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

保增长当务之急是拉动民间投资

作者:汤敏
fiogf49gjkf0d
    国际金融危机愈演愈烈。它不但影响到了世界经济,也影响到中国经济。中国经济现在正在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社会与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也形成了严重依赖于国际市场的经济形态。这次出口的下滑,可能还不是一个短期的现象,它不仅 是美国经济下滑造成对中国出口产品需求的减少,而还涉及到美国整个消费模式的变化。作为一个硬币的另一方面,以出口导向为主的东亚国家与地区也要面临比较 大的调整。

    对我们来说,既要应对这次危机的影响,也要按照科学发展观来扩大内需,调整我们的增长模式。所以,如何应对国际经济危机,核心的问题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 怎么样使投资保持一个比较快的增长,以此来抵消一部分出口减少的影响,二是怎样把老百姓的需求进一步拉动起来。本文将围绕这个主题,谈谈个人的一些见解。

    一.没有民间投资的配合,保增长的目标难以达

    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今年进出口前景很不看好, 在剩下的投资与消费这两驾拉动经济增长的马车中,消费是根本。 但是,消费的增加,涉及到收入增长,居民后顾之忧的减少以及消费习惯的变化,这些都要一些时间。因此,短期能够拉动经济的只有投资了。

    投资又可分成两大部分。 一部分是政府投资,一部分是民间投资。政府投资包括政府本身的投资,还包括一部分国营企业投资。民间投资则包括像私人企业、股份制企业、外资企业投资等等。

    为了启动内需,保证中国经济在未来两年保持一个较快的增长,国家最近出台了4万亿的刺激经济的投资计划。应该说,这是迄今为止世界各国中出拳最重、出手最快的应对的措施。

    但是,这4万亿的投资,相对每年的民间投资来说还是小头。2008年全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大约在16万亿左右。在这16万亿里,国家和国营企业投资可能占5 万亿左右,民间投资大约有11万亿左右。以此概算,2009年民间投资还要增加到13万亿左右,才能保证中国经济有百分之八以上的增长。

    然而,从最近几个月的趋势看来,情况还是比较严峻的。过去民间投资比较活跃的很多领域,比如说进出口,房地产,矿山,包括钢铁,包括制铝等等这些领域,目 前市场前景都不是特别看好。以房地产为例,2008年11月房地产投资增长率仅为7%,较上半年的30%以上的增长率急剧下滑。

    现在民营企业都在准备过冬,都在以现金为王。在面对一个大危机的时候,保持一定的现金,有一定的弹性,对单个的企业来说一个非常好的决定。但是如果所有的 企业都这么做,就会出现一个合成谬误的问题。每个微观个体最优的决策,加在一块儿,很可能就是一个很坏的决定。

    我们现在正面临这种情况。每个企业甚至每个家庭都以现金为王,那么宏观的总体需求就会急剧下降,经济形势不好,企业就更不敢投资,居民不敢消费,而经济就会更差,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如何用每年2万亿的国家的投资来拉动出13万左右民间的投资,是中国保经济增长的关键所在。

    二.没有民间投资的配合,促内需、调结构的目标也难以达到

    民间投资除了对保增长有着重要的意义之外, 对实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促内需、调结构的战略方针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中国经济更大的问题是在结构上 的。从结构上看,我们不但存在着内需不足, 外需依赖过大的问题, 也存在着投资过于集中在房地产、制造业等产业,而对经济发展中的短板领域,如中小企业、农业、农村、环境保护、节能、社会发展等领 域投入不足。不改变发展方式,不调整投资方向,即使是靠财政投入短期内把投资促上去了,但很可能更加剧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使得已经过剩的生产能力更加过 剩。因此,借这次推行积极财政政策,国家要花一笔大钱的机会,如果能把经济的结构也加以调整,则是一举两得,既保持了短期的经济增长速度,也保证了长期的 结构优化。

    要调整经济结构,首先就是要调整投资结构。民间投资在我国的固定资产投资中已经占了70%以上。没有民间投资的配合,国家促内需、调结构的目标也不容易达 到。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在过热市场与扭曲的价格的影响下,民间资金大量地投入到房地产、进出口、钢铁、煤矿等当时回报率较高的领域,更加剧了经济结 构的问题。


    因此,要调整结构,重点就要放在引导民间投资上,使民间资金能够更多地投入到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短板领域中,使民间投资成为实现科学发展观的推动力。民 间的投资是以回报率为导向的。长期以来,民间资金之所以没有投入到那些短板领域,或者说这些领域之所以成为短板,就是因为有价格的扭曲、政策的不到位而导 致的在这些领域投资回报不高。要使民间资金能够转变投资的方向,就需要政府政策的引导,需要四万亿政府投资的配合。

    那么,在当前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大规模地拉动民间投资呢?

    三.改变四万亿的投资思路

    首先要改变政府四万亿投资的思路。这段时间各地政府都非常积极地纷纷报项目。据说现在报的项目已经超过18万亿了。如何衡量这四万亿的投资成功与否,要有新的思路。

    在紧急情况下政府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导致的投资,跟一般情况下政府的投资的意义与方式都有所不同。对在正常情况下的政府投资来说,每一个项目要求它有回报,回报还不能太低。但是在紧急情况下投资的绩效更应该从宏观面来判断。

    从这个意义出发,凯恩斯在建议美国政府如何走出1929年大衰退时, 建议政府雇一批人到郊区去挖山洞,把山洞挖好了以后,再雇另一批人去把那个山洞填起来。通过这种办法给这两批人发工资消费,消费增加以后慢慢经济就能启动起来

    现任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伯南克,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学者。他的学术成就集中在一个问题上:为什么会发生1929年经济危机,如何解决这类危机。在他当教授 的时候有人问他,你如果是1929年时的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你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呢?他说我就会租一批直升飞机,上面放满了美元,然后到大城市上空去把 美元往下撒。老百姓检到美元去消费,经济也可以慢慢启动起来。


    这些建议都好像是在开玩笑,但事实上它包含了很深刻的道理。在以拯救危机为主的投资中,政府的投资是不能仅考虑项目本身的回报如何的,而是主要考虑对宏观 经济的影响。就项目本身的回报来说,挖了山洞又把洞填上,用直升飞机往下撒钱有什么回报?这个项目本身没有高回报,但是考虑的是宏观回报,国处于危机 中,需要宏观经济恢复增长。

    在97、98年的时候,我们用的积极财政政策投了很多高速公路,很多基础设施,慢慢把中国经济带出了经济危机,取得很好的效果。而恰好当时高速公路本身的投资回报也比较高。所以,是一个一举两得的事情。

    但是,如果今天我们还在用同样的投资方式,就不一定能有很好的效果。在相当多地方高速公路已经接近饱和了,港口也有点略微过剩。这时候再在这些领域投资, 对经济拉动作用是有限的。或者反过来说,同样的一笔钱,如果用得更到位一些,它对经济的拉动、对就业的拉动会超出再去修高速公路,修更多的基础设施。对这4万亿用法要有一个新思路。如果启动中国经济的关键在于拉动民间投资与消费的话, 看它能拉动多少民间投资与消费,是评价这四万亿的最好绩效评估标准。

    四.改变四万亿的投资方式

    如果把这4万亿的绩效定位在这个标准上,有关部门在审批项目上,应该有一些改变。比如说对现在有18万亿的投资申请,国家发改委应该批哪些项目呢?应该看 哪个项目拉动民间投资与消费最多,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就先批这样的项目。这就给地方政府发出非常强烈的信号,只有能大量拉动民间投资与消费的项目才 能被批准上马。


    投资的方式也要发生变化。政府可以更多地通过贴息,补贴的方式,合作的方式,与民间资金共同地投项目。 这样才能四两拨千斤,用少量的政府资金把民间投资 调动起来。现在有很多项目,民间为什么不愿意投?原因是回报率比较低。比如说,我国发展的短板领域,中小企业、农业、农村、环保、节能、社会发展等等,都 急需大量投资。但民间资本不愿意投到那些领域,因为回报不太高。银行也不愿意给这样的项目贷款,因为回报不高的项目,可能会出现坏账。


    这时怎么办呢?政府可以自己投资这些项目。 如果换一种思路,去补助民间资金来投资这些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短板领域,让在这些领域的项目投资回报率能达到或 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很多民营企业现在到处找不到投资机会,找不到发展机会,他们就可能愿意把大量的钱往这里放。有了政府的补贴之后,投资回报比较高。银 行也敢往里贷款。这样政府用少量的钱即可调动起大量的民间资金,又可加快科学发展观的落实,使经济与社会发展更为和谐。

    五.开放更多的民间投资新领域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什么更多办法来调动民间的投资呢?我建议加速开放本来就应该让民间投资的领域,例如金融、通信、石油能源、基础设施领域等等。

    十六大、十七大的文件均指出,凡是允许外资投资领域都允许民营企业来投。国有资本要逐渐退出竞争领域。像金融领域的银行、保险、证券等都是竞争领域,外国 资金也在大量地投资这些领域。所以,我们应该更快地对民营资本开放这些领域。现在并不是民间没有钱,是有钱不敢投,在他们传统投资领域现在的回报不高,风 险比较大。民间资金不愿意更多的投入。

    但是在一些民间资金长期被排斥在外的领域,民间投资实际上是有很大潜力的。例如,在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的大力推动下,近两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小额贷款 公司的试点。小额贷款公司是一个用股东自己的资本金,给农户与小企业贷款的模式。就是在金融领域向民间资金开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口子,在各个行业投资急剧下 滑的情况下,当前民间投资的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小额贷款公司。本来一个小额贷款公司一两百万就可以注册,现在很多地方都被迫地把门槛提到5000万甚至上 亿,不然申请的人太多,竞争太强。

    例如,重庆市已批准设立五十家小额贷款公司。目前共有一百余家公司要求来重庆开办小额贷款公司,其中有七成资金来自沿海民营企业。 现在各地正在开展小额 贷款公司试点工作,我个人觉得可以让更多的额贷款公司出现,对国家来说,对社会来说,这是没有很大风险的。因为它不准吸收存款,如果它失败了,那是股东赔 自己的钱,对国家来说,对社会来说是没有很大风险的。

    如果一个县有两个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全国1600多个县就可以有3200多个小额贷款公司。以每个公司3000万的资本金,就可以很快地调动1000多 亿的民间资本直接注入中小企业,带动一大批就业。如果城市也允许每个市辖区办两个这样的贷款公司,以800个区计算,把门槛定的更高一些,又可以有上千亿 的民间投资能够调动起来。

    另外一个当前可以大量调动民间投资的方式为创业投资引导资金。中小企业的融资,除了从银行融资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就是通过风险投资、创业 投资等股权融资方式。国际经验证明, 在发展的初期,民间资本对创业投资、风险投资经验缺乏、信心不足,需要政府引导。例如, 从2006年开始,苏州工 业园政府创办了投资引导资金,政府投入10%、20%,由民间出80%、90%的资金来共同成立这样一个风险投资或者中小企业投资基金。政府的10%、 20%的资金进入,可以调动民间80%、90%的资金进来。这对发展中小企业长期的股权融资特别有意义。最近中央政府准备拿出1000亿来成立投资引导资 金。这1000亿如果按1:10,就可以调动9000亿的民间投资投入到中小企业中去,起到四两拨千金的作用。各地政府可以仿效这种方式,把投资引导基金 做得更大一些。

    如果同时能够把深圳的创业板尽快地推出, 就能解决风险投资的退出问题,更多的民间资金就会投入到风险投资与创业投资中,继而投入到国家急需发展的中小企业中。

    六. 结论

    要使中国经济在全球一片萧条的环境下保持一个较快的增长速度,国家除了要再次启动积极的财政政策之外, 如上所述,更要加快改革,加快对内开放。这样就可 以事半功倍,用少量的政府资金,调动起大量的民间资金来。这不但可以保增长,促内需, 更可以真正的把经济与社会发展中扭曲的结构调整过来,使中国经济保 持一个长期稳定的发展。

    (作者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CCG中心副主任汤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