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线上研讨:中美在双方关系上会更现实地考虑对方

2020年11月11日

 

■ 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初定,全球化未来何去何从?

■ 未来四年内,美国国内政治格局将如何塑造全球化轨迹?

■ 中国和世界将如何应对美国及其在全球化中角色的变化?

 

【在线视频】

【在线精选】

 

2020年11月11-12日,全球化智库(CCG)举办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11月11日,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创始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 (Graham Allison),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名誉主席约翰·桑顿 (John Thornton),《世界是平的》作者、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 (Thomas Friedman),CCG联席主席、恒隆地产董事长陈启宗 (Ronnie Chan),CCG顾问、财政部前副部长朱光耀出席以“全球化的十字路口:美国大选及其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为主题的线上研讨会,研讨会由CCG主任王辉耀主持。与会专家认为,中美在双方关系上会更现实地考虑对方。

 

中美“无意识融合期”已经结束

 

格雷厄姆·艾利森认为,中美会一起合作面对全球挑战。但美国政府将回归有序状态,深思熟虑制定对华政策,这需要创造力。

他指出,拜登政府面临的挑战将是通过美国作家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所说的考验。“检验一流智慧方法是能够在大脑同时容纳两个矛盾想法,并均可发挥作用。中国将是影响美国在各方面地位的对手,而美国和中国却注定要共存。两国都面临核战争风险与气候变化的挑战。”

“美国人和中国人都很聪明,可以从历史中学习。中美有很强的动力寻找合作方法,要避免战争,维护生态以及许多其他领域。”

 

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1979至2019年四十年中美处于“无意识融合期”。目前无意识融合已经结束。中国把贫困人口转变为中等收入人群。这要归功于中国人民努力工作,专注于基础设施投资专与教育投资。

美国企业是两国过去友好关系的真正驱动力,也是维持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当中国只能生产浅层商品(shallow goods)时,对各种限制可以避而不见。而中国目前可以做深层商品(deep goods)。中国可以制造芯片、软件等高技术产品时,双边关系当中浮现的很大问题在于,美国对中国没有足够的信任购买这些深层商品。

弗里德曼以高通和华为为例。“两家公司有五种不同的关系,对高通公司来说,华为公司是其客户、供应商、竞争对手、合作伙伴,也是全球标准的共同制定者。”

弗里德曼认为中国很可能拥有自己的高科技产品供应链,也将向美国出口。而美国必须适应这一点,两国也必须在科技领域合作,打造全球标准等手段避免数字“柏林墙”,以及处于中美“双技术”主导的世界。

 

王辉耀认为拜登上台后,中美缓和可能性较大。首先拜登比较了解中国,与习主席有很多次会面。另外,拜登要力推多边主义外交,气候变化是民主党始终想要推动的议题,拜登在竞选时就说,上任第一天就重回《巴黎协定》,还提出金额高达2万亿美元新能源刺激计划,所以双方有共同语言。

 

朱光耀认为中美两国应尽快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回到正轨。中美之间拥有多年合作经历,不同意见存在正常,但必须以各国利益和全球视野为基础,通过真正对话实现和平与发展。缩小相互之间视野差距并扩展公共视野才是中国和美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所在。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应该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共同努力,使双方合作协调回到正常轨道,化挑战为机遇。

 

约翰·桑顿认为对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中美两国领导人和人民之间的交流不仅对双方有益,更对21世纪有益。两国政府必须建立信任和互相尊重,展开大量对话,高层之间进行面对面高级别、深入的工作方针交流讨论谈判。拜登政府可以成为国际问题上积极参与者,积极寻求解决方式。美国政府也将把中美关系作为国际领域的第一要务。外交政策上,拜登政府将提供高质量的、理智的、切合实际的长远方案。

陈启宗认为拜登上台并不会反转逆全球化,可能只会减缓其进程。美国在政治上可能进一步撤退,但孤立主义并不意味着美国的衰落。中国崛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美国的政策。但事实上中国是想做世界第二的国家而不是取代美国。中国希望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在国际舞台上与美国合作。

世界变得更“平”,需加强全球治理和重建缓冲区

世界正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平”,不同领域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越来越多的节点相互关联、相互影响。与以往相比,一个节点不稳定能够更快地感染整个全球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当管控不同领域缓冲区域消失时,世界将变得更加危险。

弗里德曼认为,过去20年,人类历经几次重大事件皆因人类移除了相关的“缓冲区域”。9·11事件的恐怖主义,2008年金融危机,2003年SARS和2020年新冠疫情以及气候变化均是例证。这些危机中,多元体系,金融系统透明度与杠杆限制,城镇与乡野的分界以及热带雨林均遭破坏。

“因此,除非在没有全球政府的世界治理全球,管理这些节点之间的缓冲和流动,否则将会招致下一次大危机。

格雷厄姆·艾利森指出可以预见到拜登新政府在全球治理方面的三个动作。第一,摒弃“美国优先”。这样有利于美国盟友,甚至是国际组织机构。拜登政府将认真重组美国的盟友和联盟。第二,摒弃美国的单边主义。拜登相信多边努力、机构与倡议。首先是新的大型多边倡议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新冠病毒。其次是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最后是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重新加入并推进世贸组织改革。第三在中国问题上,拜登政府将试图展示比特朗普政府更强硬的对华态度。但会使用更聪明的方法。

朱光耀认为,多边主义与全球治理机制是世界卫生组织 (WHO) 与WTO面临的直接挑战,WTO秘书长遴选也因美国仍悬而未决。美国回到世界卫生组织,推动WTO回归正轨,对促进多边主义起到积极作用。

全球治理框架下,中美可在新冠疫情,经济恢复,气候变化合作

解决新冠疫情无疑是当下首要关切。所有国家均需回到正轨,加强团结合作对抗疫情。2020年伊始,新冠疫情席卷世界,超1400万人被感染,超100万人因疫情死亡。

王辉耀建议应尽快召开疫苗峰会, 以便共同携手抗击疫情。东盟和东亚国家在控制新冠疫情实施措施上相对某些国家如美国、欧洲、南美国家更好,可供他国借鉴。同时,如何使疫苗成为公共品,而非一些国家的万灵丹亦有待商讨。

朱光耀认为需要双管齐下,需要主要经济体采取积极举措稳定供应链以及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

“所有国家,尤其主要经济体,都应采取积极方式。然而,不信任和利益冲突加剧了疾病的负面影响,这种情况下,如果各种不利因素持续在欧洲北美传播,将对全球供应链产生负面影响,明年全球经济就不可能恢复到5.2%的正增长。”

他指出,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通常是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良策,特别是中美之间通过很好协调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挑战。但现在财政和货币政策根本没有真正的协调。因此,这是宏观经济调控方面的一大挑战,需要主要经济体,特别是美国和中国,回到正轨。

王辉耀建议可在G7基础上加入中国、印度、俄罗斯成立G10,在G10框架下更加高效紧密地国际多边气候合作。中印俄三国加入可使G7的代表权从占世界人口的10%扩大到47%,G10将聚集世界碳排放前六大国家。中国与印度的加入使该集团集合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可为发展程度不同国家之间架起沟通合作的桥梁,统筹考虑多种发展情况与发展模式,在推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同时兼顾各国发展利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