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31日

各国专家学者的新思考:全球人才战争,如何使人才、输出国与输入国均衡收益?

来源:CCG



中国自身的治理体系伴随着人的跨境迁徙,在同世界的全面交往中不断创新与发展。国际社会的多元人才与移民治理实践为中国提供了服务管理经验,中国促进人才流动的创新举措、边境多民族地区繁荣发展的经验也为世界增添了中国智慧。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70周年,也是改革开放进入第41个年头。在新时期如何吸引、留住人才?在制定人才移民政策过程中要考虑哪些因素?全球各国的人才移民新发展有什么表征?不同国家各呈现怎样的趋势?国际社会有哪些治理经验可以借鉴?






2019年7月13日,由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第三届全球人才流动和国际移民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学者嘉宾就“国际经验与全球移民治理新发展”相关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经合组织(OECD)国际移民署副署长Thomas Liebig:工作重点应从纯单纯促进人才流动到吸引、留住人才并使之融入


关于人才吸引的工作重点是从原来仅仅促进人才流动到更积极地吸引,更积极地融入和保留。吸引人才并不意味着我们不一定完全要他/她保留在本国,我们希望由于人才趋势的发展,对于人才有新的定义;同时,我们要发现新的人才类型及其潜能,使之适应新的机遇和新的形势,因此我们要制定出新的政策去适应这些变化。全球人才流动问题也在G20峰会上被首次提出,各国可以借助G20机制来更好地探讨并解决人才相关问题。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总裁Frank Pieke:采取更多综合性的措施鼓励多元化人才引入与准入


中国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更多综合性的措施,无论是从政策制定上还是在其他各个方面,都有利于国际人才更好地融入中国和全世界的人才流动大潮当中。同时,一些多元化的团体和人才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现和认同,事实证实,他们对于中国的发展以及国际社会的发展带来了正面影响。因此我们需要更加开放和宽容,而不是用排斥的态度来对待从国外来的人才,将他们摆到更高的地位。例如,我们需要一些标准化的政策。多元化能带来多元化的发展,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鼓励更多元化人才的引入和融入。




皮尤研究中心全球移民和人口统计副主任Neil G. Ruiz:全球大部分国家民众认为移民尤其是高技能移民推动国家发展


在我们开展的全球态度调查中,超过50%的人觉得移民会让一个国家更加强大。针对高技能移民的支持度调查中,部分美国公众还是支持高技能移民的趋势的。在对人口调查的分析中,美国移民当中只有1/3的人拥有大学学历;加拿大在接受外来移民数量上已经超过美国和法国。关于国外留学生和高等教育情况来说,2004-2016年,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数量是一直增长的,2008-2010年经历了短暂的下降;2004-2016年,亚洲国家的外国留学生占据了OPT(选择性实习)项目大部分比例;2015年,印度超过中国成为外国留学生数量最多的使用OPT实习项目的国家。2001-2016年,很多本科学历的中国留学生不一定会选择获得F1签证,而是选择获得毕业实习的项目。就留学生未来和前景而言,2017年后,在美国居住和工作的外国留学生增长速度开始逐渐放缓;H1-B获批的城市签证区域中,每一年大概有100万移民能够获得永久的合法居住权。




CCG副主席、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中国需要更多的新生儿,而美国需要更加得开放


接下来的10-20年中,中国仍将是发展速度最快的经济体。虽然存在人口布局上的挑战,但在科技竞争中,中国仍将超越美国。中美科技竞赛的本质是人口与开放的对决:中国需要更多的新生儿,而美国需要更加开放。根据世界银行数据,1998年到2016年,美国投入研发的资金占美国GDP的比例一直稳定在2%-3%之间。相比之下,中国在这段时间保持了强劲追赶,从1998年到2016年,中国的研发资金比例翻了3倍,已超过2%,增速明显,研发资金占比正接近美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这样的势头对后续中国创新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与此同时,中国正面临着人口危机,年轻人口比例将逐步下降,而中、老年比例将迅速攀升,而美国各年龄段的人群占比相对稳定。随着整体人口规模下降,中国整体的创新活力会受很大影响。美国通过吸引外国人才来保持发展和创新,这是中国值得借鉴的,此外,中国也需要更多新生儿童。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教授王延中:移民是迁出人与接受地的双向选择


移民选择另外一个国家的理由取决于收入、就业机会、安全、包容性、政策吸引力、高等教育、家庭因素等。不同国家在开放过程还是有差异的,挪威、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在移民开放度是很高的,比重比较大,但绝对量还是不够;全世界吸引移民最多的国家数量还是美国。大学生和研究生等教育性的移民群体以及研究者这样的创新性移民群体非常关注移民问题。在实践层面,移民实际是有选择的,一方面迁移的人有这样的愿望,另一方面接受地也有自身的需求。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国福:国际人才迁徙过程中如何平衡各方收益亟待研究


对于一些亟待解决问题的阐述我提出五点思考。第一,如何让中国的发展趋势能够持续,能够让所有的移民对所有的国家受益,包括输出国、输入国以及所有移民相关者。第二, 能否量化中国向国外大量输出人才的收益及受损的比较。第三,有没有可能有个国际性的机制实现输入国和输出国在社会性过程中保持区域发展的均衡,让所有国家都能在人才国际迁徙过程中受益基本是均等的。第四,如何去实现这个均衡问题,有学者提出,比如在一些低技能人才环流过程中,发达国家可以培训发展中国家的人,双方都受益。被培训的国家获得更好的技能人才,提供培训的国家通过培训能够满足本国劳动力的短缺。第五,国际人才迁徙过程中如何受益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输入国,一方面人才能够回到祖籍国方面是否态度开放,另一方面是否够对引进的人才进行一定的学术交流、研究资金等支持。




纽约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特聘教授梁:中国应该借鉴各国经验考虑如何得到其发展所需人才


在全球人才竞争、人才流动的大环境下,中国在这样的背景中如何得到其发展所需要的人才很重要。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这几年也在调整政策,中国可以借鉴美国大学毕业实习后,尤其是本科实习的经费时期延长的政策;中国可以在签证发放等政策实施角度上放宽一些对人才的定义;对于一位博士来说,通常还有家庭、有孩子,不应该仅仅是政府的动作,各个阶层都应该对应地去考虑采取措施;中文对很多国家确实是个挑战,如果能通过各个阶层以及学校提供中文教学和语言学习的机会,也是值得借鉴的。此外,中国应该注重包括侨乡和留学生等政策层面的考虑,要从战略和操作上有新思考。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社会科学学院社会系教授、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特聘教授王丰:在大的国际环境中保持清醒头脑


世界各国要在大的国际环境中保持清醒头脑,以探讨人才流动和国际移民面临的问题。许多美国学校,类似加州大学系列的公立学校,通过靠美国学生来维持学校运营不可持续,而应该吸纳更多的国际学生。

CCG举办的“第三届全球人才流动和国际移民学术研讨会”是国家移民管理局成立后,国内举办的关于人才流动和移民研究的高规格学术会议。本届大会以“世界的中国:迁徙与交往70年”为主题,就中国的人才流动现状、出入境政策、移民管理与服务机制、国际移民治理理论与实践等重大议题进行学术探讨和政策建议。研讨会的举办旨在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紧扣改革开放成就,不仅聚焦如何通过迁徙与交往加深世界对中国的了解,也更好促进中国对世界的融入,以期为世界与中国的学界、政策制定者与实践者的研究带来思考,启迪共同努力的方向。CCG也将继续充分发挥国际化社会智库的优势,设置前瞻性议题,邀请海内外移民专家共聚思想智慧,为进一步促进全球化发展和全球化治理相关研究积极建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