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7日

CCG发布本科生留学报告:七成留学生来自高学历家庭 留学回国意愿整体增强

来源:CCG




留学回国意愿整体增强



  近日,全球化智库(CCG)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其中,CCG与麦可思研究院在对本科毕业生留学状况开展长期追踪研究的基础上,推出《2016年本科毕业生留学现状调查报告》。


  报告显示,我国本科毕业生出国留学比例在过去十年间基本呈稳步上升趋势,211院校出国留学生高于非211 ,但2016年,“211”院校的本科毕业生留学比例较前一年有所下降。与往年相比,2016年“211”院校本科毕业生的留学目的更趋务实,且留学回国意愿达到三连增。外语、经济、材料等专业出国比例最,工商管理专业最受偏爱。相较大洋洲和欧洲,北美与亚洲对目标学历的要求更高;留欧的学生归国意愿更高,而大洋洲的最低;本科留学生家庭状况与留学信息获得渠道等方面都呈现出较大的区域差异。


  为了解国内本科毕业后出国留学和回国发展现状和需求,CCG与麦可思研究院就本科毕业生留学状况开展了长期的追踪研究。本次调研以问卷的方式对28.6万大学毕业生进行了抽样调查,其中本科生样本约14.7万份,本科生留学项目的抽样样本量为2529份。报告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2008~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现状;第二部分为2013~2016届本科毕业生赴各主要地区留学现状。


211院校出国留学生高于非211 ,外语、经济、材料等专业出国比例最高



  CCG研究报告在对2008~2016届本科院校毕业生出国留学的分析调查发现,2008~2016届本科院校毕业生留学比例总体上升,且“211”本科院校留学比例高于非“211”本科院校。从下图可以看出,“211”本科院校与非“211”本科院校留学比例差距自2012年开始持续扩大,并在2015届差距达到最大值3.35个百分点。




  而就专业分布而言,外语类、经济学类等专业毕业生的留学比例相对较高,其次为材料科学及统计学。“工商管理学”“工程科学”和“计算机与信息科学”仍是本科毕业生留学专业的三大重要选择,分别占比31.4%、16.2%以及10.8%。






留学比例和家庭收入正相关  七成留学生来自高学历家庭

  


  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能够支付自费留学费用的家庭不断增加。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绝大多数(91.8%)以“父母亲友资助”作为首要经费来源,而主要依靠国外打工收入、国外大学或国外机构资助的两类留学生仅分别占到3.5%和3.2%。家庭资助作为大学毕业生留学的主要经济来源,反映出家庭背景对于其留学选择影响极为重要。对2008~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家庭职业阶层调查数据显示:2016届中“管理阶层”基于普遍较高的收入水平始终居于首位,占比接近26%;排在第二位的是“专业人员”家庭,占比约为26%;而“产业与服务业员工”家庭约占17%。





  当然,家庭的教育背景也是影响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关键因素之一。学历相对较高的家庭对子女出国留学的支持力度也相对较高。对2008~2016届本科毕业生留学的家长教育背景调查数据显示,高学历家庭出身的留学生比例约为六成。从2010届起,高学历家庭的大学毕业生留学比例保持在70%左右。




工商管理学最受偏爱  过半北美洲留学生家长为管理阶层



  报告显示,赴北美洲、亚洲留学的本科毕业生选择博士作为学历目标的比例明显高于大洋洲、欧洲。另外,赴北美洲留学攻读MBA的比例为2.6%,高于亚洲的1.2%、大洋洲的1.2%、欧洲的0.6%。而本科毕业生留学北美主要看中的是教育质量,即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能。




  工商管理学是连续数届赴四大洲的本科毕业留学生最受偏爱的专业。在大洋洲、欧洲、北美洲、亚洲四大洲留学的学生中,选择该专业的学生比例分别占54.8%、37.9%、26.3%、19.1%。赴北美洲的学生选择工程科学的比例最高,超过1/4,赴大洋洲、亚洲、欧洲留学的学生选该专业的较少,分别为占15.4%、13.3%、12.9%。




  CCG课题组在对赴亚洲、大洋洲、欧洲和北美洲四个地区留学的本科毕业生调查发现,赴北美洲留学的本科毕业生中,56.4%的学生家长属于“管理阶层”,33.1%的学生家长属于“专业人员”。赴亚洲留学的学生,留学费用相对较低,是“产业与服务业员工”家庭的主要选择方向之一。


  在本科毕业生赴北美洲留学的理由中,“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能”排在第一位,占比29.3%;“增强职业竞争力”,是学生赴其他地区的首要理由,其中亚洲的比例最高,为34.7%,欧洲和大洋洲分别为30.4%和28.3%。通过对理由进行分类对比,可以发现“增强职业综合竞争力”以及“接受先进的教育方式”、“学习先进的知识和技能”、“增加见识,了解他国文化”这四项理由均是从学生自身发展出发,相比“去国外就业和长期居住”这个理由,前四项选择情况趋同,也说明本科毕业生出国留学的计划性与目的性较明显,关注的内容多为提升自身竞争力。


  此外,将“去国外就业和长期居住”列为首要理由的赴大洋洲留学的本科毕业生占14.9%,远高于因为相同理由去往其他地区留学的比例。而且,赴大洋洲留学的各项理由之间差距相对较小,表明本科毕业生赴大洋洲留学的目的更加多样,且在就业和长期居住方面有更宽泛的政策条件(见表10)。以澳大利亚为例,其移民主要采取积分制,而在澳大利亚学习只要符合相关要求就可获得相应的加分,例如在澳洲指定地区学习,相应可获得5分的加分。因此留学澳洲往往被当做移民的前置环节。




  报告指出,“父母亲友资助”反映出本科毕业留学生的家庭从客观上需要具有一定的支付能力。其中,大部分本科毕业留学生的父母的职业属于“管理阶层”或“专业人员”。赴北美洲留学的本科毕业生中,56.4%的学生家长属于“管理阶层”,33.1%的学生家长属于“专业人员”。赴亚洲留学的学生,留学费用相对较低,是“产业与服务业员工”家庭的主要选择方向之一。





留学澳新本科毕业生趋向于在外国工作,但留学生整体归国意愿增强


  


  报告显示,从整体上看,各地区留学生准备毕业之后回国或短期工作之后回国的比例均超过50%,这说明本科毕业生在海外毕业之后回国的意愿仍较明显,其中,赴大洋洲留学的本科毕业生归国意愿最低,仅有21%,明显低于亚洲、欧洲和北美洲。





留学信息获取渠道日趋多元  中欧高等教育合作推动欧洲留学 


  CCG课题组在于2013~2016届本科毕业生出国留学的信息获取渠道的调查中发现,“国内留学中介机构”与“国外大学网站”成为留学生获取留学信息的主要渠道,两者在大洋洲、北美洲、欧洲及亚洲的占比均超过50%,依次为76.5%、67.9%、64.2%以及55.5%。从洲际分布看,大洋洲留学信息渠道构成最为单一,留学中介成为留学信息获取的主要方式,占比高达57.6%,而包括亲友推荐、留学网站以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等在内的其他信息获取方式占比总和不足25%。这与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大洋洲国家已形成较强的移民留学中介产业有较大关系。尽管移民政策出现收缩趋势,澳大利亚一直是留学移民的重要选择,而留学中介往往能为留学生提供涵盖移民规划更为专业的服务。


  相对的,留学中介机构在北美地区的优势则并不明显。尽管北美地区集聚了众多世界知名大学,但在留学信息获取上,学校网站与留学中介机构占比大致相当。这主要源于北美留学发展时间较久,更为成熟。高校申请信息查询的便利化与公布的及时性为留学生通过自身DIY申请高校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欧洲在留学信息渠道分布上的特点则主要表现为“所读中国大学的国外合作院校”占比相较之其他三个洲更高。这主要得益于近年来中欧在教育方面的合作日益深化,这既包括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等合作办学模式的创新,也包括中欧高等教育合作、伊拉斯谟计划(Erasmus Programme)等在内的各类学术交流合作的不断深入推进。


  而亚洲相比其他大洲在留学信息渠道分布上则较为均衡,其中“国外大学网站”、“国内留学中介机构”、“亲友老师校友推荐”作为其最主要的三大获取渠道,分别占比27.7%、28.3%、20.6%



转载或引用请注明选自全球化智库(CCG)发布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