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8日

国外来华留学发展主要特点 | CCG 研究

来源:CCG







摘  要


  从国际对比来看,未来我国吸引国际留学生的空间巨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2016教育概览》(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6)显示,2014年进入经合组织国家高等教育阶段学习的学生中有6%为国际学生。《2015教育概览》(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5)显示,在八大留学目的国中,澳大利亚的国际留学生占其高校在校生人数的比例为17.97%,美国的该比例达到3.87%,而中国在该比例中只占0.46%,位列八大留学目的国末位。其中,在不同层次学历教育中,中国国际学生占该类别学生总数的比例都处于最低值。这不仅反应了中国的高校教育国际化水平有待进一步加强,而且反映了来华留学生的来源上有待拓展,来华留学生在华期间的成长空间有待提升,来华留学生毕业后的预期有待明确。



(一)来华留学越发受到重视,来华留学发展空间巨大,政策突破力度有待加强


  在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各行业发展困难重重的情况下,国际留学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如2015年,美国的国际学生数量达到97万人,澳大利亚达到65万人,英国达到44万人等。这些国家吸引国际留学生不仅带来人才储备,还可以带动相关服务产业的发展,给当地带来大量工作岗位。因此,越来越多国家如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纷纷积极调整政策招徕国际留学生。例如,美国延长了STEM专业学生实习许可(OPT)期限,给予STEM领域学生最长36个月的实习许可。加拿大则进一步放宽在读留学生打工范围,调整工作政策甚至调整积分评估等移民政策促进留学生在加就业。反观中国,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世界瞩目,中国的教育水平也不断提升,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化步伐加快,伴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全球学习“汉语”的热潮高涨,来华留学人员的数量越来越多、教育质量越来越高,中国政府也充分认识到来华留学的作用并提高重视程度。如2010年,教育部出台了“留学中国计划”,目标是到2020年我国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目的国,来华留学生(含在高校及中小学就读)达到50万人次。2014年全国留学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统筹谋划出国留学来华留学”,首次提出来华留学与出国留学并重。李克强总理也提出“留学事业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留学工作培养汇聚人才是国家重要的软实力建设”。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来华留学持续平稳发展,相关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突破。


  近十多年来,来华留学呈现平稳增长态势,从2004年的11.1万增长到2010年的26.5万增长到2015年的39.8万人。2010年“留学中国计划”提出来的三年内,来华留学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2012年增长速度达到了近六年最高值,最近三年增速有所下滑。




  虽然近几年“来华留学工作和出国留学工作并重”的工作理念开始大力推行,但来华留学多年来存在的历史障碍还没有完全清除,所以在海外学习的中国留学人员与来华留学人员之间的逆差(即留学赤字)问题依然严峻。我们在2013年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中提出中国的留学赤字问题,也总结了发展来华留学面临的障碍,如我国高等教育英语授课的水平有待提高,可教授来华留学生的师资缺乏,支持来华留学的政府奖学金金额少,接受奖学金的来华留学生无法在校外住宿,无法开展勤工俭学活动和实习活动,留学生毕业后没有直接就业和获得工作签证的通道;2014年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又深入探讨了高校对留学生学费定价权和来华留学政策改革等问题;2015年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又从发展现状和政策突破方面讨论了以上问题。目前,我国在政府奖学金、来华留学生毕业就业创业方面有试点和突破,但总体上上述七大障碍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扫除,这是我国的留学赤字在2015年达到新高峰(86.6万人)的重要原因,也是未来来华留学获得更大发展空间的政策突破口。



  从国际对比来看,未来我国吸引国际留学生的空间巨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2016教育概览》(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6)显示,2014年进入经合组织国家高等教育阶段学习的学生中有6%为国际学生。《2015教育概览》(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5)显示,在八大留学目的国中,澳大利亚的国际留学生占其高校在校生人数的比例为17.97%,美国的该比例达到3.87%,而中国在该比例中只占0.46%,位列八大留学目的国末尾。其中,在不同层次学历教育中,中国国际学生占该类别学生总数的比例都处于最低值。这不仅反应了中国的高校教育国际化水平有待进一步加强,而且反映了来华留学生的来源上有待拓展,来华留学生在华期间的成长空间有待提升,来华留学生毕业后的预期有待明确。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来华留学生源增长的发力点


  2016年4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强调“实施‘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促进沿线国家教育合作。”“扩大中国政府奖学金资助规模,设立‘丝绸之路’中国政府奖学金,每年资助1万名沿线国家新生来华学习或研修。”目前,来华留学生主要来源于中国周边国家及美国、法国、德国等经济往来密切的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增长明显。2015年,来华留学生主要来源自于203个国家和地区,前3位生源国是韩国、美国、泰国,与往年保持一致。前10位生源国国别保持不变,但排名有些变化。其中,印度、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排名上升,分别上升了3位、2位、1位。俄罗斯、日本、印度尼西亚的排名有所下降,分别下降1位、2位、三位。从生源数量来看,生源增长的力量主要来自亚洲和非洲国家,增幅达6.5%和19.47%;来华留学生人数增长的韩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中,印度、巴基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来华留学生增长快速,增长幅度超过10%。生源排名前15名的来源国中,除了韩国、美国、日本、法国、德国五个国家,其他国家均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自这些国家的来华留学生,对于将来推动“一带一路”沿线的建设和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目前,中国高等教育在欧亚地区的吸引力也正在逐渐增加,尤以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为甚(见表17)。以2013年为例,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33947名来华留学生中,将近一半(47%)来自俄罗斯,其次是哈萨克斯坦(33%),其余成员国--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来华留学生比重总计为20%。





引用相关内容请注明出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编写的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