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2日

圆桌论坛六:特朗普时代的中国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 第三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

来源:CCG



  2017年4月9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三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圆桌论坛六聚焦“特朗普时代的中国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由中国国际电视台《薇观世界》主持人、前驻华盛顿记者田薇主持。太平洋国际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原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陈永龙,原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公使、CCG高级研究员何宁,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CCG特邀高级研究员霍建国,商务部美洲大洋洲司原司长、CCG高级研究员江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国务院参事、CCG学术委员会专家时殷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CCG学术委员会专家张蕴岭,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CCG学术委员会主任郑永年和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CCG学术委员会专家朱锋为研讨嘉宾。博龙资本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CCG常务理事花醒鸿,康宝莱国际全球研发副总裁、CCG常务理事郑群怡和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主任周强武等对话嘉宾继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与嘉宾展开热烈讨论。







中国国际电视台《薇观世界》主持人、前驻华盛顿记者田薇主持




CCG学术委员会主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


  这次习普会见,我个人的解读就是中国从不确定性到确定性,现在又走向了一些比较好的不确定性。我认为不确定性对于中国是有好处的,如果有确定性的话,只会坏下去。特朗普当选具有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就是既可以更坏,也可以更好。我的评价就是,这次访问给我们开启了更好的可能性,阻止了更坏的可能性,这次会见我们没有看到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对于中国来说,我觉得中国的外交学家没有压力的话做不好一件事情。我一直说,中国是主体,北朝鲜的问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结果看成美国的问题,包括美国对叙利亚的行动,我觉得对中国是比较好的一个压力。另外,关于全球化,我们只看到美国会搞贸易保护主义,还要看到美国对于全球化的积极引领,这会对中国创造一种压力,就是怎么来竞争国际资本。我们现在不仅仅是国际资本,民营资本都留不住,而且美国流出去的资本现在要回流,还要吸引国际社会的优质资本,我们拿什么跟美国竞争?这种压力对于我们是一件好事情,对于俄罗斯也是好事情。




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国务院参事时殷弘


  考虑到特朗普从竞选开始的所有言行和前一段时间对中国的威胁,“习特会”气氛之好以及能够取得较为具体的协议,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我把这个归结为“两有四无”。“两有”首先最重要的是中美双方同意在今后100天内进行谈判,看能不能有效、显著地缓解中美之间的经贸活动。第二是关于中美磋商机制的建设,《环球时报》把这个讲成“新瓶装旧酒”,旧酒就是大意上要构建的沟通渠道和框架,涉及的内容跟过去中美战略性对话差不多。但是我认为,旧酒有,新瓶能不能做出来,多长时间做出来,这对于中美两国来说还是一个挑战。


  尽管特朗普百般威胁和施压,目前看来中国领导人没有按照特朗普的意愿,归结为“四无”。中国政府没有同意中国要在已有多方对朝鲜非常严厉的制裁措施之外再采取重大的行动;特朗普在高峰论坛中没有提及,更不要说认可习主席多年来提倡的一个中美关系的核心概念--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没有像很多人事先猜测预期的那样,表示美国将继续考验加入亚投行和认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习主席没有像国内外广泛认为的,甚至在“习特会”开幕前几天提议的那样,给美国无数大量钱财投资来帮助特朗普建设美国基础设施。【详细...】



CCG学术委员会专家、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朱锋


  当特朗普说首脑会晤,我们到底怎么去理解这个概念?作为一个70岁的精明的商人,“相信”这个词不是白用的。我觉得对于任何一个大国来讲,他的外交和战略的影响力以及竞争力的本质是国内力量。所以在朝鲜问题上,我们到底能做什么样的贡献,对中美关系做什么样的新抉择,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国内对朝鲜问题是否做好了新的准备。我们整个的思想观念,包括决策和思考的机制是否已经随着今天朝核问题新的现实而发生了变化?


  在我看来,朝核问题对今天中国最大的挑战是,这样一个完全不讲规则、缺乏最基本人性的朝鲜所构成的这种疯狂的对核和导弹的追求,对于整个地区,对于任何一个地区内的国家,特别是对于紧挨着朝鲜的中国东北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而且我们必须要有决心面对。我们一定需要去思考如何改变原来说得多、做得少的这种事情。我们不是简单地拖,而是要有决断。中美之间任何战略机遇的分析和评估,本质上不取决于我们的言论,而取决于我们的行动。【详细...】



太平洋国际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原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陈永龙



  这次习特会晤的中美关系可用三句话概括:相见相知建立友谊之旅,虚实结合坦诚对话之旅,未来发展定向问路之旅。

  中美在国际政治、地缘政治、地缘战略方面不是A角B角的问题,也不是对手的问题,而是不可或缺的国家关系问题。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阶段并不是简单的政府领导人更换为主来界定,而且进入了一个相互塑造的阶段。在塑造自己的时候,同时也塑造了对方,塑造着世界。双方需要克服一个很难的问题,就是理念问题。美国侧重于同盟或盟友关系,中国主张发展伙伴关系。如果在盟友和伙伴关系的碰撞中进行对接,克服了盟友和伙伴关系的羁绊,那么将来中美也有可能结伴同行。

  中美关系不要简单地估计,任务很重,问题很多,但我们也不能不抱信心。中美关系归结为三句话,一是定力;二是引力;三是动力。对于定力,关系表现好时还要保持清醒,不要单向发展,要双向;引力就是相互塑造、相互吸引;有了这个共识,就要发挥动力,动力就是做,是达成协议。这次习特会达成的东西还没有消化,还没有看出具体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这将对一段时期以后外界的猜测是一个很好的澄清,也是一个方向的探索。【详细...】



CCG高级研究员、原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公使何宁


  刚刚结束的习特会给中美关系实际上定了一个基调。这里面关于经贸问题和政治关系都是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双方的分歧。在我们提出的新兴大国关系当中也提到了相互尊重这个理念。当然口号不都是现实已经存在的,而是一种目标。想要在跟美国打交道过程中得到尊重是很难的,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达到相互尊重的氛围。而习特的会晤至少给我们今后的长期发展提供了一个指导方针,是非常建设性的,也是经贸工作一个非常重要的保障。


  但是这个保障能不能起到实在的作用?仅仅靠双方领导人说了恐怕还不一定,我们还要做其他的努力。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基本稳定和健康发展,靠的不仅是领导人之间的相互文字上或口头上的承诺,更多靠的是机制上的保障。就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中美是世贸成员,按照多边贸易体制所设立的规则去行事,保证了我们在对外贸易过程当中有一个比较公平的环境。中国加入世贸谈了15年,履行世贸承诺5年,我们今后还要走这条路。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


  尽管“习特会”公布的成果有人觉得不解渴,没解决什么问题,但实际上我觉得它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可以判断,特朗普放弃了对抗的这种做法,而是走在寻求合作、解决问题的轨道上来。实际上,会晤里面已经共同认可,就是大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把控分歧,这一点真正实现了。另一个就是,百日的这么一个计划对我们很宝贵,它提供了一个缓冲的时间段。我觉得这两点是这次比较大的信号和象征性意义。


  但是对于目前中美关系的判断,我觉得要避免两个误区。第一,这次邀请习主席前往美国,并不代表特朗普示弱,因为他的理念和诉求并没有任何变化。可以理解为先礼后兵,或者理解为章法还是有序的。当然双方各取所需,从结果上看还是比较理想的。第二,大家要注意问题都没有解决,理念也没有变化,也就是矛盾还在,大家的认识都是很顽固的。应该说各执各的理,在贸易不平衡问题上,我们跟特朗普的观点完全是相反的。



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美洲大洋洲司原司长江山


  中美之间在建交以来,双边关系,包括经贸关系等都经过了风风雨雨。但是从整个历程来看,双方的经贸合作越来越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这种局面正在形成。我们在跟美国人进行一些实际的谈判过程中,美国人天天跟我们说要早期收获。其实特朗普说的这100天,也不过就是从前说的早期收获的一种反应。我想这种早期收获,无非就是他想从中方得到一些东西。在这个当中,我们双方实际上要对对表,看一看哪些是双方可以共同合作的地方。不是说一蹴而就,就在100天内把我们的问题就解决了。


  翻开中美经贸关系双方的诉求来看,很多问题都是过去10年、20年、甚至30年在谈的,但是这些问题仍然存在,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有得到解决。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很多过去的问题都在不断地改善和解决。所以,双方是对等的,我想我们不要把它说成Yes or no,这是我对百日的一个看法。



CCG学术委员会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蕴岭


  特朗普上来之后,大家都感到很不舒服,也不习惯,为什么呢?因为特朗普和他挑的团队带着不同的理念执政,就是要做不同,大家觉得很难对付。在经贸领域的不同,我想主要还是不相信多边,不相信区域。特朗普和他的团队认为,过去搞这一套美国吃亏了,他要重新审视。审视了干什么呢?我总结就是奉行务实的互惠主义,这是当时安倍提出来的,实际上是对的,不能光你好,这个恐怕大家都不适用。


  再一个是,特朗普执政的首要目标在经贸领域,第一他要纠正贸易不平衡,第二就是创造就业。可能很多东西都要围绕这两个目标来做,特别是有顺差的日本、中国和德国这些国家都是他的重点。


  这次中美领导人的会晤维护了中美不对抗的大格局,这是最大的成效。因为按照中国的方式,领导人不谈具体问题,所以确立的这四个谈判框架几乎把中美保持对话、合作、商谈这个大框架维护下来。但最大的不同是,过去战略和经济对话主要是找合作点,每年都列出来,但是我想这个框架今后就是找不同点,在不同点的情况下通过讨价还价,看看能否达成共识。如果达不到,可能就单边去做。



CCG常务理事、博龙资本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花醒鸿


  我发现习主席跟特朗普总统的会面,他们本人及团队都非常乐观,而我们在座的很多的专家基本上不是特别乐观。我在想这个矛盾在哪里呢?也许大家可以在不同的层面看问题。如果用习主席的话,把中美关系放在为今后45年中美关系奠定基础的这个格局来考虑,可能今天谈的朝鲜问题、南海问题、中美贸易等问题就不是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大的格局。同时,我认为这是中国在一个新的历史机遇下重新审视国家发展战略以及整个国际战略很重要的机遇。也许通过这么一个大的格局调整,在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这种策划之下,可以避免我们过去所说的“修昔底德陷阱”,可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国过去其实一直没有机会跟美国政府最高层在战略层面进行非常密切的对话,就全球格局以及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扮演什么角色进行全球对话时机也不成熟,美国也还没有这样的准备。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商人,我认为他有自己的战略。如果从过去特朗普的竞选以及现在的团队和他想要实现的目标来看,现在中国有这样一个跟美国的高层对话,我觉得是中美关系带给中国最大的机遇。



CCG常务理事、康宝莱国际全球研发副总裁郑群怡


  回到论坛的主题--川普时代中国的机会和挑战,从我自己非常浅显的认识,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第一是要认真、深入地学习川普,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一个从平民直接升到总统的人,从来没有做过政治家,所以他说话算数。美国人认为很多政治家说话不算数,竞选时说一套,最后做一套。我们现在要看看他说话的含义,他说的话真去做,他说墨西哥修墙他就在修墙,他说要砍掉奥巴马的一些政策,他虽没有做成,可是他正在做。但是,我们也要了解他主要的精神,他强调的是美国所有基础设施和民用设施要提高质量,还有美国制造,他从来没有说不许外国人来做这个事情。


  他还有一个特点,非常重视质量。他的每一个高尔夫球场都安排得非常精细,这就给中国公司今后到美国做生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帮助,就是他会要求得很严格。中国公司如果自身能够提高自己的竞争力,今后的机会就越多。


  我觉得我们今后的挑战就是,怎么能够在谈判过程中体现中国的竞争力,创新质量和品牌。因为今天门已经开了,你不去是自己的损失,但是你能不能去得了是你自己的本事,了解美国越深刻,你的机会越大。



财政部国际财经中心主任周强武


  这次中美宣布搞一个全面积极对话,我们称之为CED。从中美建交后成立的中美基金联合会,到小布什时期的战略性对话,到奥巴马时期,总共这么多对话,我认为这些为中美关系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极为特殊的作用。这不仅仅体现在双边,也体现在多边。


  在双边层面,应该说相互推动了中美两国经济的发展、市场的开放和所谓经济的再平衡。这个再平衡既针对中国,也针对美国。也就是说,中美两国要维系和发展两国关系,现在宣布的这个CED平台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多边领域,特别是G20的升级,没有中美两国的协同应对是不可能成为峰会的。再看世行,如果没有中美共识,我在现场可以见证,不可能达成改革。这对于完善全球经济是至关重要的。总结一句话,未来4年,如果说特朗普可以再上任一任的话,我认为中美之间的关系是高度乐观,而且可能会成为近十几年以来最稳固的一个中美经济关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