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5日

何伟文:中国应坚持维护WTO多边机制

来源:CCG



专家简介

何伟文,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



在分析中美贸易问题的现状和发展态势前,我们需要先了解这次中美磋商的真正性质。这次提法是磋商,不是谈判,说明是在国家元首代表层面商量,为谈判定调,是谈判的前奏。目前关于中美贸易磋商进展的消息很有限,但从美方提出的清单可以看出其心态和态势:

美方“漫天要价”作为谈判筹码


美国现在采取的是大棒子高压谈判策略,它所体现出的强势实际是美国采取的一种手段,美国现在要求越高,它越好往下谈。

 

美方试图占据道义制高点


美国第一项要求即是要削减2000亿顺差,过去特朗普说减少1000亿,人们已经觉得很离谱,现在要求每年减1000亿,到2020年共减少2000亿,这代表什么意思?美国是否想争取道义上的制高点,根据这个让我们削减关税,提出市场准入?但这个要价没有科学依据,因为美国没有逆差是市场形成的,不是政府政策造成的。而且要价太高,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会接受这样的条件,更不用说中国。但美国这个大棒子举出来是和我们谈判的筹码,要价越高越好谈,对他越有利,如果他开始要价就很低,对美国而言就很难获得优势。

 

单边主义仍是主导思想


从美国提出的八点要求可以看出,美国仍在施行单边主义,要求中国从WTO撤诉。而美国自己其实也没有理会WTO的存在,它只是单方面要求中国撤诉,但却没有表示要撤销301调查。美国自己在进行贸易限制却不容许中国向WTO发起贸易诉讼,这就是单边主义,无视多边规则的表现。

 

美方中心目标是中国的发展权


美方提出的八点要求中有四点其实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是希望限制“中国制造2025”。比如说,要中国政府停止对重点领域进行补贴,要求中国保护知识产权,限制“中国制造2025”项下产品对美国的出口,限制中国在美国敏感领域进行企业并购。

 

 

那么基于现在美国表现出的姿态和特点,我们应该如何来应对呢?我觉得,目前做到以下几点很重要:

 

一、我们要始终坚持WTO的多边原则,世贸组织的规则不可动摇,我们必须依靠世贸组织的体制解决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关于301调查和25%关税的问题,而是在中国的贸易行为、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上,我们都应该依据世贸组织的规定,而不是按照美国的意思。按照美中贸委会、中国美国商会的报告,关于知识产权以及敏感技术转让等问题,中美双方可以根据WTO的规定来谈。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向美国提出WTO的规则和框架,谈判也不能抛开这个框架。这等于是对我们自己进行保护,在美国不理会WTO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坚持WTO的原则。


二、中美在市场准入方面可以进行双边谈判,而且有谈判空间。在市场准入方面,美国所提的对等关系是有问题的,即便是讲究对等关系我们也需要依靠世贸的规则。世贸中强调的互惠、非歧视等并不是指相互间降低市场准入的对等关系,而是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降低的程度是存在差异的。所以,并不存在美国对我们设置2.5%的关税,我们也只能向他们征收2.5%的关税。这都是通过多边谈判实现的。如果我们离开了世贸的规则跟美国谈关税水平,我们很难谈清楚。如果没有世贸规则的存在,我们很难判定美国的做法是错的。但有WTO的规则我们就可以依靠它来做判断。但降低关税对我们而言是需要的,符合我们开放的目标,我们整体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三、关于“中国制造2025”,我们应该化消极的一面为积极的一面。近期我们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欢迎外资加入,这是很好的做法。最近,我们的一些行动也是在将“中国2025”的优惠措施普及到外商,这些实际行动都是积极的,对美国企业也会有好处。



四、对于美国对中国的限制,我们可以采取相当的举措。美国要对“中国制造2025”项下出口的产品进行限制,我们也可以对他们的产品进行限制。中国对美国敏感领域的并购美国可以限制,美国在中国敏感领域的并购我们也可以限制,当然这对我们可能不合算,但可以采取其他的方式。总之,我们和美国之间是可以谈判的,而不是一味地气愤。



五、我们需要做好两手准备。美国提到的2018年7月1日前要撤诉可能是在给我们释放信号,即如果届时不撤诉美国就要落实关税。特朗普提及谈判若不顺利关税还是要施加,而他的想法随时会付诸实践,我们需要对此做好准备。我们现在不讲贸易战,只讲贸易摩擦,因为贸易战还没有发生。即便是施加了500亿的关税,这也只是局部的贸易战。但我们不能没有任何准备,只有准备好我们才是占据主动的。所以,我们应当做两手准备,准备充分后就能占据主动。



六、我们一定要积极地减少政治对贸易问题的干扰。现在美国的贸易问题实际是政治问题,包括美国对周围的战略定位、美国的国内政治等。在减少2000亿顺差的问题上,我们应该让专业人士去谈,美方也是精通贸易的人来谈判,这更能解决贸易差的问题。因为现在美方对贸易逆差的责难,听起来都不专业。但现在为什么这么强调贸易问题呢?这其实是美国国内政治的问题。美国不认可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也不认可中国的十九大。企图借贸易问题通过谈判解决政治问题是不可能的,中国十九大和社会主义道路是不能谈判的。所以,我们应当尽可能地将贸易问题和政治问题分离。



七、媒体宣传应保证客观公正。现在很多媒体的宣传都不符合事实,在一定程度上误导。所以,我们的舆论导向很重要。媒体首先应当科学地宣传,无论是涉及重大的对外问题还是具体的经济问题,我们都要强调报道的科学性,如果缺乏依据就很难说服人。二是媒体不应该追逐风头,为了引人眼球而出现离谱的东西。我们专家讲话也是要实事求是,尽量减少煽情的东西或减少一些自己没有把握的话。


总而言之,违反世贸规则发起的301调查和施加关税是不被允许的,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不能向美国妥协。而“中国制造2025”涉及中国的主权和发展权,更是不可触碰的底线。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我们应当分清是非再采取恰当的回应。




(本文根据作者在全球化智库(CCG)2018年5月7日举办的“从中美磋商研判中美经贸形势智库圆桌会”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