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02日

【论坛三】 改革开放新征程

来源: CCG

中美贸易争端既是经贸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应对

3月27日,全球化智库(CCG)与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举办论坛,这是两会后首个智库与媒体融合的高端国际化论坛,近日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成为论坛上热议焦点。特朗普贸易战背后的原因,世界对中国有怎样的期待,中国当前最好的应对是什么,CCG为您呈现论坛上精彩纷呈的“唇枪舌剑”!


论坛三“改革开放新征程”播出时间——4月8号 上午8:30首播;4月9号 10:30 和 13:30重播。更多精彩,请收看CGTN | Closer to China with Robert Kuhn!



CCG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


“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双方都有责任。对于中美贸易关系的判断,我觉得这里涉及到一个统计的问题。传统上我们只关注货物贸易,但是电商、服务贸易、旅游、留学等未被计算在内。我们急需要新的统计贸易的方式。”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参事时殷弘


“面对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中国应当更开放,从欧美进口更多的产品。但中国在适当的时候也应当强硬,采取积极地举措维护自身利益。”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



“美国国内政治对贸易问题有重要影响。在贸易方面,中国确实应当做出更多的努力来化解矛盾。但与此同时,美国也要投入更多的努力。在我看来,双方都应当更好地去理解彼此,进行更多的对话,而不只是争辩和斗争。”








?  中美贸易争端双方都有责任,解决这一问题中美双方都应当付出努力。




库  恩

目前有很多说法是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是由特朗普政府挑起的。特朗普政府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施加关税,挑起了中美的贸易冲突。因此很多人包括一些中国专家学者认为这完全是美国单方面造成的,而中国是无辜的。因此美国应当承担所有的责任。对这种观点我们应该如何看待?


王辉耀

我认为在中美贸易问题上,双方都是有责任的。但对于中美贸易关系的判断,我觉得这里涉及到一个统计的问题。传统上我们只关注货物贸易,但是电商、留学生服务贸易等未被计算在内。比如中国对于苹果公司而言即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苹果在特朗普税改以后宣布要汇回美国3500亿美元,其中相当部分没有统计在中美贸易里面。美国也可以放松在高科技出口方面的一些壁垒,减少中美贸易赤字。再者,中国目前电商发展得很好,美国如果允许中国电商进入美国进行网上购买,两者的合作可以带来巨大的收益。另外,从服务业的角度来,其实中国对美国处于逆差状态。每年中国几百万游客去往美国旅游,又有近50万中国学生在美上学。但相比较而言,来华的美国学生游客少得多。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方法来统计贸易。


时殷弘


我个人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贸易摩擦其实已经存在很多年。在此之前,美国多任总统均表示过对贸易问题的不满。过去,两个国家也曾尝试解决这一问题,但是两国做的都还不够。美国政府是有责任的,而中国政府也有一定的责任。美方时常指责中国行动太少,而中国说了很多但实际举措还不够充分。但我相信在进口这方面调整中美贸易关系潜力还是非常大的。两国可能要再进一步地去放松这种贸易的壁垒。中国应当开放,鼓励从美国进口更多的商品并允许美国投资中国市场,但同时中国也应该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来保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  中美双方应当更好地理解彼此,而不只是一味地争辩和斗争。



库  恩

对于中国过去可以采取更多的举措,通过变得更开放、增加进口来缓解贸易摩擦这一观点,我们应该怎么看?



王勇


从我的角度来讲,我们要看全面看待贸易问题。中美两国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是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我们面临着一个问题:当下很多人只是在关注两国之间的贸易和分歧,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一个做法。如果我们要分析双方的缺点和不足,我们也要分析两国关系的进步和改善。所以我们要正确地处理中美两国关系,我们应当帮助公众和学者去更好地理解这些贸易数据。

在贸易关系方面,中国确实应当做出更多的努力来化解矛盾。但与此同时,美国也要投入更多的努力。在我看来,双方都应当更好地去理解彼此,进行更多的对话,而不只是争辩和斗争




?  美方对中国的态度反映出美国社会的一些问题,意识到这些问题能够帮助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更好地处理与美国的关系。



库  恩

过去二十年,中美贸易关系在不断恶化。在很多问题上,美国国内对特朗普也是有很多的批评,他的政策、业务能力等也是遭到了很多的诟病。但在中美贸易问题上,虽然有些人并不同意征收关税的作法,但是两党基本均认为特朗普对中美贸易采取行动是对的,对这个问题,我们又该怎么看?很多人认为这能让中国关注之前一直没有给予充分关注的问题,这是一种合理的分析吗?



时殷弘


这其实涉及到美国民间对政府的反应。在美国,民众有很多的抱怨。但我们首先要看大家的抱怨是不是有道理的。如果说我们要在中美关系中保护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利益的话,民众抱怨的问题必须要处理,但同时不能过多地伤及中国的利益。




王辉耀

在过去的40年里,无论是经济还是国际地位,中国都发生了巨大改变,而同时,世界上已经形成了一种负面的情绪了,尤其是美国,面对每年同中国的贸易逆差,他们自然会对中国有一定的意见。而特朗普只是一个现象,但它反映了一个根本问题,它反映了美国目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但我觉得随着中美关系持续发展,我们需要去全面地看待这个问题。至于中美之间的贸易平衡,美方发布了一份报告,它提到了我们要看到的数据,一些进口和出口的数据,以及一些服务贸易、电子商务的数据。基于此,我们能否挖掘到新的合作潜力,是否能加强人文交流等都需要双方去密切关注。现在的局面让我们去关注这些问题,这未必是坏事。




?  国内政治、公众舆论也是影响贸易政策的重要因素。但这种因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界对中国以及中国的发展还不够了解。



库  恩

在对贸易问题的分析中,非贸易因素的影响有多大?这些非贸易影响因素的存在,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还是西方希望遏制中国?基于中国目前的状况,这种情况必然会出现?


王勇


像国内政治、公众舆论对贸易就有很大的影响。为什么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不如以前受欢迎了呢? 因为政府的角色,国家的角色定义错了,在我们利益的分配过程中,自由贸易利益分配的过程中,政府作用发挥错了,他没能帮助工人应对贸易带来的问题,因此他需要寻找替罪羊来转移注意力。这就出现了一个替罪羔羊的局面,而就目前而言中国就成为了美国替罪羊。



王辉耀

我觉得有几个原因。首先,中国的发展非常快,让很多人很惊讶。再者,中国的体制不一样,中国有自己的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跟西方国家是非常不同的。第三是中国人文交流还不够,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根据全球化智库的统计,中国人外出的数量是五千万,而进入中国的只有两千万,所以这种人文交流还是不够的。大家对于中国的认识还是非常缺乏的,另外对外的留学生,在美学习的中国人是40万,在中国学习的美国学生可能只有2万,所以这是几十倍的一个差异。所以我们要用西方人能够理解地这种语言去传播中国的智慧,用国际化的语言传播我们中国的故事,来解决这种误解。




?  在人文、旅游、留学、电商等领域,中美都存在巨大的合作潜力。中美需要冷静处理双方的问题,但是中国应当让美国知道对于美国的各种政策,中国有自己的应对手段。




库  恩

中美之间可以怎样调整贸易呢?



王辉耀


首先,我们可以降低奢侈品、化妆品等产品的关税。


第二点,我们要在中美之间建设电商的平台,这样中国的消费者可以直接地去购买美国各种各样的产品,比如说奶粉、农产品等。


第三个建议是中国应该更多地吸引美国的游客和学生进入中国,目前在这一问题上中美双方是非常不平衡的,但我觉得可以相互了解改善。


第四点,中美两国在国际组织中应该发挥更多的作用。之前美国的前贸易代表走访了CCG,提到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还是希望在经济秩序方面保持现状,这说明中国在世贸组织、TPP、亚太区以及FDA的谈判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此外,我们要获得商界以及跨国企业的支持。



最后,中美双方要提升人文交流,高层领导加强合作,开创一个新的贸易的范式从而更好地去统计贸易并解决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





王勇


 我对中国的建议是第一点要保持冷静和克制,不要受到美方的这种挑衅和刺激影响。第二点,我们在中美的贸易这方面,应该让特朗普政府意识到无论是制裁还是贸易上的报复,我们其实是有各种各样的手段。



?  短期中美贸易冲突未必会同预测的一般严重。但从长远看,仍存在很多可能会影响中美关系长远发展的不确定因素。




库  恩

中美贸易战的短期前景是什么样的?中美关系又会如何长远发展?



王辉耀

我们中美贸易会回归和平。从长远看,中国自由贸易程度已经比以往更高了,美国也一直都是支持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所以他们一定会在这些地方达成一致意见。他们是彼此最大的贸易伙伴,有很大的全球价值链牵扯进来,所以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时殷弘


贸易战的危险不会像现在媒体报道的那么严重,但是6个月后,或者一年之后,特朗普总统可能会再一次敲响贸易战的警钟。中美关系目前更全面、更深化也会变得更重要。有些人认为贸易是双赢的,但是这种双赢的关系也都存在一定的零和因素。所以中美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会是这样一个波状的趋势。但未来现实中,我觉得它会是一个往下走的趋势。




王勇



 我觉得短期来看,我是持一个复杂的态度的,我觉得基于美国政治家的政治需求,需要对中国采取强势的态度。但是中美双方目前发出的信号都是比较理智的,这能够避免投资人的一些过激的行为。总的而言,现在中方已经理解了美国政府的需求。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够把自己的心愿单拿上桌面来谈判,然后达成一个一致意见。如果能够达成一致意见的话,双方可能就能够避免正式宣战,避免相互制裁,这种结果是让双方获利的。


     而长期,我比较谨慎。从经济角度来说,中美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他们有竞争的比较优势和互补的比较优势,所以也一定会持续从双方的发展中获利。但这是一个核时代,中美两国都是核大国,两国若发生核战争,不仅是两国的灾难,也是人类社会的灾难,所以我觉得双方目前为止都认识到彼此之间有很多共识,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双方都已经制定了一定的规则,充分利用人类相互之间的联系,建立了很多共同的朋友,进行战略性对话。但我们首先需要战略性的相互理解。




?  中国需要继续深化改革开放,提升中国的实力,避免国际紧张局势,保卫改革开放的成果。




库  恩

因为今年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周年了,大家觉得这样的一种国际紧张局势如果没有得到解决的话,会不会影响到中国内部的改革进程呢?



王辉耀

如果国际社会没有办法保持和平的话,将会成为接下来四十多年里中国发展的重大威胁。所以中国要继续保持开放,尤其是面临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契机一定要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不仅仅是在经济方面深化,而且在贸易等很多领域都要深化改革开放。这是非常关键的,这样才能确保接下来四十多年里中国能够避免国际上的任何不和谐。




库  恩

中国有没有受到国际社会的一些消极影响,我们应当怎样对待这种影响? 



王勇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非常认可两会期间发出的信号,中国将会实施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加大对开放的力度。这不仅是中国领导人的承诺,也是整个国家的承诺。所以我是有信心的。有了强大的领导力,尤其是在习主席为核心党中央的领导下,中国能够实现所设置的目标,满足人民的期待。


时殷弘



    但我不是很有信心,我觉得未来是不可预测的。如果我们的国际环境变得非常复杂,充满了冲突、对峙,充满了敌对的势力和挑战,那会发生很多的可能性,它会在未来给我们带来挑战还是一种积极的信号呢?这就需要中国领导层继续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深化我们的改革进程,让中国真正的有综合国力,有实力,社会的方面也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但另一方面,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如果国际敌对势力太过强大,我们国内层面就可能需要采取一定的保守态度,首先保护好我们国内的利益。所以就目前而言,在双方战略经济关系刚刚开始发生紧张的时候,我还没有办法预测到底是走哪条路,挑战永远会是存在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