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全体大会四:2018世界经济与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前瞻-机遇与挑战

来源:CCG



企业走出去 | 风险防范


  从2007年算起,金融危机爆发迄今已经十周年,维护全球金融稳定是推动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任务。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引擎,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成为国家经济工作的重心,并为世界高度关注。2017下半年开始的防止资本外流的举措深刻影响了中国对外投资的流量和增速。面对“灰犀牛”风险,中国开出了哪些“药方”?影响金融系统稳定的国内宏观经济因素有哪些?哪些因素对企业的海外投资布局产生决定性影响?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什么样的投融资方式能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特别是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支持?展望十九大以后下一个五年中国货币政策、资本管控以及国企改革等政策走向,为企业及投资者的全球资产配置提供线索。11月18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与会嘉宾对此做出了分享。





龙永图,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CCG主席


  由于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已经深度融合,国际经济发展的走势和国际经济出现了一些挑战和风险,对于整个经济特别是中国企业“走出去”都有深刻的影响。特别是特朗普访华以后,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政治关系、外交关系和经贸关系上都有全面的改善,这为明年全球经济的看好奠定了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


  2017年以来世界经济进入了相对复苏的轨道,周期性因素和内生增长动力增强,金融环境改善,市场需求复苏,支撑了主要经济体加快增长。展望2018年,世界经济环境有望继续改善,主要经济体增长提速,国际贸易恢复增长动力。


 


任克英,美银美林中国区主席,CCG副主席


  对目前世界经济与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任克英先生谈了四个方面的想法。第一,在国际层面,全球经济同步复苏,而地缘政治的风险也不断上升。第二,根据过去的经验规律,据预测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包括A股市场会录得新一轮大牛市。第三,投资中国的主方向仍在于人力资本,绿色资本,悬富资本,社交资本和金融资本。最后,中国企业现在在走出去方面有五个驱动因素,其中包括国企改革,政治需求,中产阶级消费的提升,可持续发展和高科技。



李吉平: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执行副会长、原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首先,金融风险不是金融风险的起因,它由许多因素造成,风险只是一个表象和结果。单纯防风险是防不住的,防范风险是手段而不是目标。再者,大家对于金融问题应该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心态。目前,在面对利率波动、油价升降、人民币波动等问题上,大家心理不稳定,但这些都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没有必要去惊慌。最后,在防范风险上,大家首先要对金融、对市场、对项目有一定的容忍度,允许犯错,并发展纠错机制。同时,银行包括监管部门应重新设计一些指标来考核企业表现并为其提供金融服务。



王广发,法政集团董事长、CCG资深副主席


  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引擎的能力、政治引导力、经济产业转型的创新领导力,仍然具有它的优势,我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展望永远充满信心。中国的优势主要来自于“一带一路”的“走出去”,是拉动、启动中国产业转型发展最有效的方式。“走出去”、“引进来”的转型,由过去低层次的产业产品、境外投资发展到现在高端的、高新技术的、创新的、产业高科技的走出去也是一个优势。而现在区域产业转型的优势也不断地在发生变化,正能量经济发展的转型已经彰显了它的优势。全球依法合规的游戏规则、产业转型的创新发展需要教育的改革、内需拉动、区域资源的整合等方面都有优势。现在我国在不断时时调整金融政策、外汇政策也是满足内需、拉动整个内需的政策优先的战略格局思维。【详细...】



孙杰,原中国证监会基金部主任、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CCG特邀高级研究员


  文件《一行三会外汇局征求金融界的意见》着重针对过去的资产管理乱象,解决刚性兑付,层层嵌套,规避监管、监管套利等等出现的问题,非常及时,也符合中央前段时间的金融工作会议和十九大防范金融风险、发展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和为“走出去”服务的要求。在开放以后要更加注重自身能力的培养以及吸收国外好的做法、职业操守和先进理念。


  对于如何防范“走出去”的风险我有四点建议,一要注重人才,对外开放“走出去”人才是第一位的;二要合乎法制;三要注意风险防范;四要进行公司治理,改革过程中公司治理是非常重要的。



陈志武,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冯国经冯国纶基金教授、前耶鲁大学教授、CCG学术委员会专家


  2018年国际形势基本情况:首先,贸易特别是中美贸易过去两年一直引人担忧,特别是随着特朗普约一年前的当选。但是,特朗普访华带来的结果不仅是中美总体关系大大改善,而且中美贸易战的概率被大大下调,这对于2018年中国经济、美国经济甚至世界经济有利。对于欧盟,英国脱欧的谈判越来越热,但越来越对英国不利,这也会使中国的企业到英国投资、英国跟中国贸易的双边谈判带来很多影响,但总体有利于中国:英国要脱欧,需要中国的帮助和合作,这使中国谈判的地位会大大地改进。


  第二,金融形势。尽管有人担忧金融危机,但对于2018年,影响应该不大,因为量化宽松政策退出与之前星币,主动性更大,特别是之所以要退出量化宽松,主要是整体经济形势越来越改善,所以总体比较积极。最后,2018年的投资环境,明年的投资环境会更好。明年开始,对中国企业“走出去”不利的因素是,欧洲特别是美国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包括“一带一路”出发点方面的担忧和前几年相比明显上升,特别是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警惕的程度明显上升,美国政界对于中国企业到美国的提防明显上升。




何伟文,原驻美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CCG高级研究员


  现在世界经济形势并非全部“增长乏力”,一些局部地区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有了增长势头。欧盟,特别是欧元区,去年的增长速度达到1.7%,超过美国的1.6%。今年美国会超过2%,欧元区可能也会达到2%,明年可能更强。世界经济整体增长速度2017年可以达到3.7%,明年会达到3.8%,可能会更高。所以,整体趋势提供了有利环境,今年外贸的形势有利,明年还会继续。


  第二,关于明年的全球化形势审慎乐观。人们过去分析反全球化的政策、主张、言论,误认为全球化本身的问题,但实际上是上层建筑的问题。全球化本身是经济发展的规律,它并没有变化,无论从投资、跨国公司、海外资产比重、投资增长速度、贸易增长速度,都在继续,这一趋势到2018年还会继续,所以总体上审慎乐观。但在具体个案上,还需要认真谨慎。



张  毅,金杜律师事务所中国管委会主席,CCG常务理事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应该“拥抱”监管来“规避”法律风险。中国经济向好势头明显,政府从原来事先的审批制度转入到事中和事后监管以后,如何去监管这些市场行为,对于政府来讲产生了巨大的条件。可能要把监管行为转移为市场的自律行为,这就需要市场的各个参与主体,包括经济参与主体像公司、专业服务机构、会计师、律师共同去推动,也就会出现公司治理结构的问题。


  总结来讲,第一,中国的机会很多,尤其现在世界多元化格局逐渐形成,地缘政治复杂性增加的时候,对于中国来讲增加了技术难度。其次也创造了很多的机会,这个过程中我们融合拥抱当地的监管挑战,是企业成熟度也是最终企业能否在复杂的环境中取得最后成功的很重要的因素。



赵广彬,普华永道中国资深经济学家


  十九大之后, “一带一路”下一步的发展可能会上一个新的台阶。第一,中国有实力和能力把“一带一路”的推进和发展做好。 第二,中国和“一带一路”之间的贸易有特别巨大的前景。    第三,“一带一路”融资的问题。这60几个国家未来的发展建设需要巨量的资金支持,“一带一路”和中国的股票市场中,上海、香港、深圳的股票市场规模巨大,那能不能把国内的股票市场设立“一带一路”的板块,为“一带一路”的企业不仅仅在股票市场融资也把我们的债券市场开放给“一带一路”的国家,让这些企业和政府都来我们的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融资,这样可以解决一些很重要的问题。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 “一带一路”商机很大,只是很多企业没有想清楚应该怎样来做。一旦找到了合适的,可能要跟专业机构商讨怎么样去推进业务,这里面的机遇十分巨大。



周华龙,东和昌集团董事长,CCG副主席


  从企业的角度讲海外投资的话,首先,从商业模式创新的角度来讲,产业互联网的兴起,使得整个产业链区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很多企业在国内发展,现在随着产业互联网兴起,产业链向国外进行渗透。第二,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来讲,金融风险不应该防范,而是应该是怎么去控制的问题。金金融没有风险是不可能的,因此,关键不是去防范而是去控制。管理核心的本质是资产的处置能力,这个过程中跟这个时代是吻合的。第三,从产业定位的角度来讲,原来国内的企业更多的是在制造生产和交易、贸易,但是现在的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已经上升到品类的打造、品牌的打造甚至金融的管理。所以现在应该大力发展产业互联网加金融,就是产融互联网,以产业龙头为引领,以产业集成平台为支撑的模式开始起来了。所有事物的发展一定是从快速发展到逐步规范的过程,它往往是滞后的,监管可以慢慢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