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1日

【平行论坛六】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实务-海外监管、合法合规与多元化融资渠道

来源:CCG



海外并购



  2016年,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高歌猛进,累计实现金额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与此同时,因人民币持续贬值引发的资本外流,也引来政府对资金出境的严管。十九大报告强调“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但短期内对资本流出渠道的抑制尚未解除,2018年中国对外投资如何落地,是业界普遍关心的问题。十九大以后的跨境并购政策法规的动向?中国企业如何有效进行理性、规范的海外投资?在海外并购、运营的中国企业如何规避法律、税务风险?在资本管控背景下海外并购融资有什么样的应对策略?11月18日,在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上,与会嘉宾对此做出了分享。





谢暄晖,北京财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CCG常务理事



这两年大家或多或少了解到外汇的压力,所以中国政府对于跨境投资有一些监管的闸口,十九大之后可能面临一些新的政策层面的调整。对于一个大型的跨境并购案而言,实际上需要的要素还远远不止于此,长期来讲国家设立这些门槛也是为了保护中国企业在外不投资受损。


我相信新的命题一定会越来越多,就像中国人常说的一样,就是办法总比问题多,所以我们共同在这个实践领域前行,应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人们共同地再创造,大家可以从一个时间尺度观察这个领域的发展脉搏。






Albert khaoutiev,摩根菲利普斯金融部负责人



全球化很重要、本地化也很重要,应该同时抓,两手都要硬,在这个过程中,本土化要与全球化整合一起。中国制造业想在欧洲招募员工,一开始雇佣本土的工作人员,逐渐过渡,慢慢过渡到招募海外员工,还有全球化的员工。所有的政治动荡对于海外并购还有中国企业走出去有很大影响,在明年希望这个形势会好转。中国在十九大以后,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希望金融行业也会进一步开放。


近两年,外国投资人到中国的目的非常直接,了解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还有哪些严格监控的,关注这些领域未来是否会放开。同时,欧盟希望能建立机制重审一些海外投资项目。如果要来中国投资,一定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充分的准备。总体而言,现在是多元化的环境,经济与政治密不可分,要把经济跟政治合作,才能带来更好的结果。






彭  超,普华永道合伙人



虽然去年和今年投资金额下降了,但无论是国资企业还是民企,财务投资者数量大大上升了。目前在投资领域呈现出的是,一方面,技术方面投资金额很大,数量也很多。第二,针对一些境外投资控股平台,如果目前公司没有资金注入,不仅国家难资助,在全球的一个税务环境过程当中也会遇到问题。全球自从OECD世界经合组织推出来防止利润转移税制侵蚀开始,全世界税务局便开始打击一些空壳公司。因此,在监管和应对全球税务环境方面公司政府应当做一些规划去帮助境外投资,同时也可以改变 一个税法‘全世界发展’的想法。






Nathan A. Wright,Equinox咨询全球并购负责人



中国目前海外并购将目标瞄准了高新企业,像“一带一路”都是鼓励对外投资,希望中国企业可以在海外发展,设立一些国际运作。但随之而来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税收的问题还有不同资金支持的渠道等等。当下一些大规模的海外并购,像地产业还有娱乐业体育这些都受到了严格的管控,整个审批流程变得更为严格,使短期的交易量下降。中国海外并购还是会继续进行,但技术类的并购必须要有一个总体规划,中国公司应当做好规划了解到目的地的规管要求,防范可能出现的风险,明确自己的目标,根据自己的总体规划进行有效的谈判。






王虹,毕马威并购咨询合伙人



对于融资这一块包括对于钱怎么出境对于海外并购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困扰,钱出境的时间具有不确定性。银行端如果我们做并购融资的话,短期相当于给企业提供了一个过桥贷款。除此之外,在欧洲的市场他们的杠杆性收购是非常通行的,就是如果这家公司现金流比较健康,然后杠杆率比较低,这种情况下可以跟当地的银行沟通,作为一个杠杆。还有就是与私募股权机构进行比较紧密合作了。


在未来应该是要在线上平台做一些备案的。在政府角度来说并不是限制,其实更多的合规化,要让有交易实质而不是没有实质的资金出境。所以我相信从未来来看在时间流上面、包括资金出境问题是会更加健康的发展的。







张毅,金杜律师事务所中国管委会主席,CCG常务理事



11月份初政府针对跨境投资征求的意见稿还是蛮有意义的,正好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讲的“中国只能更加开放”,意见稿里的一些内容,比如说准备取消小路条、取消30亿以上由国务院审批流程等政策确实是比以前步子更大了。


征求意见稿让我们看到了国家对对外投资的鼓励,当然不排除由于外汇管制的问题,在具体的操作里面还会遇到一些实际的情况。但是,开放一个明确的信号,而且不管是对于中介机构还是有志于海外做并购的企业来都是非常积极的信号。SPV牵扯到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时候对于资金来源的整体规划的问题。讲到了ODI的问题,很多人当前为了规避中国的ODI利用香港平台或者海外的平台,之后等到第二步准备装回A股上市公司发现原来没有连接点,二次还要做一个对外投资结构,二次对外投资结构的时候因为平台已经装海外资产了,所以需要交很多税。建议广大企业千万不要说因为国内ODI审批非常复杂,所以一开始想一个结构去完成规避国内的ODI








周华龙,东和昌集团董事长、CCG副主席兼上海分会副会长



国际并购三点非常注意的,第一点一定当地的政策包括相关法律非常熟悉。第二,有没有突破点,收购并购的时候一定要非常熟悉当地的政策和环境,同时,在并购过程当中的结构设计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们的14年帮一家企业美国纳斯达克两家上市公司上来,境内的PB公司怎么样设,境外的公司怎么样设,这个架构怎么样搭,一旦搭的不是很顺畅,上市的过程会遇到很大的障碍。很多企业对外收购的过程当中希望可以撬动资金的杠杆作用,境内境外结构设计非常重要的,所以一开始做好结构设计的顶层设计。第三,资金的匹配非常重要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