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6日

WTO何去何从?RCEP何时结束谈判?中国能否加入TPP?CCG专家眼中的2018全球经贸格局

来源:CCG



RCEP相关国家称2018年将结束RCEP的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宣称重新考虑加入TPP,WTO部长级会议也没取得多大进展。2018年,RCEP真的能够实现结束谈判吗?TPP各国与美国的谈判会如何?WTO会有什么样的进展?岁尾年初之际,我们邀请到CCG国际关系领域的大咖学者,为你解读2018年多边和双边贸易关系。


2018年WTO需要如何推动?

  十字路口的WTO需要大国发挥推动作用

  王辉耀,CCG主任

  由于现在美国对多边贸易的态度不是很积极,大家认为WTO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处在发展的新阶段。现在WTO需要一个比较强的领导力,也就是需要一些大国来推动,需要更多国家发挥作用。另外,专家们特别希望看到一些新的举措来推动多边机制。从目前来看,WTO还是非常好的机制,它的作用还是很大,包括调节机制、仲裁设定规则等方面。然而,现在WTO面临新的挑战,不论是双边或者区域贸易协定的发展趋势,都对WTO造成冲击。WTO也需要创新,比如在电子商务、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保护等等一些新的领域都需要求新。现在的一大困扰就是“多哈回合”自2001年以来一直没有取得太大突破,部长级会议成果也很有限。


  未来WTO应如何发展?

  WTO需要领头羊

  何宁,商务部世贸司原司长、CCG高级研究员

  WTO从其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创立至今已有70年,现在可能是最困难时期,关键在于缺少领头羊。

  WTO的作用和吸引力仍在,当下自由贸易区之所以盛行,就是因为多边贸易体制本身遭遇了困难,但是,不管自贸区如何发展,其规则还是要基于WTO这个多边贸易体制的规范,在这个基础上才能顺利实现。自贸区有一个外号叫“WTO+”,因为现在全球160多个WTO成员国,几乎每一个自贸协定里面都少不了这些成员国的影子,那么他们作为WTO的一员,其贸易规则也要符合WTO的规范。所以WTO是一个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建立成员之间的其他优惠就没有问题,否则就很可能遇到问题。

  多边贸易体制遇到困难的时候,双边和区域贸易协议发展势头肯定增强,因为大家都要寻求其他手段实现自己的诉求和利益。但是双边及区域协议同样大费周章,不如多边机制事半功倍。

  WTO能从最初的23个国家发展到现在164个国家,本身就说明了多边贸易体制的作用和吸引力,这个东西不会说垮就垮掉,因为它的作用、吸引力还在。所以从总体上判断,虽然WTO现在是困难时期,因为缺少领头羊而出现一个真空,但这个困难时期总会过去。

  美国要再回TPP,在2018年有可能实现吗?

  中国可否考虑加入TPP

  王辉耀,CCG主任

  当前美国总统表示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重返TPP,英国也表示要加入。在一个新的世界贸易体系形成前,中国应该抓住当前TPP内部主要成员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对华需求的机会积极寻求加入TPP,抓住对美贸易战略主动,推动全球化的进程,维护中国的利益。

  特朗普试探TPP,日本谋求对华关系改善,英国声明也要加入这样一个新的世界贸易体系可能逐渐成形

  就在11国签署由“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进化而来的“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不久,1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会议)上发表演讲,称“美国准备好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参加国进行多边贸易谈判”,显示其考虑重返TPP的想法。

  此外,最近深陷脱欧谈判的英国相关官员也表示会考虑加入TPP以便寻求在英国脱欧之后更多的平衡。

  我们应该看到该贸易协议高水平的开放性和高标准的贸易规则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一个具有世界性的贸易框架协议。而作为本地区的重要经济体,中国的长期缺位对自身利益不利,更何况这一协议最初的设计初衷是为了孤立中国。当然我们也不排除特朗普这个“个性”总统会有惊人之举,如果等到美国重新回归,那么到时候中国的地位必然被动。

  当前中国具备加入TPP的事务的必要和可行条件

  1、TPP协议条款可以修改或者暂不执行可以保障我们利益不受严重损失

  原来反对中国加入TPP的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其中的条款要求过高过严,如果执行可能会损害中国的利益。但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个别国家对条款也作了修改和保留。比如日本在签署的时候就对20条款项作了修改或者部分暂不执行。这也为中国的加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先例。中国完全可以遵照日本的先例来对部分条款作出保留,不能因噎废食,因为几个条款而放弃整个贸易体系。

  2、日本积极寻求改善对华关系,智利、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一直鼎力支持为中国加入TPP创造了良好条件

  作为目前TPP的实际牵头人,日本在美国退出后担当起救火队长和协调人的角色。日本需要TPP来保障其严重依靠对外投资和贸易的发展模式,尤其是美国退回到“孤立主义”和“美国优先”的状态之后,日本的处境就更加尴尬和棘手。安倍政府将TPP作为其经贸重点也就在情理之中。但目前日本在日美同盟受到美方疏远,为了恢复其“正常国家”以及其地缘政治的考量,日本也在积极寻求与中国改善关系,所以日本首相最近在“一带一路”合作等问题上频频向中国示好,试图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所以中国参与TPP也是日本乐于见到的,何况中日之间还没有签署双边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国此举不仅可以将TPP的成员增加一个,更为关键的是可以将其市场体量显著增加。

  除了日本外,该组织里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以及智利处于自身经济利益和中国市场的考量也一直都希望中国加入。尤其现在美方退出后,他们对中国的支持更为公开了。

  美国再回TPP将是一个全新谈判

  何宁,CCG高级研究员、中国驻美前公使

  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讲话当中提到,未来仍然存在和TPP成员一对一,或者和他们集体进行谈判的可能。有两点是值得关注的,其一,美国已经从TPP退出了,不管未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再回到TPP,一对一谈或者对集体谈,毕竟是已经退出再进去,不可能重新以原来的TPP12个成员当中一员的身份去谈TPP了。既然退出了,这一步已经迈出了,再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其次,其余的TPP11个国家要把TPP进行下去,现在日本在挑头。但是有些规则或条款目前已经冻结了,如果美国和其他11个国家重新谈TPP,这些规则或条款要不要打开?而且特朗普表态,重新谈判至少要对美国是有利的。新TPP可以对大家都有利,但当然还是对美国有利是第一位的。所以,之前的条款特朗普并不买账,如果他认为这些条款不能让美方满意的话,是否要谈新的条款?是否要谈新的承诺?所以,如果美国再重新回去TPP的话不可能再是原来的TPP,很可能要重开谈判。

  如果美国和TPP成员一个一个谈,以双边谈判为基础,那将费时耗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谈完。11个国家,现在是以高标准要求,逐个谈判,这对美国是有利的。如果和集体开始谈,那等于重开TPP谈判。人家11个国家将TPP都往前推进了,美国又跑来了,到底是算新成员还是老成员,这首先就存在技术上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目前还难以预测。但可以预见的是,即使美国回到TPP,那也将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另一点需要明确的是,如果美方愿意对TPP整体谈,这仍然是个小多边谈判。小多边谈判仍然离不开多边贸易体制的大多边,基本规则是WTO的。所以,即使特朗普说不愿意再搞多边,愿意更多地关注于双边,在双边谈判的基础上保证美国的利益,但他想完全地抛开多边规则也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从美国法律体系来讲,美国有自己在多边贸易体制项下的承诺,也要受到约束。前些年,美国议会搞的一些法案,比如要对中国征收25%关税的舒默法案,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结果最后法案撤回了。记者问舒默为什么撤回这个法案,他说这个法案不符合多边规则。

  这么多年来,这个多边贸易体制给所有的成员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让大家能够在统一的规则下开展贸易。如果仅靠双边谈判,我们可以想象,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稳定的全球贸易环境。即使特朗普说不关注多边,但多边贸易规则对美国的约束是美国不可能逃避的。

  2018年WTO要如何谈判?

  WTO谈判要完善规则

  崔凡,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

  现在WTO谈判处于停滞阶段,不太乐观。最近的阿根廷部长会议,仅仅就渔业补贴规则谈判、电子传输临时免征关税等议题达成了几个部长决定,部分成员就投资便利化、电子商务、中小微企业等议题发表了部长声明,谈判整体基本没有产生实质性成果。以前有时候是协议谈判停滞,但争端解决机制还是运转正常,而目前,不止协议谈判没有太多进展,连争端解决机制也面临困难。现在WTO上诉机构七个大法官有三个离任了,因为美国的纠葛,递补迟迟未能完成,一些案子堆积未结。

  另外,有评论争辩美国会不会退出WTO的问题。我们认为美国是不太可能退出WTO的,美国不会放弃对多边贸易体系的主导权。这次在阿根廷的部长会议上有几个新的议题,包括电子商务、中小微企业、投资便利化等等。中小微企业和投资便利化的部长声明上都有中国的签字,但电子商务的声明却没有。电子商务部长声明共有71个成员方参与,美国方面高度评价,但中国没有在声明上签字。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关于电子商务规则谈判路径的理念之争,中国更加希望电子商务应该走多边路径,把发展中国家都包括进来,通过电子商务促进发展,而不是搞成部分成员的俱乐部。

  目前多边贸易体制处于乱局,各国互相之间存在不信任,互相之间有试探,甚至有一些对抗。但无论如何,迟早需要大家坐在一起来谈。尤其对于中美两个大国来说,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如果双方领导人能够正视这个问题,特别是能够寻找合适的平台以进行进一步的沟通,同时加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对话,为未来长期的全球经济治理建立一个规则体系,那就能够给世界经济带来光明的未来。因此,我们希望各国领导人在解决目前的经贸摩擦与冲突问题时,要立足于长远,立足于为未来的世界经济建立与完善规则。

  RCEP会在今年完成谈判吗?

  2018年具体细节上难以短期实现

  霍建国,CCG高级研究员、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现在仍在研究TPP以及未来亚太地区的贸易变化,而ASPI这份报告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内容。他提到,WTO变得越来越弱,FTA这几年则很活跃,但现在美国退出TPP后,如何处理FTA和WTO的关系是一个问题。

  同时,希望FTA不要变成一个个地区“阵营”。他强调,中国在RCEP、WTO以及支持多边贸易体系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对于RCEP,难点在于中国、日本和印度各方要求更大程度的开放,两两之间的态度却非完全一致,而且ASEAN内部每个国家也都有各自的想法。根据他的判断,RCEP可能于2018年在主要议题上达成一致,但在具体细节上的协议难以短期达成。

  TTIP会有发展吗?

  美国对TTIP的态度需要重视

  孙永福,CCG高级研究员、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

  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现状如何需要得到中国的重视,因为欧盟是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所以美国对TTIP的态度也应该得到更多重视。



(本文为CCG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