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18日

汪潮涌:打破人才的行政级别,拓宽人才引进的类别

作者:汪潮涌
fiogf49gjkf0d


    2013年10月21日下午两点,来自海内外的知名高层次欧美同学会会员及留学人员代表,在聆听了上午人民大会堂习近平总书记在欧美同学会10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后,相聚在欧美同学会会馆第四会议室,参加了由欧美同学会建言献策委员会主办,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协办的一场专题建言献策座谈会,大家在会上从各自的留学经历与回国创业发展的独特视角,分别从宏观与微观、专业与现实等诸多领域,坦率并真诚地阐述了自己的独特观点与建议,希望发挥建言献策的话语权与权威性,推动中国留学事业、海归事业健康稳步的发展。

    来自海内外的知名留学人员代表纷纷发言,对欧美同学会及目前中国留学人员的政策、方针和现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以下为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的发言实录:

    第一、人才的引进,我是1985年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公派的研究生,1995年回国,1998年在国家开发银行拿一块钱工资,免费替国家打了两年工。后来开始创业。当时回国的时候,没有背景和优惠政策,我们主要是看重中国的发展机会,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事业召唤着我们回来。真正的人才不是靠引进才回来的,哪里有机会,他就往哪里去,这才是真正的人才。靠待遇吸引回来的人才,不一定是真正的人才,他在国内待不久的。如果他的事业心不在中国,你给他再好的第二、人才不需要行政级别来定义。在美国,真正的人才对行政级别嗤之以鼻。只要你在自己的领域里证明你的价值,根本不需要靠行政级别定位自己的价值。例如,美国的前副总统切尼,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从卸任国防部长后,到摩根担任董事,到北京与江主席、朱总理会面时,我陪同他。他完全将自己当做企业家,完全不去考虑行政级别。

    第三、拓宽吸引人才引进的类别。中国在全球化时代,不光需要科技人才和金融人才,未来的中国需要更多的社科类人才。例如心理学、伦理学和政治学领域的人才。当时我女儿考牛津的政治、哲学、经济学专业,我很支持她的选择。

    同时,还需要窄众人才,比如像设计、艺术、音乐、体育、文化传媒等领域的人才。这些人才的影响力和价值非常大,姚明在美国起到的作用和影响力,超过几十个科技人才和企业家的价值,推动力中国的国际化进程。下一阶段,中国需要进行产业升级和创造世界品牌,让世界了解中国,提升中国的品牌形象,窄众人才不可或缺。过去十年,我带领中国帆船队参加世界最高级别的美洲杯帆船赛,还有最近我在做中国汽车拉力赛,这些都是推广中国品牌的有效渠道。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