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2日

朱永新:我们需要精英教育吗?



台湾与大陆一衣带水,文化上同根同源,教育上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与大陆不一样的是,建国中学的招生已经完全摆脱了“权”和“钱”的作用。所有学生都是根据政策公开透明地录取,无一例外。同时,台湾学校能够坦然面对精英主义教育的指责,甚至公开提出精英主义的办学目标 。





朱永新

CCG顾问

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

长江教育研究院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新教育实验发起人




这是一所拥有112年办学历史,培养毕业生11万余人的老校。

这是一所奥林匹克竞赛成绩特别优异的学校,近20年先后拿到国际奥林匹克数理竞赛金银铜牌190枚,被誉为国际科学奥林匹克竞赛史上“单一学校获奖数”最多的学校。

这是一所生源最优的学校。在每年夏天举行的高中基本学力测验中排名前1%的学生,才有机会进成为它的学生。

这是一所毕业生“最牛”的学校。每届毕业学生超过40%(约500人)进入台湾地区最著名的台湾大学就读,毕业生中80-85%选择报考医学、数理、工程专业,15%左右选人文社会科学。而这15%的学生大部分成为台湾地区政坛的要员,如马英九、连战等。台湾大学的教授,每3——4人中有一位是建中的毕业生。

这所学校,就是台北市立建国高级中学。



 台北市立建国中学


2010年,建国中学的蔡炳坤校长曾参加过我们在南京举办的海峡两岸中学校长论坛,被他的教育理念和实践所吸引,相约择时考察建国中学。没有想到,回去不久,他就应郝龙斌市长之邀,担任了台北市分管文化教育和社会福利的副市长。

 

2013年5月,在建国中学新任校长陈伟泓先生来北京期间,有机会与他交流,再次相约去建国中学取经。

 

借叶圣陶研究会访问台湾之机,终于实现了这一夙愿。

 

2013年6月17日上午10点10分,我们到达了建国中学。学校不大,占地只有57400平方米。建筑也不张扬,建于1908年的红楼仍然是学校的主体建筑,边上有一个新的建筑,陈校长称其为“梦红楼”。其他还有诚正楼、明道楼、致知楼、格物楼、正谊楼、庄敬楼、自强楼、科学馆、活动中心等,多以中国传统文化特色命名。

 

陈校长介绍说,学校的办学目标是培养具有“人文关怀”与“宏观视野”的社会菁英,多元学习、适性发展、通识能力与全人教育是学校的基本价值观。而学校的精神,主要表现在“自由的学风”(自主自律的自由学习风气)、“优良的传统”(最多的学习机会与最少的环境限制)和“恢弘的格局”(人文与科技整合、通识与资讯并重)。概而言之,学校希望以“关怀”、“卓越”、“创新”、“宏观”为教育理念,来实现“中学的教育,大学的格局”的愿景。

 

这些理念、价值、愿景,落实到学生的身上,就构成了“有品建中人”的四个图像——第一,热爱生命:生命无价,尊荣有度,从热爱自己的生命做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进而热爱他人的生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第二,活力健康:活力是健康的源泉,健康是活力的体现,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第三,社群关系:与同学、师长之间拉近关系,与朋友、父母之间缩小距离,进而关怀弱势,服务社区。第四,才德兼备:有才华,有所作为,展现实力,获得地位;有德行,有所不为,显露魅力,受人尊敬。

 

这次考察团的主要任务是阅读与出版,所以,我们重点了解了建国中学在图书馆管理和阅读推进方面的工作。

 

学校图书馆的组长张佳瑶告诉我们,图书馆拥有23万册纸质图书和14万册多媒体图书,只有四个工作人员。馆长由一位数学老师兼任,她自己兼任语文老师,只有一位图书馆专业毕业的馆员和工勤两位专职。但是开展的活动非常多,效率很高。

 

图书馆每学期举办“学科主题书展”,将国语、数学、外文、物理、史地、化生等学科的重要参考书陈列介绍,引导学生利用馆藏。高一新生入学后,学校专门安排一节“如何利用图书馆”的课程,介绍学校的图书资源和利用方法。同时定期举行“新书快递到红楼”的展览,在学校的主要出入口向师生展览推荐新书,现场可以借阅。学校的图书选购有专门的“图书委员会”,听取各科师生的意见后采购。

 

建国中学的图书馆是一栋四层楼的建筑。图书分类非常细致,丝毫不亚于大陆的一些高校。在学校每年招收的31个班级中,有数理资优班、人文社会资优班、科学班等,这些实验班的学生选修了部分大学课程,学校图书馆专门为他们设立了专区。

 

学校图书馆的艺术氛围非常浓厚。每天上午、下午有两次专门播放古典音乐的时间,让师生在音乐声中静静阅读。我们在图书馆还看到了他们为一个学生举办的主题画展。



建国中学校歌      


为了鼓励和指导学生阅读,图书馆办了《建人见智》等报刊,发表师生的书评文章和读书心得,介绍台北市的各种展览、讲演和艺文活动。图书馆还定期举办“人文读书会”,邀请各学科的老师为学生们介绍好书。由于建国的学生考医学专业的特别多,上个月他们就请生物老师做了一场《医院里的哲学家》的讲座,介绍了肯·修曼的著作《加护病房里的选择题:一个30年资深医师的真实告白》。

 

图书馆还配合老师或学生社团自己策划的“特展”做了许多工作。如邀请作家、名人到学校讲演,图书馆就收集他们的相关图书、影像资料进行展出。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读书与写作是紧密联系的双翼。学校图书馆在指导学生撰写学科“小论文”和读书心得方面做了许多工作。除了办阅读周报外,还协助各个重要机构和网站举办中学生作文比赛,每学期都有200多位学生在各类作文比赛中获奖。

 

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建中百本好书书目》。其中包括各学科老师推荐的60本好书和全校师生票选的40本好书。前者分国文、英文、数学、地理、公民、历史、化学、物理、地球科学、生物、音乐、家政、美术、生活科技等,有齐邦媛的《巨流河》、英文版的《小王子》、《哈利波特系列》、Sawyer的《数学家是怎么思考的》、pietra·Rivoli的《一件T恤的全球经济之旅》、弗里德曼的《选择的自由》、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等。而师生投票的40本好书有白先勇的《台北人》、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金庸的《天龙八部》、雨果的《悲惨世界》、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等。

 

“进入建中不参加社团,犹如不是建中人”。这是建中师生耳熟能详的的口头禅。建国中学的社团活动之多,令陈伟泓校长非常自豪。他骄傲地告诉我们,学生自己组织的社团有79个之多。仅音乐类的社团就有口琴社、古典吉他社、另类音乐创作社、民谣吉他社、合唱团、流行音乐社、国乐社、管弦乐社、乐旗队、热门音乐社、热门舞蹈社、爵士音乐社(含萨克斯风、小号、小提琴、钢琴、吉他、BASS、爵士鼓以及Vocal等)等十几个。99%的社团自己独立活动,只有1%的社团聘请指导老师。社团活动每学期12次排进课程,由社团自治委员会自主管理。

 

在学校图书馆旁边的一栋楼房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名为“黑衫军”的雕塑。这是雕塑家为建中橄榄球队雕塑的一个作品。这支队伍曾经在台湾区橄榄球赛高中组连续获得十九次冠军。早期校友设计队服时,以新西兰全黑队(All Blacks)为师,设计全黑色队服,因此被喻为黑衫军。建中橄榄球队为建中最具历史性及代表性校队,为建中争取无数荣誉,其“坚忍不拔,沉着应战,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队训也被喻为建中精神的代表。陈校长告诉我们,在建中,要参加橄榄球队,如果没有优异的学习成绩,是没有资格的。

 

毫无疑问,建国中学走的是一条精英主义的路线。我对陈伟泓校长开玩笑说,你们学校是“天才集中营”,把最好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学生自我教育的力量不可忽视。他笑而不语。

 

台湾与大陆一衣带水,文化上同根同源,教育上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与大陆不一样的是,建国中学的招生已经完全摆脱了“权”和“钱”的作用。所有学生都是根据政策公开透明地录取,无一例外。同时,台湾学校能够坦然面对精英主义教育的指责,甚至公开提出精英主义的办学目标,我们却犹抱琵琶半遮面,不敢正面承认。

 

其实,一个国家和地区,在公平基础上开展精英教育,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这既符合因材施教的原则,也符合国家和社会的根本需要,同时也符合人民自己的利益,正如罗素所言,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文章选自长江教育研究院,2018年7月10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