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平行论坛一】投资美国--特朗普时代的挑战与机遇

来源:CCG






东西双向互济


  美国长期以来是中国海外投资的最热门目的地。根据《2017中国企业全球化蓝皮书》的统计数据,2016年中国对美投资创下历史新高,达到850亿美元之巨。对于中资企业,美国的投资环境既有来自美国外资委员会CFIUS的挑战,也有美国地方政府的高度热情。挟民粹主义上台的特朗普总统需要来自海外的投资重振铁锈带和基础设施,在针对中国颇为严厉的言辞背后是对帮助美国重新伟大的雄厚中国资本的渴求。刚刚结束的特朗普访华之行将对未来的中美投资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哪些投资领域将受到关注?十九大所强调的“东西双向互济”是否有利于改善美国对中资的态度?近年来(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CFIUS审查自有哪些变化与发展?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本土化有哪些经验和教训?11月18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与会嘉宾对此做出了分享。





程潥军,中国之窗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CCG理事


  美国中西部的人对中国一无所知,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中国非常落后的状态里。所以我们的投资经历是从人文交流开始的,人文交流经历的目的就是让美国人更好地了解中国人,其实两个国家之间的人相互了解的程度是远远不够的。


  贸易战的产生伤害彼此,没有人会赢。现在的社会已经到了双赢、多赢的时代,如果大家彼此了解得越来越多,对于在美国的投资来说,机会很好。所以大家今天去美国投资可能还是要进入一个了解、理解和信任的状态,这个状态如果能经历过去还是很好的。



李肃,和君创业咨询集团总裁


  现在理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去意识形态化,就是去冷战思维,就是红色革命和颜色革命都要终止,人类共同在互联网时代往全新的全球化走。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冷战思维全部去掉,在全新的概念上互联网革命中去推一种全球化的时候,实际上在往人类大同世界走。


  中美投资的热点问题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的投资、中国投资美国的高技术领域、美国是否对中国放开外汇管制、美国中产阶级的消费和市场、如何推动中美之间最高端的合作五方面。这五个问题实际上都在探讨中国资本在进如美国的过程中,到底怎么跟美国经济更好融为一体,到底怎么样使得中美之间不仅仅是经济共融,而且可以推动文化共融。


 


江山,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CCG特邀高级研究员


  中美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习近平主席说,太平洋之大,能够容得下中国美国这两个大国。新时代中美定位应该是基本稳定、平衡发展的大国伙伴关系。中国在现代化、工业化进程中,复兴中国梦跟美国接触必不可少。中美贸易投资在过去几十年进行有效合作,双边经贸关系从20亿美元到去年的5500亿美元,美方的统计则是6300亿美元。投资方面,美国公司进入中国支持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也获得了大量回报。


  美国仍然是当今超级大国,在经济、科技、技术等领域,都是中国企业理想的投资目的地。


  中国企业在美国进入境外资源投资,进入其高端市场、品牌服务网络、销售渠道等也面临一些困难:国际化人才、管理文化法律法规、环保、意识形态等。美国对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有意识形态偏见。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对国有企业的偏见。其次是美国的监管、外资审查,美国国外投资委员会(CIFUS)的审查严格,每当中国企业特别央企收购重要的项目时,都会引起美国国会议员或有关人士的担忧,认为红色中国、共产党中国来到美国要干什么。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要注意隐性的壁垒。


 


Kenneth Jarrett,上海美商会会长


  关于美国国外投资委员会,其实审查所涉及的项目及金额非常少,去年中国对美投资是460亿美元,今年可能稍微下降,但下降的原因主要来自北京,而非美国。谈到外资审查的问题,有时候在中国被放大,其实真正要审查的金额很少,占中国对美投资总额的很少部分。


  对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美国会涉及很多市场准入问题,但中国企业开始对外投资,也作为外国投资者,会碰到以前外资在中国碰到的问题,这是双向问题。


  未来美国肯定会有监管方面的收紧,这会对收购产生很大影响,但对其他方面影响较小。中国的资本占美国市场的比例大,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可能不仅是规模而是通过并购获取关键的技术,在审批过程中会让美国有警觉。中美都不希望双方的贸易受阻,通过双方贸易拓展双方合作和更好的中美关系。现在由于政策和监管方面收紧,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受打击,但不用太忧虑,这是美国监管方面以史为鉴,吸取过去监管方面遇到的挑战和措施做一些调整,并非针对中国。而且,美国政府并没有特别针锋相对地针对中国,也不会有贸易战。



高振东,宝时得集团总裁,CCG资深副主席


  中国如何解决政策方面的问题来消除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各方面的顾虑,是目前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就宝时得集团的经验而言,特朗普税首先可能会成为一个挑战。但目前美国提出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将是一个巨大的投资机会。当下,中国企业在这一方面面临问题较多,美国当地对中国企业态度并不积极,在美国投资也有相应的风险。面对这些问题,解决需要时间,也要讲究策略,除了中国的技术、设计能力、项目管理能力以外,中国企业在策略中必须要发展国际性投资和成为国际性财团。


 


Jacob Parker,彭捷宁,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会长


  美国进入中国的市场准入问题和中国对美的投资两者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美国的企业希望在中国能够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竞争环境如果不够公平,它们就会侵蚀美国企业对中国投资的信心。现在中国企业在美国进行投资,也有这样的呼声,所以希望两国能有互惠的待遇。中国的企业在进入美国的时候可能会受到一些行业方面的限制,尤其是与一些战略相关的,容易遭到抵制。但其实中国对美国的投资70%都是来自于私人领域的,仅有一些可能与美国的国防有关。美国有外国投资审查法,但现在其也正在起草另外一份政策文件,具体内容拭目以待。


 


陆兴东,城市客厅网络有限公司董事长,CCG常务理事


  谈到中美之间投资马上会有两个词:制度不同和语言差异,使得两国的交往存在很多障碍。城市客厅和华为合作建立一个全球智能化的信息系统,这是一个手机APP。这个系统在未来中美之间的合作上会发生非常多的作用。可能来自美国的朋友说中国建的平台会在美国会受到管制。实际上,这个平台很开放,所有国家的后台技术都交给政府。城市客厅在每个城市都拥有自己独立的品牌,技术端全球统一,内容端各自管理,实现十八个字:连世界,把全世界连到一张大网;破孤岛,让每个地方政府乃至一个投资机构可能做医疗等等的都不要孤立起来,信息流能够畅通,智能推;触顽症,互联网里面的黄色视频乃至于假冒产品通过这个网络;利民生,对人们有利;扬公益,让全世界的公益在这个网里破除国境的限制,能够全球化。



王辉耀,CCG理事长、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


  进入新的全球化的时代,中美必须要合作,这是非常重要的。全球化智库对中美关系非常关注,发布多个中美关系报告,并在不久前发布了关于中美合作的12个建议。上个月特朗普访华之前CCG团队专门去美国同在美有影响力的十多家智库代表交流经验并在纽约和华盛顿举办了两场大活动,拜访了参议院、众议院的办公室。


  总体来讲,中美之间的利益太大了,特别是人员交往,双边的人员流动频繁,每年中国有30多万的留学生赴美,加上中学生现在在美国的留学生超过40万人,另外每年还有8万移民取得美国的绿卡,这个流量非常大,而且都没有被计入中美货物贸易中的。还有旅游,每年接近三四百万中国人去美国。


  特朗普此次访华对中美两国来讲意义非凡,此前CCG给中央提出的建议里就讲到要加强元首外交,此次习特会也专门强调元首外交的重要性。元首的沟通为中美关系创造一个比较好的氛围,包括这次2500亿的大单。中国方面也对此也有响应,比如,十九大期间,政府就宣布了金融、投行、保险和汽车领域放开外资控股的比例,三年以后要取消控股比例,取消全资的限制。所以希望美方CIFIS的审查能做相应的放宽。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