织会存在下去,而且会发展下去。特朗普上任之后想退出任何框架都会受到很大的制约,所以这一点不必要太担心。另外美国现在如果带头不做区域贸易协定,或许对于加强WTO全球贸易体制可能还是一个好消息。龙永图强调对于中国而言,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大力推动全球化的发展,遵守国际规则,才有可能在全球有自己的地位。我们希望看到全球化可以进一步的发展,我们也希望WTO在经过一段萧条之后会重新焕发起自己的生机,继续作为一个真正的推动者,来重新引领全球化发展的浪潮。




  CCG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提到特朗普发表了一次大型集会演讲,坚定了他的反全球化的立场,特朗普上台会不会退出WTO,不太好预测。他可能想回到双边的机制,因为国会的限制彻底否定多边机制不太容易。但是个人也认为大的趋势是改变不了的,全球化到了今天的层面已经深入人心了。特朗普实际上也并不是反全球化,他只是觉得美国不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他表示全球化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看,实际上全球化某种意义上面也是市场化,中国改革开放这么长时间也是市场化的一部分,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也是参与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体现。所以他认为目前反全球还有全球化过程当中,中国可能是全球化比较大的受益者,全球化更多的汇集了中美包括全世界各国人民,如果中美两国抓住了这个新的机遇,就会造福于中美人民也会造福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世界全球化进一步的提升。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FDI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表示,由于美国本身是世贸组织的发起者、倡导者,如果退出世贸组织的话,美国在国际经济领域的地位、威信、发言权都将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美国并不会贸然退出世贸组织。美国的逆全球化或者反全球化也有自身的道理。他认为这些东西我们还是要认真研究、认真对待、认真分析,认真的看它背后的合理性的。同时他还指出全球化的四个发展趋势:第一,全球化整体上是进一步发展的,但是局部遇到了一些困难,第二,发达国家现在的发展趋势有一点放慢或者出现了一些障碍,但是广大的发展中国家现在发展迅速,第三,投资领域发展速度非常快,第四个,中国整体上是积极推进全球化的。他建议在中国现在大形势下,我们更要抓住机遇高举旗帜,在这个过程中发展我们自己、扩大我们的在世界的地位以及影响力。




  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CCG副主任何伟文表示所有的贸易协定包括周边区域都是上层建筑,全球化这一经济规律,生产率大发展,超越了国界,需要从全球不同的地方获得原料、技术、人才,资本又消亡全球。他指出虽然全球价值链跟经济全球化的规律不会改变,但是目前仍存在困难。比如以特朗普为代表认为现在很多贸易安排对美国不利;从对外贸易来看,虽然说美国的贸易出口存在逆差增加,就业减少问题以及进口同样创造就业。他还表示全球化规律不会改变,上层建筑最终要服从经济基础,最后的贸易协定多边区域双边的还会继续前进,但是短期内还是会有障碍。从另一方面来讲,对于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应该看成资本运动的规律以及贫富差距扩大所带来的问题。他建议通过积极的就业政策、社会政策、贸易政策相配套,第二,必须要有积极的社会政策,第三,金融资本必须节制,政府的社会政策要到位。




  修远基金会理事长、《文华纵横》杂志社社长杨平指出,反全球化的浪潮的本质是想修复全球化所带来的资本技术以及贸易全球扩散所导致的不平衡,进而推动政治社会文化层面的修复,使得全球化的进程中间边缘化的人得到保护和平衡,所以对全球化完全悲观是不必要的,但是轻率的乐观也是打问号的。杨平认为,进步是导致失去平衡的首要因素,技术进步导致分享好处的人日益减少,这个是反全球化非常重要的群众基础。另外,他强调如今大量的贸易不再是简单的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行业与行业之间的贸易,而是企业内部的贸易,民族国家可以起到的制衡作用日益减低,税收减少,最终使得民族国家难以为继,政府和资本还有劳工之间的平衡被打破,于是所有的民主政治的运作全部失灵,这一点是导致不平衡的最根本的原因。




  原美国国务院职业外交官、原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美国高级官员王晓岷指出,加入经济一体化、全球化一体化的过程,美国是受益的,中国也是受益的,像世界其他的其他很多国家都是受益的。特朗普是生意人,他并不是真的反对全球化,他反对的是不公平条约和不公平的竞争。所以他想重新谈判,他的目的是想针对这个问题并不是针对全球化本身。现在美国保护主义慢慢上升,如果说特朗普采取一些保护措施,这不只是中国,对于全世界的影响都会很大。未来整个全球贸易增长率会降低,进而影响很多国家的经济成长,然后带来政治不稳定,这是需要考虑的。另外王晓岷强调还有民粹主义的意识的上升也需要注意,它会把经济的问题,慢慢转变到政治的问题,转到政治问题就会很难解决,投资会被带上政治的帽子,不仅阻碍了经济交流,还会造成全世界不稳定。




  Apostle投资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tthew Mouw,首先区分了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的区别,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是不欢迎投资的。他认为不管在美国还是其他的国家,如果短期对外投资遇到困难,大部分的困难会集中在大的国营企业。中国刚刚开始对外投资,所以肯定会有困难,对方不了解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如果你的目标是在当地建厂、雇佣当地的人员,那么不管去哪都会受到热烈欢迎。另外Matthew Mouw分析指出,WTO大方向是不会变的。现在对外投资关键已经不是美国,而是看中国政府怎么看,中国会不会支持他们,在对外投资中只有中国政府支持企业才可以做到位,所以中国在这个方面需要抓住机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