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线上研讨会第十六期】完整视频 | 疫情下的全球人才流动

2020年6月5日,全球化智库(CCG)线上研讨会暨卡尔顿大学-CCG全球人才流动研究项目专家研讨会成功举办。

    

【在线视频】

新冠疫情有可能成为一个触发加强全球人才流动治理的分水岭。2020年6月5日,全球化智库(CCG)线上研讨会暨卡尔顿大学-CCG全球人才流动研究项目专家研讨会成功举办。会议以“疫情影响下的全球人才流动”为主题,汇集了来自知名智库、学术机构、国际组织、人才部门以及企业界的专业人士,就如何减轻新冠疫情对全球人才流动的影响展开深入研讨。

CCG主任王辉耀表示,当前某些国家限制中国人才流动的政策必定会带来双输的局面。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研究生赴美留学的限制对其自身硅谷高科产业产生不利影响,例如苹果、谷歌等企业产生的亚裔技术人员高达20%甚至30%。同时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报告,有大量中国博士与硕士在OECD成员国工作,为其提供大量人才支持。在企业人才流动方面,他认为,多边合作正在加速企业人士的跨国活动回归正轨。在中国为全球人才流动的贡献方面,他指出,各国在后疫情时代需要打造更好的非政府的、跨国人才合作交流平台。2018年,CCG提出建立“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的倡议,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与支持,该倡议方案成功连续两年入选了巴黎和平论坛,目前该倡议还在持续完善中。

卡尔顿大学教授Martin Geiger表示,为最大力度控制新冠病毒的蔓延,各国纷纷临时关闭边境,暂停签发签证和工作许可。全球人员流动因此几乎陷入停滞,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影响:对现有的创新生态,未来的经济增长,以及全球高技能人才与留学生的生活造成了威胁。本次线上研讨会十分及时,旨在结合当前形势,对新冠疫情和防疫举措对全球人才的影响进行评估,特别是对一些人才目的地和人才集聚产业引进和使用全球人才的影响进行分析预判。

国际猎头顾问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aren Greenbaum表示,疫情从侧面反映出了领导力的重要性。她认为未来培养领导力的关键有三点。首先,吸引和留住高管层的顶尖人才仍然是首要问题。其次 ,应重视数字转型,即需要改变商业模式以适应数字化发展。第三,创造创新文化。她表示,领导者有能力塑造组织的文化,而目标驱动的文化对组织、企业的发展均十分重要。此外,创新包容、多样性的文化将更具有弹性和灵活性以应对挑战,这不仅要求将创新新产品、新服务、新商业模式的发展,还包括组建更能有效解决复杂问题的多元化团队。最后,她对于当前民族主义的抬头表示十分担忧,并认为其将成为创新发展的一大阻力。

LinkedIn(领英)中国总裁陆坚介绍,LinkedIn将招聘率作为人才流动性的指标。在LinkedIn近期发布的美国劳动力报告中显示,美国的招聘率 5月份与4月份相比,仅下降了约1.4%,但对比去年同时段下降了38%;同时,4月份的降幅是很大,与前一个月相比下降了36.5%。与之类似情况的还有英国以及法国等欧洲国家,其招聘率平均每年降幅约为40%。在报告中,对招聘率普遍下降首先第一个回应的是小企业。很多的小企业机构小灵活度高,没有大企业那么多的资金投入,但疫情对小企业的冲击也是巨大的,很多的企业和行业在5月份的时候呈现非常收缩的趋势。因此,他提出 ,企业要注重由于世界发展带来的新趋势,并对此不断地适应和调整。但同时,尽管中国2月份的招聘率比去年下降了近50%,但随着中国在第一波疫情的暴发中逐渐恢复,于5月底中国已恢复了与去年相当的招聘率,而且中国是目前唯一一个在网络招聘率方面几乎恢复到上一年水平的国家。

国际移民组织(IOM)中国代表团团长Giuseppe Crocetti表示,不同行业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不一。一方面,这些变化可能引起商务旅行长期性的减少,一些人甚至预测疫情后或将永久性地减少5-10%的商务旅行。许多企业受到冲击,不得不裁员,国际人才的流动大打折扣。但另一方面,商务运营和人才交流的模式已经发生改变,未来线上工作和交流会越来越频繁。这种模式的转变也带来了很多机会,比如在商务电子方面进行更多的交互。此外,高技能的雇员通过远程的交互也能够更加有效地贡献消费。无论如何,人们需要更多合作,加强交流。

北京市人才工作局交流合作处处长马进介绍说,北京正在努力打造国际交往活跃、国际化服务完善、国际影响力凸显的国际交往中心,通过创造海外发展环境来加快国际人才交流的建设,旨在满足海外人才在创新、技术研发、娱乐、社会交流、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多样化需求。为应对新冠疫情,北京应全面加强国际合作。今年5月,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在北京正式启动,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向全球创业精英发出诚挚邀请:“在北京点燃梦想、施展才华、拥抱未来!” 此外,“易北京”(EASY BEIJING)APP则会为外籍人才提供了从来京办理手续到开展工作、融入生活、社会保障的“一站式”服务。

香港科技大学名誉教授David Zweig(崔大伟)表示,特朗普前段时间的一些决策对中美人才交流产生了重大影响,包括即将赴美的中国留学生,目前在美国的中国专家学者,以及美国本土那些与中国建立了合作关系的院校与机构。虽然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做法有很多需要批评的地方,但中国也应当反思自己的人才项目是不是缺乏透明性。中美应当在人才流动问题上充分交换意见,平等交流。关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人才流动,鉴于许多香港学生是中国大陆居民,港企需要考虑自己能否留住毕业生,以及自己在香港地区的长远发展战略。

CCG秘书长、中国国际人才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苗绿表示,目前中国留学生的主要目的地还是美国,但近些年来也呈现多样化的趋势,比如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多。疫情影响了许多英语国家,而这些国家大都是中国留学生选择比较集中的,尤其是美国;其次,家长们送孩子留学西方国家的意愿也可能进一步减退。在疫情影响下,许多国家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很多留学生因此错过海外就业机会,但长远来看,他们的背景和经历对归国后的求职仍是有价值的,国内企业应当为他们提供便利,比如多设置岗位,延长招聘期,线上多样化招募等。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移民就业理事会首席执行官Patrick Mackenzie指出,当地人才流动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工作岗位减少,系统申请流程变长,一些语言和证书评估无法正常进行。但比较乐观的是,联邦移民部门早前曾表示希望保持较高的移民数量。Patrick mackenzie强调,移民一直以来是地区经济增长的关键支柱,应保持高水平的移民公共服务支持,同时,移民系统需要符合雇主需求,给予雇主在谁将迁进社区方面更多的发言权。

加中贸易理事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Noah Fraser(范诺亚)指出,加中贸易理事会中有20%左右的成员在教育业工作,而根据他们的经验,在当前这种情境下获得签证与跨国机票极其困难,这就导致大量人才结束其在某国的工作后并不能前往下一国家继续工作,使得大量人才处于闲置状态,形成国际人才缺口。但同时,疫情引发的数据化变革也为人才流动带来了新的可能,远程学习与办公的兴起让人们怀疑本人亲自到访的必要性。在他看来,至少经济上,航空公司与旅游业仍然希望跨国商务旅行继续进行。他表示,中国目前疫情好转,但其位于海外的人才因国外疫情无法归国复工,同时Zoom等平台也因疫情兴起,为未来研究生的就业可能与竞争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

 

 

【往期回顾】

第一期 | 中美“战疫”合作与全球经济影响

第二期 | 中国方案能为各国抗疫带来什么?

第三期 | 全球商界如何携手抗击疫情,共同应对经济挑战?

第四期 | 中加医疗团队交流抗疫经验 

第五期 | 疫情下的数字经济“新基建”到底如何建?

第六期 | 中美顶级智库学者深度对话 中美紧张局势未来走向

第七期 | 数位知名大学校长学者深度对话 疫情下的国际教育未来走向

第八期 | 探讨如何在“新基建”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第九期 | 来自中美欧资深专家谈疫情下的WTO未来

第十期 | 关键时刻的中欧连线 如何应对共同的挑战? 

第十一期 | 科技界国内外专家谈疫情下的中美科技创新

第十二期 | 科技赋能趋势与商业模式创新

第十三期 | 疫情下中印关系走向及其对亚洲未来的影响

第十四期 | 疫情之下的粮食危机:根源、解决方案与国际合作

第十五期 | 中美企业在全球抗疫中可发挥怎样的作用?

第十六期 | 疫情如何影响全球人才流动?

第十七期 | 两会后的中国时尚产业新机会

第十八期 | 国际抗疫合作:机遇与挑战

第十九期 | 世界银行联合CCG首次深度解读《全球经济展望》