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CCG理事长王辉耀:“中国加入WTO对世界是件好事!”

2021年8月17日

“可以说,我们三方做了非常有深度、有建设性,同时也是比较坦率、目标明确的一次交流。”提起8月初与WTO前总干事和美国前TPP谈判代表的一场对话,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印象深刻。

8月2日,全球化智库(CCG)以“风云变幻国际局势下的多边贸易体制”为主题举办了第七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特别线上论坛。王辉耀与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PI)副总裁、前美国TPP谈判代表、前美国贸易代表处代理副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前WTO总干事、前欧盟委员会贸易专员、巴黎和平论坛主席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围绕WTO改革等问题展开。

温迪·卡特勒曾作为谈判代表在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工作了近三十年,参与过包括美韩自贸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美贸易磋商在内的多个多边和双边贸易协定的谈判过程。她也曾以代理副代表的身份负责过TPP的谈判。而帕斯卡尔·拉米则是WTO世贸组织历史上迄今为止任职时间最长的总干事。

“我和他们两位是老朋友了,同时这次对话我觉得也是中美欧三方智库声音的一次交流。”王辉耀说。

2008年成立的作为中国民间具有浓厚国际化色彩的社会智库——全球化智库(CCG)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中国声音。在王辉耀看来,如何在国际舞台上发出来自中国的声音,消除外界对中国的误解,并构建一个相对正面的中国形象,这也是中国在未来很长时间内尚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今年是中国加入WTO的第20年。20年间,中国对外出口增长了7倍,进口增长了6倍,对全球GDP的增长贡献了三分之一。然而在中国大力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同时,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却使多边贸易体制面临挑战,再加之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WTO进行改革、强化职能显得尤为重要。

今年11月底将召开WTO部长级会议,涵盖上诉机制改革、数字经济、竞争中立、补贴政策等诸多方面。WTO将如何进行改革?美国拜登政府上台是否会影响世界多边贸易体制?中国该如何推动WTO改革进程?

近日,中新经纬“全宝对话”访谈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

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王辉耀。中新经纬实习生黄晨发/摄

 

WTO急需改革

中新经纬:最近,就如何在中国、美国和欧盟如何在贸易上达成共识?你对话了前美国TPP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和前WTO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请问这次对话在哪些方面取得了共识?

王辉耀:此次对话主要达成了三项共识:首先,大家一致认为中国加入WTO不仅对中国是一件好事,对世界也是一件好事。比如,中国加入WTO的20年间,中国对世界的出口增长了7倍,同时中国从世界各国的进口也增长了6倍,在服务贸易上甚至进口量更多。此外,在这20年时间里,中国使8亿原本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脱贫,比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脱贫目标提前了10年。这些成绩说明当前的自由贸易已经为中国和世界创造了很多益处。

其次,中国、美国和欧盟作为三个最大的贸易经济体,迫切需要进行合作。比如温迪提到可以举办一个中美欧贸易论坛,帕斯卡尔甚至谈到了举办中美欧贸易峰会,这都是很好的想法。

中国和欧盟都有多边倾向,都是多边体系的坚定支持者,现在美国也号称要回到多边。温迪讲,拜登政府上台后立刻采取的一些行动,例如没有等待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戴琪的确认就非常迅速地认可新的总干事等等。我觉得这些都是美国希望回到多边平台上所释放的一些积极信号。

第三项共识是WTO需要改革。但具体怎么改、改哪些比较重要,大家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中新经纬: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于WTO改革是否造成实质性阻碍?

王辉耀:我觉得这次WTO部长级会议比较大的困难的是不能互相访问。一般开部长级会议之前,部长下面的专家在此前要面谈很多次。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人员流动基本停止,各部门的官员只能通过线上进行互动、协商谈判,效率可能没那么高。

但是WTO确实需要达成一个现有的成果来提振WTO的权威性和信心,所以说,(MC12会议)4年没有召开,大家都在期待多边,WTO能够给大家在疫情重创下的全球经济带来一个惊喜,或者是带来一个新的推动力,就(说明)WTO还是可以成事的!我仍然对它抱有很高的期望。

2019年,在日内瓦参加WTO的公共论坛时,我做了一个关于全球限制塑料向海洋排放倡议的演讲,提出要尽快推进“大阪G20峰会”提出来的“到2050年全球对海洋的塑料排放为零”的目标。WTO在这些已经有共识的议题上其实可以尽快达成共识。

还有一个就是电子商务。中国已经成为数字经济大国,我们原来认为数据不流动是安全的,但是现在突然发现数据就是石油,越流动越有财富。如果说数据只是自己关起门来用,那么这个财富就会大大浪费。实际上,数据就像资本、资金、人才流动一样,它是能带来巨大财富的。比如用大数据来判断癌症、管理交通和无人驾驶等等。

中美贸易关税该如何取消?

中新经纬:对于取消中美贸易摩擦的关税,你有没有一些具体的建议,该如何取消?

王辉耀:我觉得在这方面是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的,美国现在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了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关税,作为反制措施,中国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了价值1100亿美元的关税。

首先,我觉得如果中美双方能够举行一个小型的政府高层会议,先从和抗疫有关的医疗产品出发,双方可以宣布互免关税。

其次,可以来评估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举办一些双边会晤的同时取消特朗普政府征加的关税。美国如果要回到多边,那么美国就要停止其单边的行动,取消掉单边叠加的关税。另外,因为中国征加的关税和美国完全是不对等的,我觉得中方同时也可以按比例逐步减少贸易关税。

王辉耀。中新经纬实习生黄晨发/摄

中新经纬:你觉得美国取消关税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王辉耀:我觉得美国取消关税面临两方面主要障碍:一个是美国国会,特朗普这4年对中国实行各种打压和制裁,包括把中国妖魔化成假想敌,这在美国国会可以说已经成为了共识。

比如说,美国很多富人在世界各地投资,但是钱很多没有回到美国,那么选民就不满意了,就选出一批非常反全球化的当地政客当国会议员,这批政客必须要反中国、反全球化,才能获得选民的支持。所以这成了一个很大的障碍。拜登政府的障碍就是他顾及国会的打压反对,同时他也怕在中期选举失去席位,对他后半届的政府执政不利。

另一个障碍是,对拜登来讲,当务之急是解决疫情下的深层问题和美国经济不要垮掉的问题。还有美国如何收拾阿富汗、中东这些烂摊子,所以说取消对中国的贸易关税,可能还没有放到拜登最关注的重要位置上。

英国金融时报的主编马丁沃尔夫跟我对话时曾说,现在的全球化是经济全球化、商业全球化,但政治却是本地化的。

贸易需要回归到多边的平台

中新经纬:你在对话WTO前总干事和美国前TPP谈判代表的过程中也谈到了关于贸易是否是内政的问题,你对此持怎样一种观点呢?

王辉耀:现在贸易已经是全球化的现象。因为贸易本身的属性就是把产品卖到世界各地,所以说,贸易确实在各国之间的融合度越来越高。所以我觉得贸易不完全是内政问题。

另外一方面,贸易是一个全球治理的多边机制,所以还是要回到多边的平台,比如办得很成功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国与东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达成了全球最大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这些都是各个国家协商、谈判、妥协,达成一致遵守的国际规则,至少是个区域规则。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国内的规则也在与时俱进地改变。比如中国加入WTO这20年来,废除了大概20多万条过时的各级政府规章制度,仅国务院就废除了好几千条过时的法规。所以我觉得要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带动发展。

中国从多边体系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同时也给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现在要拥抱全球化。

我觉得当下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各国的交往、协商也越来越多。

中新经纬:对于多边贸易体系和世贸组织来说,就公平竞争环境而言,关键问题在竞争中如何保持中立性。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王辉耀:竞争中立概念很早就有人提出来,这个话题一直都得到关注,中国对这个话题也是持一个开放的态度。

竞争中立实际上是指在一个充分市场的情况下,政府对于各个方面的市场主体,比如民营企业、跨国公司、国有企业,应该是中立的,让市场起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国有企业在一些重大的国计民生方面有独特的优势,我觉得国有企业在国内不计成本的做法完全没问题,但是如果去到国际市场上竞争,国有企业还是要保持中立。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理解在国内的经济脱贫等领域需要国有企业承担责任,但是在那种真正竞争很充分的领域,我们需要民营企业,甚至包括外资企业出来发挥它们的作用。

我觉得中国是很有独特性的,60%的民营企业成分、20%的国企和20%的国际跨国公司、外资企业组成了一个非常稳定的经济互补机制。政府可以通过国有企业做一些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跨国公司可以推动中国的出口与世界接轨,民营企业则更有活力,提供了中国90%的就业。

如果我们推动形成了一个新的规则,比如把亚投行升格为世界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甚至邀请美国和日本来参加,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把很多在“一带一路”的投资连起来。

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全世界都跟着来关注基础设施,中国的作业大家都在抄。大家一起来合作,目的就是让更多的国家来关注和投入。

发挥中国的领导力,推动WTO改革进程

中新经纬:11月29日将在日内瓦将举行MC12会议(世贸组织第12届部长级会议),对此你有哪些期待?

王辉耀:自从拜登上任以来,WTO新任总干事也任命了四位副总干事,其中有一位来自美国,一位来自中国,一位来自欧盟,一位来自拉美,这相当有助于WTO功能发挥。如果美国能够积极地回到谈判桌上来,首先美国在上诉机制方面有一些恢复,或者会出现一些新的共识。

第二个就是在这个回合上,急需完成已经进行多年的渔业补贴谈判。各国都可以做一些让步,树立WTO的威信。

第三个方面我希望在数字经济方面能够尽快达成一些协议。如果WTO不做这个事,或者达成的协议不起作用,各个国家就会开各种小灶,这种碎片化的多边主义或者区域化的多边主义需要全面的多边主义来修正。

中美欧应该一起谈论未来世界贸易的发展,而且中美之间的关税应该尽量避免。甚至可以举办一个中美贸易论坛,这会给我们提供很多新思路和新参考,我想WTO的改革一定会有所成就。时隔4年,我对今年11月底将要召开的WTO部长级会议的重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中新经纬:中国在构建数据流动秩序上可以有哪些作为呢?

王辉耀:首先,我觉得中国需要参与制定新的游戏规则,比如在WTO数字经济的谈判上尽快达成协议,推动多边的形式。

其次,我们也要尽快地争取加入CPTT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因为这里面就有关数字经济的机制。我们也可以在上海合作组织、亚太经合组织里发起数字经济会议,甚至还可以打造一个国际数字经济委员会,由中国发起,联合其他国家一起推动数字经济。

另外,数字经济是我们的长项,我们有互联网大平台公司,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可以更开放,形成新的数字贸易规则。

中新经纬:今年是中国加入世贸20周年,在这个节点上,你有何期待?

王辉耀:今年是中国加入世贸20周年,也是中国加入联合国50周年、中国加入亚太经合组织30周年,同时也是基辛格秘密访华50周年和冷战结束30周年,更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在这样一个大转折、大变革、大变局的时代,中国现在需要更进一步的改革开放。

我们从开放中尝到了甜头,中国开放后逐步做到了强起来和富起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未来,我们还可以继续对外开放,比如中国加入CPTTP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我们要推动WTO改革,发挥中国的领导力。比如中国在抗疫问题上就起了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贸易进出口国,有130多个国家是我们的贸易合作伙伴。因此,中国在WTO改革方面可以展现领导力、合作协商能力及大国的责任与担当。

文章选自中新经纬,2021年8月17日

关键词 王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