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全体大会三:“走出去”与“引进来”-“全面开放新格局”下的跨境资本流动和并购趋势

来源:CCG



开放新格局|CCG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形成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这意味着在中国对外投资屡创新高的同时,吸引外资流入仍将是中国开放型经济的重点。相比改革开放初期,今天的中国经济对于跨国企业投资中国意味着怎样的变化、机遇和挑战?在华外资如何解读十九大对中国经济的长期规划并展望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未来发展?外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和路径是什么?资本双向流动如何中国企业全球化产生积极意义?11月18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与会嘉宾对此做出了分享。





何伟文,原驻美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CCG高级研究员



  最近几年世界跨境投资资本流向的两大趋势,一个趋势发达国家吸引外资强劲反弹; 二,并购再一次成为主要趋势。过去几十年我们利用外资取得了巨大成绩,现在这个关头我们需要再认识,因为我们已经资本输出超过了资本输入,变成了净资本投资国了,资本输出国了。


  中国发展离不开世界优秀的技术和智慧,中国的力量、技术和资源不够吸收天下人类一切优秀成果,要把国门打开这一点思想一定扭转,不能有说我们很好不需要利用外资的想法,否则对于中国会有巨大的忧虑。吸引外资就是两句话,第一,准入全国民待遇,就是中国企业一律平等;第二,负面清单规定,这样可以简单明确我们吸引外资跟世界融合在一起可以走得更快。




Margret Cornish(康丽诗),加中贸易理事会高级顾问




  加拿大方面非常需要中方的投资,但是加拿大民众却对中国企业的投资存在焦虑,这种焦虑来自于对加拿大投资的中国企业多为受到政府补贴的国企,加方会认为这对于本土企业来说是不公平的。对于这样的投资现状,中方应该做出一个详细的回应来打消他们的疑虑,并且一定要注意这种沟通和交流的方法。




冷  炎,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



  戴姆勒在美国有很大的投资,但是现在对于中国市场尤其看好,具体有如下几个原因:第一,中国市场的规模非常大;第二,中国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市场;第三,中国市场是充满创新活力的市场。


  我们看到了十九大报告要求进一步规范外商投资的法律环境,以及扩大市场开放,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戴姆勒对于中国市场很有信心,从改革开放到现在,经济环境对于跨国公司来讲最大的变化是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中国经济目前在经历着一种发展方式的转变、经济结构的优化以及增长动力的转换,对于汽车行业来讲我们感受最深的就是消费升级的速度加快了,近三年销量以来有飞速的增长。




Nicholas Holt,英商会主席,英中贸易委员会副主席



  在中英之间的双向投资十分的活跃,不仅仅数额巨大,涉及的产业行业也十分的多元化。


  而在英国脱欧之后,英方也希望更多的通过双边贸易或者多边贸易加强我们跟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的联系。他还强调中国在2015年到2016年年已经有22.5亿英镑的资本从英国投入到了中国,资本流动也非常成功。这个成功可能是有多个动力在背后推动着双向资本的增长,比如说英国优质的教育资源、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等等都会吸引到很多的中国资本。他认为对于英国的企业来讲,他们应该考虑的是会不会有一个良好的知识产权的保护,能不能保障有一个公平的商业环境的竞争以及关税壁垒的问题。并指出中英两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的潜力非常巨大。




王志乐,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CCG特邀高级研究员



  中国社会应当更新其理念意识,从而对跨国公司和外资企业有一个全新认识。换句话说,中国亟需理论创新。首先,中国社会应当认识到,如果中国企业希望在国外顺利发展,在他国获得同等待遇,相对应的中国也应当给在中国的外资同中国企业一样的待遇。第二,中国社会应当支持并打造全球产业链,利用全球的资源进行生产竞争,而不只是一味地要求保护民族产业。第三,中国应当采取一种新的安全观,过去国内要求防范外资,但现在中国应当接纳外资并同其合作共同维系安全。总而言之,王志乐先生认为在发展一带一路战略的同时,中国社会的观念理应协调更新。




周  兵,戴尔大中华区副总裁、美商会中国事务委员会主席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外资市场发生了变化,第一,中国除了美国之外第二大市场,也是发展最快的;第二,市场外资企业的好日子不在了。


  外资企业对十九大报告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看到供给侧改革这方面重要影响,看到了总书记提出的两个伟大的阶段性目标,这个转换意味着中国的市场会越来越大。另外一个就是中国市场可能更多的会靠内部的需求驱动,如果说过去的三十年、四十年中国的发展更多的依靠外部需求拉动,今后可能更多的动力会来自于内需,这个可能是对于外资企业来讲一个非常清楚的信号。


  过去几年全球化的思潮越来越强,各国对资本的争夺也越来越强,都提出了本国优先的概念,实际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就开启了各国政府之间的关于国际资本的争夺这样一个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跨国公司的公司之间的贸易占如此大的比重,如何通过统计来这个结果是对今后跨国公司全球运营来的挑战。这就亟需改变统计方式,不能以海关统计为基础。




Sara Marchetta,欧盟中国商会副会长



  中国近期在国际舞台上不断崛起,扮演的角色也在不断变化。在投资关系上,欧盟和中国之间在过去五年的投资关系,中国开始成为重要的资本输出国,这是新趋势。中国从2012年、2013年开始一系列的政治文件颁布,不断满足外国投资者开放中国资本市场、其他市场的期许。19大习近平主席又重申要进一步的开放中国市场的立场。对欧盟企业来说,中国是投资目的地。同时,中国本身又是投资国。现在有了政策,关键是要看如何实施和执行。欧洲企业进入中国投资时,希望双方给彼此的待遇相同。希望有一个新的条约,可以覆盖或取代之前关于投资的条约,这对于双方市场准入及贸易关系非常重要。所以期待能19大文件能落到实处。如果解决这些问题,就会有更多跨境投资进入中国。


  中国的资本控制,主要目的是为支持中国的人民币。如果在中国投资获得很好的红利,把红利和资本汇回本国,只是时间问题。欧盟对中国的整体感觉会对投资有一定的影响,这是沟通问题,以及中国对外投资的审查问题。如果一个企业不能在国外投资娱乐业,会让他人以为是基于政治考虑而非经济角度考虑。另外,关于政府采购法,可能跟贸易更相关。





苗  绿,CCG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秘书长



  中国市场丰富,确实可以给跨国资本创造出来领先的技术创新为人类所用带来了很多机会。中国加入WTO后迅速进入全球化,变成现在的推动者,在走出去的时候能感受到开放的意义。开放推动改革,在整体的建设开放型经济的时候,不仅要走出去,还走出去的时候体现出开放的意义。改革开放马上进入四十年,开放推动改革这个意义非常重大的,尤其在建设开放型经济的过程当中,整体的建设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不仅需要走出去去探索,也要反过来在政策和文化机制方面得到更多的开放,然后以把利益出发点落实到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上。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