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6日

何宁:双方应克服情绪化以面对贸易争端,中方应坚定立场以寻求长远发展

来源:CCG


专家简介

何宁,CCG高级研究员、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原商务公使。




  有关中美之间谈判的内容我在微信上看了很多,微信上说的准不准我们不得而知,但目前只能依据这些东西来说。美方要价确实和总统名字差不多,特离谱。我个人看了这个单子以后没有觉得特别惊讶,因为美方要价从来都是比较离谱,这也不是特朗普上台之后才有的离谱,一向如此。这是漫天要价的开始,最开始的最高要价。我看微信圈里很多人很气愤,恨不得骂娘,但其实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不论如何,双方出现的问题,最后还是要靠谈判解决问题。最近的朝鲜问题、伊朗问题,不管怎么打,怎么闹,最后还得靠谈判。有可能特朗普在议伊核问题上退出协议,但最后怎么处理还是要谈,不能光说打了就搁在那儿,从来没有这么回事。打仗也是如此,不管打什么仗,最后还是要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美国开的这个单子至少改变了原来的只是要拿大棒砸你的做法,还是坐到谈判桌上来谈。


  第一次谈,谈不出来什么成果,这也是我们预先可以想像得到的。这么紧张的局面,双方不管是舆论还是措施,都已经非常激烈了。这种情况下几个人往那儿一坐,就说明天发布一个公告说我们谈成了,这是不太可能的。就美方关注的问题上,不管他们要价高还是低,也绝不是一天两就能谈成的。而所谓的谈一天其实通常就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解决这么重大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其实第一次会谈,能够让美方的大棒举在那儿不打下来,中方的应对、报复措施也举在那儿不放下来,双方继续接触继续谈,应该说这就是谈的一个最好结果。期望第一次谈就谈出什么结果来,那有点太儿戏,太天真,太幼稚了。


  其实有些问题是可以谈的,市场准入的改进,规则方面的改进,都可以谈的。关键这些要的东西前提是什么?如果我们得到的信息是准确的话,美方要求中国要在WTO里对美国采取的单边措施撤诉,那么关于关税的问题,美方应该有个前提吧?是不是应该宣布取消措施,然后我来撤诉?总之有个先来后到,因果关系。美国要采取单边关税措施,所以中国才起诉。如果美方说要中方撤诉,那就要先取消相关措施。美方关税措施取消了,中国自然也就撤诉了。这是简单的道理。


  现在的背景下要避免情绪化,情绪化并不能解决问题。美方说要搞关税,也有一定的情绪化问题。而中方采取报复措施,宣布要跟美方对抗之后,在微信上看到的很多都是情绪化的东西。我们要尽可能地排除非经贸因素的干扰和避免情绪化,因为这种干扰和情绪化会误导我们的决策。最近,有很多专家讲到,希望能够就经贸问题而谈经贸问题,不要把过多的政治等其他一些因素搅到里边来,我本人很赞同这样的观点。当然,能不能绝对地排除其他因素影响呢?我想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我们可能难以完全排除,但非经贸因素的影响越小,越能让双方在谈判桌上坐下来就经贸问题进行讨论。


  中国加入世贸15年的谈判就是这么一步步谈过来的。中国加入世贸之前,中美市场准入、纺织品等双边磋商,也是这么谈下来的。哪一次没有高要价?哪一次没有坐地还钱?都有。中国加入世贸之后,应该说为在经贸问题上排除政治等因素的干扰提供了更多的保障。多边的规则不是双方定的,而是多边谈判的结果,所有成员都要遵守。有了多边规则,作为世贸成员的中国才能够依据多边的规则,说美方你的做法违反了你在多边框架下做的承诺,是错误的,也才能有相关程序去WTO告美国。否则,中国都无法指责美方的做法是错误的,除了打贸易战,恐怕别无他法。


  多边规则在很大程度上排除了政治上的干扰。所以,双方能够让中美经贸关系在过去几十年,特别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十几年当中基本稳定。所以,这个规则对中国来讲是有作用。美方现在说要采取关税措施,最开始的措施不是针对中国一家,是普遍的。尽管美国后来同意给多方豁免,最终目标渐渐集中在中国身上,但毕竟一开始不敢说这就是针对中国的。这也是规则对美国的约束。如果美方不豁免欧洲国家,德国就将采取一定措施。当然美国延长了这个措施的实施期限,后面形势怎样发展还有待观望。


  中国的改革开放从开始到现在,离不开外部的压力。以前有一句话: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改革开放整个过程其实都是有压力的,既有内部压力,也有外部压力。现在大家发展了,腰杆硬了,底气足了,有点压力就开始要反击了,要对抗了。现在在比较大的压力下,我们看到反弹的力量、声音也很大。所以,这需要有高超的艺术加以引导,如何把外部的压力变成我们自己的动力,顺应我们深化改革,不断开放的方向,能够继续沿着正确的道路走下去。


  美方提出来的有些要求,我们可以进一步做,改善竞争环境,保护知识产权,扩大市场准入,扩大服务市场的开放,这些大方向都是可以的。但是一旦戴上美方所讲的,不允许做这个,不允许做那个的帽子,这个事情处理起来就复杂了。如果没有这些大帽子,很好谈。但如果没有这些大帽子,也就不是美国了。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克服自己的情绪化,克服自己的政治化。客观地看问题,把美方提出的东西拿出来仔细研究,看看哪些东西是可谈的,哪些东西是不可谈的。在很多情况下,看似不可谈的东西,也是会有变化的。有些东西现在不可谈,做不到,但是过几年,就可谈了,可做了。


  如果讲到最坏的情况,恐怕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哪怕只能做出自己的反应,这没有什么选择。所以,其实我们讲了很多,贸易战可能会发生或者怎么样,一个大前提是我们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没有准备就可能发生,如果我们有了准备,包括应对恰当的话,给对方一定威慑,最糟糕的问题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本文根据作者在全球化智库(CCG)2018年5月7日举办的“从中美磋商研判中美经贸形势智库圆桌会”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