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1日

圆桌论坛一:全球治理与中国担当 | 第三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

来源:CCG




  2017年4月9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三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CCG 主任、国务院参事、欧美同学会副会长王辉耀主持论坛一“全球治理与中国担当”讨论,CCG顾问、科技部原副部长、国务院参事、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刘燕华,CCG顾问、商务原副部长、国经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CCG资深副主席、万科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王石,CCG资深副主席、方太集团董事长茅忠群,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主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CCG常务理事、富爱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浩轩参与讨论。





CCG 主任、国务院参事、欧美同学会副会长王辉耀


  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论坛上系统阐述了中国的全球化主张,包括指出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的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的流动,促进了科技文明进步和各国的交往,有利于各国互惠互利。中国需要和世界各国一起,特别是与全球重要的经济体一起,共同为推动和完善全球化做出贡献。“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中国提出的,推动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解决方案,充分体现了中国的担当。


  中国是WTO等现有国际机制的参与者和受益者,现有体系对所有成员国有约束也有保护,有利于中国参与全球化,我们需要坚定维护和充分发挥现有机制的调节作用,在此基础上再共同推动国际机制的不断完善。


  随着中国更加广泛深入地参与到全球治理中,中国企业也更多地在世界舞台发声,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发挥更大作为。智库也通过对全球治理、全球化战略的研究,发挥更多政策咨询作用,通过二轨外交推动国际交流与合作。



CCG顾问、科技部原副部长、国务院参事、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刘燕华


  全球治理应该通过国际规则来治理。国际规则的制定者、管理者主要有联合国、WTO、区域性体系和行业性组织,此外还有G7、G20等,积极加入这些体系才能真正参与全球治理。同时,中国是国际关系的责任大国,中国将在国际事务中有更多责任担当。中国的文化是“和”而不同,中国参与国际治理需要在国际话语体系中要寻找和扩大共同点,互惠、共赢、互利。


  《巴黎协议》已经被绝大部分国家批准。现在特朗普向《巴黎协议》提出挑战,但美国并没有放弃科技和新能源的竞争,也不会放弃新一轮的国际竞争、技术优势开发和市场潜力发展。


  中国参与全球化,一是要坚决走绿色发展的道路,转变粗放的经营方式,提高质量,深化产业结构调整;二是要在气候变化全球治理中体现大国担当,在全球治理中体现公平、公正,为全球气候制度做出安排。


  目前,国际治理的内容和形式已经从有形资源开始向无形资源渗透,如IP地址、基因注册、通讯频道等,无形资源的分配是今后国际制度安排中的焦点问题。同时,新的科技革命正在改变新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但科技管理水平还跟不上科技发展的速度,因此形成新型科技管理制度将是新的治理内容。【详细...】




CCG顾问、商务原副部长、国经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


  全球化必将赢得最终胜利,我不太同意这样的观点,认为只有中国才是全球化的最大赢家,应该说全球各国都从全球化中得到了好处,只不过好处有多、有少,有大有小。全球化是当前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人力和市场的最佳选择。纵观人类历史,从绿洲经济发展到江河经济,再到路桥经济、海洋经济,可以说地球上只要有海洋、有江河的地方都会参与到这次全球资源、能力和市场的大配置。目前全球化经济中的确存在者收入差距、失业增加、经济复苏迟缓、中产阶级规模缩小、气候变化等问题,但是这不是全球化造成的。中国始终在努力改善现有的全球治理和国际体制,不断修改条例,真正推动它向前发展,而不是彻底颠覆性地改变它。全球化是一盘大棋、是一盘长棋,中国将协同美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努力下好这盘棋。【详细...】



CCG资深副主席、万科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王石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1992年之后,中国已经是全球化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只要中国国内继续进行改革,开放的全球化进程是不可能逆转的。我在1983年到深圳工作,过去的34年就是全球化过程,国内的各种经验也是全球的一部分。


  2009年,我作为中国代表团的企业家代表参加了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有一次,解振华主席问我,中国企业家怎么看气候谈判?我说我举双手赞成,绿色经济代表未来。我说完解振华先生如释重负,他说,我们为什么谈判这么艰难,就怕中国的企业家没有竞争力。中国的表态不会因为我一个企业家的表态改变,国家谈判压力在那里,虽然我们企业竞争力和国际上有差距,但是支持态度是肯定的。我相信,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应发展环保、绿色建筑,不仅在中国国内,我们在“走出去”时也要发展绿色建筑。【详细...】



CCG资深副主席、方太集团董事长茅忠群


  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是世界大同、天下一家,但是当前人类仍然面临着贫穷、战乱和文明冲突的三大问题。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在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在这个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为中华优秀文化是解决以上问题的唯一可行的智慧和途径。从四年前的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到雅加达,再到去年的APEC、G20,到联合国纽约总部、日内瓦总部,习近平主席上百次提到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在万国宫全面系统阐述了如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核心是以平等为基础,以开放为导向,以合作为动力,以共享为目标。可以预见的是,由于中华文化本身具有的先进性,中国在全球治理进程中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中华文化将逐渐被全世界所认同成为主流文化,并与其他文化相互融合、和而不同,全球200多个国家构建成一个地球村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将得以实现。【详细...】



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主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


  现在的逆全球化不可能出现美国历史上那样闭关锁国的政策,我认为逆全球化也许会对全球化产生某些方面积极的作用。美国的全球化就是美国的资本流向世界的各个地方,现在特朗普想做的是重新复兴美国,把美国再工业化,这是否也是全球化呢?我自己估计下一轮美国、中国这些大国对国际资本的竞争会加剧,这种竞争也会促使全球化。英国的脱欧对欧盟是个打击,英国如果独立出来,它跟欧洲之间的竞争会加剧,这种竞争也会产生全球化。用中国的话来说,美国、欧盟现在对全球化处于一个调整整顿的时期,这个时期是必须的。


  去年中国G20峰会和今年习近平主席达沃斯的演讲,国际反响非常正面。中国下一步怎么做?我们应该明确提出来,中国如何与国际自由主义经济接轨,但是国际自由主义的经济次序和国际政治主义的次序要区分开来。这几年我们受西方影响太大,总想着我们要去写规则。美国主导的TPP、TTIP也强调写规则,奥巴马错了,美国现在写规则太意识形态化。TPP之所以有越南、马来西亚这些经济条件比中国差得多的国家加入,看的就是美国市场。中国现在还远没有到写规则的时候。很多人讨论美国退出TPP后中国加入,我觉得是没有想清楚。中国下一步要推动的全球化不是规则导向的,是发展导向的。【详细...】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


  首先,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该干什么、能干什么?19世纪的洋务运动从开始到结束有40多年,改革开放从1978年算也是40年左右,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我们要不要回顾历史,这是一点。


  第二,中国建国以后外交经历了历史演变,从以意识形态为主到以经贸为主,再到现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的以国家核心利益为主。从国际上来看,有三个发展趋势,一是政治的多级化,没有任何国家能够主导地区事务,必须一起参与合作;二是经济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赖程度非常高;三是社会的信息化,信息技术在社会中的广泛应用是非常深刻的。从整个国际发展趋势来说,中美两国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两大合作伙伴和竞争者。一是中美两国旧有的力量平衡已经被打破或者正在被打破,而中美两国在经贸领域和安全领域的竞争合作同时加强,但南海问题也使得中美两国处在安全的困境当中。中国要担当大国责任,需要保持淡定,同时有所作为,有选择的有所作为--把住跟美国的关系,在周边经营好我们自己的地盘。



CCG常务理事、富爱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浩轩


  首先,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跨国公司的全球化,跨国公司全球化的目的是要提高对全球资源和经济的掌控力,获取最大的贸易利益。然而中国真正的跨国公司不多,因为中国大部分的贸易和业务都在国内,中国的挑战都在这里。如果没有真正的跨国集团和跨国公司,中国如何进行全球化?


  再者,机遇在哪里?“一带一路”是大的战略,必须明确从哪里入手。我们可以设想十年以后通过“一带一路”要实现什么目标。十年之后,我们可以在各个主要领域再造“华为”,如果这个思路非常明确,所有的资源、人力、物力、财力都往这上面使劲,十年后会大不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