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平行论坛三】从世界工厂到全球资源配置-中国制造业全球化动因与趋势

来源:CCG





全球资源配置



  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发展,中国正在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中国企业从劳动力密集型、附加值低的低端制造行业逐步转型向全球价值链的上游延伸,从发达国家获取产业升级所需的技术、市场、品牌和管理。通过海外投资,中国企业正加强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的能力,在产业链上下游布局,提升全球竞争力。中国企业在获取国际核心技术的过程中遇到的壁垒和克服障碍的方案是什么? “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产能合作有哪些特点和趋势?向发达国家转移制造能力如何推动中国制造的产业升级?海外园区如何推动民营制造业“走出去”?11月18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与会嘉宾对此做出了分享。








霍建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CCG高级研究员


  从中国发展来看,全球优化配置资源是必须要走的,目的就是要解决资源的进出、自由流动的问题,什么时候在这一点上解决得好,什么时候市场在这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那么中国经济增长的后劲和活力才会显现出来。我们现在之所以面临下行的压力,从供给侧改革的角度讲,资源的优化配置我们没有解决好。


  十九大报告里讲“构建全面开放的新格局”,探索企业“走出去”的新模式,最后落脚点是要培育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新优势。这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未来海外投资怎么管理,怎么防风险,用什么样的途径可以真正支持企业“走出去”,实现我们企业在国际竞争当中竞争能力的提升,这涉及到未来中国强国发展的实践问题。




Thilo Ketterer(柯泰乐)中国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协会首席德国专家


  中国希望成为世界上主要制造业技术的大国,那就一定要进行并购,并购国外的企业。但是并购有很多障碍,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


  首先,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清楚目标国家的法律体系。如果中国企业想对欧洲进行投资,一定要遵守法律,采取聪明的策略、妥善处理法律问题;第二,社会心理、文化的因素。有些人从心理上反对外国的投资者,还有很多民粹主义者。所以,中国的投资者一定要找到方法影响媒体,以合适的方式沟通;第三,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并购时,要了解自己的优势,所处的行业、目标是什么,要基于对自己清楚的认识,才能成功地收购国外的企业、技术和制造业。中国的对外并购业务还是刚起步,对此,企业开始前一定要了解并购程序,如何找到目标公司,如何减少风险、找到合适的定价,要找到较好的顾问公司进行调查,这样才能提高成功率。采取明智的策略,而且应该从过去的失败中吸取教训,这样中国才能进行有效的国外并购。





李毅仁河钢集团战略部总监、战略研究院院长


  一个产业有其自身的发展和演变规律,不能超越发展规律盲目谈创新。从世界工厂到全球资源配置看,钢铁是具有全球化属性的产业,钢铁工业配置了全球的资源,实现了钢铁的发展。中国的钢铁工业从供不应求到现在的产能过剩,不能因为产能过剩而忽视或低估钢铁对国民经济、人类文明所作的突出贡献。现在,中国的钢铁工业已发展成世界具有竞争力的产业。


  中国的海外企业,包括贸易公司、服务机构、金融公司、实体企业、研发机构等,坚持的基本原则:是战略管控下的本土化原则,提供网络化平台,把国内的技术优势、资源优势、网络优势和现有的海外公司进行对接,给它创造更好的发展空间和发展环境。坚持三个本土化:第一,管理的本土化。原有海外公司顺畅的管理流程、成熟的管理架构没有做轻易的改变;第二,用工的本土化,能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有一个和谐稳定的社区环境;第三,利益的本土化,中国的公司到海外,海外公司本身只是一个平台,要实现同当地政府、本土企业和谐共赢。





卢进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CCG特邀高级研究员


  对于中国制造业的发展,首先应发展多元立体的产业,包括高科技的,中等科技的和科技水平不高的。中低端产业在中国仍有它的发展空间。劳动密集型的,劳动与资本密集结合的,劳动与技术密集结合的在中国都还是需要的。第二,中国如果想要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必须扩大开放,因为如果限制外资,中国就无法配置全球的资源,而中国企业到国外配置资源也会受影响。第三,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动因是多种多样的。现在现在面临的两大任务是升级价值链和构建价值链。





Bill RussoAutomobility创始人、CEO


  中国的市场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且变化的速度非常快,这对于制造业来说也是一样的。所有的制造业,包括汽车制造业和很多制造行业在中国都发生了颠覆式的改变。以前传统制造业占主要,传统制造业可以让人们获得更多的产品和服务。但现在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得到产品和服务,和传统相比互联网制造业要占有不同的资产和资本。目前互联网企业对改造汽车行业进行了巨额的投资,这意味着公司必须要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跟新的技术创新企业进行合作来打造整个汽车行业的生态链。目前制造业应跟上智能化的转型,拉动自身的智能化发展。





牟刚,力帆实业集团董事长


  中国的“走出去”并没有形成规模、形成气候。在力帆实业集团25年的创业中,20年都在做出口,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走了很多成功的路,也走了很多弯路。从结果来讲,我们的摩托车、汽车都是全国出口行业前三。我们也在海外建了大概六个自己的工厂,也建了十几个销售和服务公司,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成功。但是我们也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说汇率的风险。比如说我们在对外投资的过程中要考虑当地国家的开放程度。当然,我们也曾碰到了很多非常非常具体的问题,这种非常具体的问题对于我们“走出去”的企业提出了非常严峻的挑战。民营企业必须要强调创新,我们要用灵活的手法去跟市场抗争,用创新的手法去解决一些问题。





王志乐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CCG特邀高级研究员


  现在强调“引进来”根据基于一个概念,即全球公司。1992年以来由于全球市场的出现,传统的跨国公司变成现代的全球公司,它们有三大变化。其中第一个变化就是全球战略,它们把研发、设计、制造、组装和营销服务这三大环节作为一个价值链在全球布局,从而吸纳整合了全球最好的资源,增强全球竞争力。“从世界工厂到全球资源配置”,中国的企业现在到了一个转折点过去是全球公司的全球价值链里的制造组装环节,现在要往价值链两端扩展:一个是研发设计,还有营销服务,甚至一些组装制造也要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我们也要打造源于中国的全球公司了。而这一点,中国企业相对全球的公司比还是比较弱的。中国公司当年是作为全球公司价值链上边的制造组装环节,现在要把这个状态改变就要在全球配置资源,打造自己企业的全球价值链。


  所以,推动企业“走出去”,中国企业应该从自身的全球价值链布局的角度去思考,企业的转型升级也应该在全球价值链中转型升级。





吴广云华立集团副总裁


  华立集团原来也是传统制造型企业,现在已经转型为多元化的民营企业,并于2005年在泰国设立了泰中工业园帮助中小型的企业“走出去”。园区主要吸引中国的汽配、机械、电子行业到泰国投资办厂。规模自然跟国内的开发区没法比,但是在“走出去”方面还是具有探索意义的。到目前为止帮助了来自全国各地将近95家制造业企业入住园区。园区的作用和目的两个:第一,帮助或者大大降低这些企业特别是综合性民营企业“走出去”的风险和门槛。   第二,增强了中资企业“走出去”的抱团效应。至于这些企业“走出去”的动因有这么几个方面:第一,基于市场的考虑。在当地设厂,取得当地的客户; 第二,出于资源、原材料的考虑;第三,人工成本、资源成本,各方面要素都在不断上涨,很多企业出于降低成本的考虑要“走出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