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平行论坛二】“一带一路”和大欧亚伙伴关系-理解欧洲利益关切和中欧投资动向

来源:CCG






中欧投资动向


  欧洲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的不仅仅是贸易机会。它还推动着所有对这些投资感兴趣的国家,重新思考它们的长期投资战略,以成为“一带一路”投资的合作伙伴。2016年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激增76%,至35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569亿),中国投资者在欧盟的并购支出更是欧盟企业在华并购支出的四倍。如何评估中欧在“一带一路”倡议合作中的潜在威胁与双赢潜力?随着中国近期在欧洲市场的收购大幅增长,一些国家开始表现阻止中资交易的立场,如何应对欧洲国家对中国在欧洲投资的关切和抵触?在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项目中,中国对欧投资所面临的难题和障碍是什么?对于关注欧洲的投资者来说,哪些领域和国别能将“一带一路”的政策利好最大化?








彭爽,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专项融资部跨境营销总经理


  过去的2016年,中国对于欧洲投资激增了76%突破了351亿欧元,相当于人民币2600亿,这个数字是欧洲对中国投资的4倍,在参与全球化投资过程当中同时感受到了欧洲国家的抵触与阻力。


  原来大家觉得银行门槛很高,但是我们确实在新时代发生迅速的变化,我们也只有了解更多,才能创新我们的服务,才能够更好地支持中国企业融入全球市场,而且能够占领更高端的市场,而不是低端市场。我们融合在一起是为了更加创新出更加完美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也希望未来工商银行和相关的政府机构与商会以及我们的中国企业走出去,一起来投身全球化的这股大浪潮。



Nicholas Holt,英商会主席


  英国是“一带一路”的最后一个国家,所以英国自然就成为中国“一带一路”框架的合作伙伴。过去繁荣的经贸往来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再次复兴。欧洲的挑战则是:首先,欧洲国家多样化、多元化,每个国家的历史文化语言大有不同,国家间关系也复杂。


  同时,市场也有明显的多元化,这是影响投资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比如捷克受俄罗斯的影响非常明显,有些人不愿接受大量来自另外国家的资金,另一些则认为合作有利于双方,但总体上得到多数人支持,欧洲国家多数人认为合作可以带来双赢。但外界很多人对“一带一路”了解不多,认知度不够,很多人不理解。所以,“一带一路”的宣传工作仍要继续进行,这样才能让欧洲等市场真正理解“一带一路”及其带来的双赢,帮助双方贸易、投资繁荣。



 

闵浩南京东屋电气有限公司董事长


  进入欧洲市场要坚持两点,第一不打价格战,价格方面和欧洲的同业持平;第二,坚持品牌战略,做好产品和品牌。品质永远是一个企业立身最根本的东西。另外,中国企业去海外发展时一定要融入当地社会,不要把自己看成中资企业,而是把自己看成本地化的企业,坚持只雇佣本地人,同时积极参与本地商会行业的会议以及标准的制定,积极参与当地市场规则和标准的制定。此外,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欧洲很多企业面临着老龄化的问题,下一代年轻人不太愿意接传统的行业,所以这些企业很多需要找一个传承,但是,欧洲的企业家不会轻易把它卖给不知道如何发展企业的人,中国企业在做收购时一定要让其看到企业未来发展的前景,这也是中国企业在欧洲做并购时要注重的。如果并购之后继续经营,很受欢迎。总结来讲,企业走出去的过程,第一要打造好自身实力,第二要更好地融合到当地,切实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就不会被排斥。



Sara Marchetta欧盟中国商会副会长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非常好,欧盟的政府机构还有欧盟的企业现在都对“一带一路”非常关心。目前欧盟的经济正在恢复,同中国企业以及“一带一路”中第三国的合作已经变成了欧盟企业特别看中的一个方面。欧盟是一个开放市场,而当中国成为开放市场后,欧盟商会也会开始考虑如何和中国进行合作,这里同样涉及互惠原则和平等市场准入原则。但因为欧盟作为一个组织,各成员国有自己的方案和标准,所以如何评价一个国家在其国家的投资的成果还应当由这个国家自身去判断,欧盟本身无法干涉过多。



唐浩轩,富爱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CCG常务理事


  大欧亚伙伴关系实际上是俄罗斯在对“一带一路”研究透彻之后提出来的,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提出实际上是对“一带一路”的一个共鸣。在考虑走出去问题的时候,要有一种战略性的思维,对于“走出去”战略要学明白。与此同时,大家需要认真思考“走出去”是什么?谁“走出去”?怎么样“走出去”等问题。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要走出去。


  一个国家的强盛一定是经济的强盛,经济强盛一定是企业的强盛,企业的强盛一定是品牌的强盛,没有品牌就没有未来。无论是在考虑“走出去”的问题还是做其他的事情,不能仅仅停留在解读的层面上,解读很有意义但并不是中国的当下,当下我们要想的是这个倡议能否推进发展进程,要想的长远一些。



孙永福,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CCG高级研究员


  我们第一大出口目的国家是美国,第二是欧盟,但是我们进口的主要来源地来自欧洲,欧方也是如此,站在欧盟的角度,中国货物对于欧洲的出口是最重要的。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中国对外的投资我们现在对于欧洲也就是5%左右,现在还有非常大的潜力还没有得到发挥。金融业的开放是欧洲的诉求,也是中国的诉求,因为中欧金融合作潜力巨大。将来我们在吸引外资的政策上面可以更加的开放。


  当然从中国对外投资,特别是对欧洲投资来讲,我觉得我们的企业如果走出去的话确实还有一个水土不服的问题,所以如何能够使我们走出去的企业依法依归合规的在那边经营投资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周华龙,东和昌集团董事长,CCG副主席


  实际上整个“走出去”或者引进来也好都是吻合方法论的趋势的,原来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走出去还有引进来我们更多的关注工业产品,比如说制造跟贸易。而现在,第三产业渗透力强。中国已经进入这个阶段了,通常讲我们已经解决了固定空间和移动空间的归属问题,当然,也解决了生存安全问题。目前有待解决的是文化、身体健康、宗教、心灵以及货币、财富管理和银行投资等归属问题。


  首先,中国的文化教育市场特别大;第二,中国的金融管制放开之后金融交流上面肯定会日趋频繁。第三,从消费互联网的火爆到进入产业互联网时代,整个产业链扩展到全球,整合之后产业链会缩短,所以竞争会加剧。


  随着中国人走向全球之后,这种竞争力会显现,而随着中国的产业互联网和对金融产业的深耕能力加强后,中国的第三产业的渗透会更强,所以“一带一路”过程当中,从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到现在的第三产业,文化、艺术品以及金融等方面的交流这个已经处在风口上。


翟南宾,北京恒昌利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


  最近有很多家互联金融行业的中资企业在纽交所很多中资企业上市,这个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现象,也是走出去的结果,所有企业最重要的就是第一要有信心,毫无疑问,信心来自于国家的发展。第二,就是作为一家企业走出去其实是一个必然的发展程,但是走出去绝对不是目的,所以企业的内部一定要经营好,这样的“走出去”才能取得好成绩。第三,就是细心。其实中资过去几年都是大的国有企业走出去,很多时候都是不成熟的情况下,没有专业的人才,不懂得当地的法律文化。最后很重要的还是虚心,互相学习才能有进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