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02日

精编 | 美国百人会会长吴华扬CCG演讲

来源:CCG




Frank Wu


中美关系紧张时期,华裔群体的建设性角色

2018年6月27日



  华裔曾对美国的进步作出过巨大贡献。现如今,在中美贸易紧张关系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华裔作为少数群体,在中美关系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建设性角色?在双边关系日益恶化的背景下,这个群体将面临着怎样的挑战?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又将如何对待华裔?



  2018年 6月27日, CCG邀请美国百人会会长吴华扬(Frank Wu)就上述主题进行CCG演讲。同为百人会会员的CCG联席主席、恒隆地产董事长陈启宗先生作为点评嘉宾参与了此次讨论,CCG理事长王辉耀主持会议。

  美国百人会是美国华裔社区最负盛名和最有影响力的团体,其宗旨是促进中美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及推动美国华裔全面融入美国社会。吴华扬先生从自身经历出发,由华裔群体在美国历史迭代中的挑战和贡献,百人会的缘起和发展进程,以及贸易战阴影下华裔的角色三个方面展开了分析,以下是发言内容精编。


  华裔为美国历史做出贡献,但身份认同始终面临挑战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母到底特律生活,作为学校里极少数的亚洲面孔,我受到许多关于种族的嘲弄,那时,我渴望完全融入美国集体,也曾为自己的亚洲身份感到困扰,然而1982年一起华人遇害事件让我彻底改变了想法。当时美国处于萧条时代,美日关系严峻,美国社会对亚裔人群排斥情绪高涨,名为Vincent Chin的华裔男子因长相被错认为日本人,惨遭两名白人汽车工人当街杀害。目击者称凶手用种族歧视和污秽语言,暗指正是因为他们,美国人才会失业。虽然这次案件情节恶劣,法官却轻判了两名凶手,引发了亚裔群体大规模的不满和抗议,同时也激起了我参与华裔平权运动的决心。


  不论华裔群体作出怎样的努力,我们似乎一直都被视作为永远的外国人。实际上,华人踏上美洲大陆的历史非常久远,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并且对美国社会做出了许多贡献。在南北战争时期,双方阵营中都有华裔士兵,他们为自己的地区奋斗,然而他们的存在却鲜为人知。修建横跨美洲大陆的铁路时,超过一万名华人筑路工在条件艰苦的山中,冒着生命危险完成工作。然而,在官方的完工照片中,却找不到华人的身影。就这样,华裔的奉献消失了在历史的长河中,他们的故事只有少数人知道。


  总的来讲,华人移民美国的历史,总共分为三大浪潮。第一阶段可以追溯到第六代甚至第七代移民之前,他们大多从中国沿海及珠三角地区来到美国,在纽约,旧金山等地建立了中国城,直到1882年排华法案通过,美国开始大规模排斥华裔移民。排华法案禁止中国人移民美国,并且不允许华人加入美国国籍。直到1905年旧金山突发地震,市档案库遭到损毁,第二波移民潮才随之到来。为了能顺利进入美国,当时的华人移民不得不伪造身份,而他们大多来自于台湾,香港和菲律宾,只有极少数是来自于中国大陆。1965年移民法案顺利通过,美国废除了以来源国为标准的移民政策,第三波华人大规模移民美国的浪潮才正式拉开序幕。在此阶段初期,大量来自台湾和香港的华人涌入美国,他们大多为研究学者和学生,由国家提供资金,希望他们可以学成归来报效祖国,但多数人却选择了永远留在美国。1980年代,大陆华人移民美国的浪潮也随之开启,不同的是,不只是学者,还有许多普通劳工涌入美洲大陆,他们选择了在纽约法拉盛等地生根发芽。现如今,来自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华侨移民在美国形成了不同的群体和社区,或许有朝一日,华人群体可以与黑人和拉丁美裔并肩,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群体。


  百人会-中美关系的信使


  1985年,美国华人在旧金山成立了名为“Native Sons of Golden State“的社会组织(美洲同源总会的前身),旨在鼓励美国亚裔对抗种族歧视和不平等对待。然而它更倾向于社区组织,在美国主流社会中反响平平。90年代中期,在纽约的一场晚宴上,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鼓励贝聿铭将优秀华人组织起来,代表华人社会发出声音。终于,在1989年,贝聿铭,马友友,邓兆祥,唐蹓千,杨雪兰及吴健雄博士在纽约正式成立了名为百人会的非营利性组织,旨在形成属于华人自己的群体,向美国主流社会发出属于华人自己的声音。百人会自创始以来,始终致力于两大使命:即推动华裔群体全面融入美国社会,促进美国与大中华地区建设性发展。作为由优秀华人精英组成的非政治性组织,会员凭借个人成就受邀请入会,现如今,百人会已有150多位成员,遍布商界,政界,学术界,艺术和体育领域,其中包括雅虎公司创始人,首位美籍华人宇航员,美国驻中国大使,世界体育冠军等。


  实际上,中美关系间的摩擦大多来自于“误解”,由于中美间的文化差异,语言,声音,语音语调等表现都可能造成理解误差,因此中美双方间的交流往往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2016年,百人会来到北京参加一场慈善活动,中方对我们十分友好,媒体报道也给予了非常正面的评价。而在此之前,巴菲特和比尔盖茨也曾在中国举办过类似活动。作为对世界社会馈赠最多的两位富豪,他们并没有在中国获得期待中的礼遇,其根本原因在于中方始终认为他们“居高临下”,以一副规则制定者的姿态传授经验。事实上,他们所传达的理念和百人会基本一致,不同点在于我们的表达语言和表达方式更为中国人接受。


  因此,百人会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作为中美关系中的信使,我们从中美两方角度同时出发,充分理解两方观点,并以合适的语言进行传达,更好地避免误解和矛盾升级。同时,百人会通过对美国民众展开有关对华评价的社会调查,设立领导力奖学金计划,在国会山做介绍与游说,与CCG共同举办论坛等活动,帮助两国互相了解,促进中美人文交流。


  中美贸易战:实为症状,而非症结


  我认为近期的贸易之战代表的不仅是中美关系间的摩擦,还象征了美国国内的政策变化。此观点仅代表个人,而非百人会。


  现如今,中美紧张关系不断升级,此趋势主要受两个方面影响。第一,中国的飞速发展。近年来,中国的崛起速度之快,堪称奇迹。纵观历史,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在拥有此等规模的疆土和人口的同时,保持如此快速且稳定的发展。即使是美国在经济发展最高速的时期,也无法和现如今的中国相比较。因此,中国经济,乃至中国人民都可以被称作为奇迹,然而,也被视作为“威胁”。美国长期占据世界主宰的位置,他们已经习惯将中国看作第三世界,对于中国的飞速发展,他们无所适从。


  第二,美国社会由白人主导转向多元民族化的趋势在美国某些地区引起了较为负面的反响。如今,迅速增长的华裔以及其他种族人群让美国社会颇为不满,而华人的勤劳能干也让美国人受到了威胁,他们吃苦耐劳,所求薪水也远低于白人。经济方面和社会方面的双重冲突使得美国国内政治开始转变,其中,从FBI两次对美国华人发起的间谍控告就可见一斑。坦普尔大学物理系主任郗小星,国家气象局公务员陈霞芬,历经苦难,终于证明自己的清白。虽然最后这两起控告都被证实为捕风捉影,然而“所有中国人都有可能是间谍”的言论不仅骇人听闻,更从侧面说明了美国政府对华人的偏见和敌意。


  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发布的贸易之战具有更多象征性,对中国的言辞并非都关于中国,其实更多反映了美国国内政治,美国的分化与焦虑,以及文化差异。此外,中期选举临近,特朗普也在为获得选民支持做准备。因此,这场贸易战争只是症状,而非症结所在,只是更大问题的一小部分。其实,在美国方面,中国和墨西哥,加拿大以及穆斯林群体正同时受到指责,美方现在把中国标签为一个战略性的对手。也正是因为在这样的紧张时刻,持续的交流探讨对于中美双方都至关重要,尼克松和基辛格中美接触的愿景也永远不会完全结束,CCG和百人会将尽全力搭建双边友好关系的桥梁,消除两方误会,而非使冲突升级。虽然在这个时刻,有摩擦也有冲突,但在寻求解决方法的过程中,发展与机遇也将随之到来。



关于主讲人



吴华扬(FrankWu)
,美国百人会会长,加州大学黑斯廷法学院特聘教授。吴华扬曾任黑斯廷法学院校长兼院长,是加州历史上首位亚裔法学院院长,曾被业内刊物评选为美国法律教育领域最有影响力的院长。他还致力于公民参与和志愿服务,2004至2010年间担任公民权利教育基金会领导力委员会成员,2017年被选为百人会会长。吴华扬先生出版了《黄种人:黑人和白人之外的美国种族》等著作,目前暑期在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的国际法学院教授美国法律。





关于美国百人会(C100)





美国百人会是由杰出美籍华人组成的非营利组织,成员来自商界、政界、学界及各艺术领域,由蜚声全球的建筑大师贝聿铭及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等人发起成立,会员依据个人杰出成就凭邀请入会。成立近30年来,百人会汇集其杰出会员的集体力量,始终致力于其两大使命,即推动美籍华人在美国社会的充分参与,促进中美两国建设性的人文关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